首页我的美利坚 第五百三十五章 请主角上场

第五百三十五章 请主角上场

    当然该下手就下手不要客气,这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从本质上来说,商场如战场没有什么不对,虽然人家两个其实和杜邦家族没有大的过节。甚至摩根家族和杜邦家族的关系还相当不错,但这不耽误反戈一击。

    这才是一个真正的资本家应该做的事情,不得不承认,当前现在小摩根和小洛克菲勒的考虑,都是处在绝对理性和客观的角度上考虑问题。虽然有些轻描淡写之间,决定他人生死的味道,大白于天下肯能会令某些人受不了。

    但是本身就要有这种大公无私的气度才能做事,合众国后世的薅羊毛镰刀,可不止对着广大第三世界和日韩,就算是对着亲爹大英的时候,也是一视同仁的。血浓于水也要看情况,没什么事情的时候大家可以其乐融融,有事的时候,就要客观公正的解决问题。

    小摩根,小洛克菲勒和谢菲尔德,俨然就是一个走上手术台的外科医生,可以对现在和未来的合众国发展,做出自己的判断和规划。

    谢菲尔德是一个目光敏锐的七伤拳高手,他从来就知道做事要付出代价,而且并不在乎付出代价,不追求零伤亡,愿意付出代价将敌人拖死。小摩根则是一个精于计算的金融大师,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一切东西都是可以量化,既然可以量化都可以通过数字来给出答案。

    至于小洛克菲勒,这位被老洛克菲勒精心培养的学院派继承人,则是一个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让小洛克菲勒已经决定出手了,说明前方已经一片坦途。

    对于谢菲尔德来说,跳车的时候还是被押后了,唯一的奥古斯塔梦想固然是很美,但是也要讲究方式方法,谁的天下都不是谈出来的,总要经过一番流血牺牲。现在么,他还和很多同类大企业处在一个蜜月期。

    小摩根和小洛克菲勒之所以愿意和谢菲尔德,此时来一场企业界慕尼黑阴谋,主要原因也是小洛克菲勒和小摩根认为,目前联合公司的胃口还是可控的。就如同英法认为德国的胃口也就是这些,在吞并苏台德地区之后应该就满足了。

    至于杜邦家族,就如同是英法德决定之后被邀请进来签字的代表一样,并不需要知道当中的内情,只需要在三方谈好之后签字就可以了。

    谢菲尔德的胃口当然是可控的,虽然他确实是一个资深德粉,同样也知道苏联虽然是破房子,但是上去一脚只会踢到铁板,让自己的脚骨折。

    在摩根大厦小摩根本人的办公室当中,关于杜邦家族的产业处理方案,绝对不是在含情脉脉的情况下进行,虽然杜邦家族现在确实像是捷克斯洛伐克,但他们三人却不是英法德,反而更像是瓜分波兰的三个主角,对已经视为自己禁脔的东西不肯让步。

    大企业之间的谈判并不是多么友好,哪怕谢菲尔德和伊迪丝洛克菲勒已经勾搭成奸,也不会影响到小洛克菲勒本人的判断。别说谢菲尔德是小洛克菲勒的姐夫,就算他是小摩根和小洛克菲勒两人的姐夫,也于事无补。

    最终在友好的情况下,三人没有商量出来一个结果,决定找专业人士将慕尼黑阴谋继续,就不要让老板亲自上阵伤感情了。

    提起谢菲尔德联合公司,公民就直接联想到一个规模庞大、融合了实业与金融两大门类的综合集团,至于说集团背后分有多少部门,各个部门都以经营什么为主,这一类的事情,吃瓜群众没必要知道那么清楚,他们知道的越多越麻烦。

    作为一个有理想的企业,联合公司固然要勇攀高峰,但也并不介意有时候充当一下买办的角色,在和蒂森联合公司为代表的德国企业接洽时候,谢菲尔德就毫不羞愧的表示,用干掉杜邦家族来作为迎接贵客进入合众国市场的见面礼。

    对此德国友人表示颇为满意,认为合众国当中的发展大有可为,谢菲尔德同样很高兴,只要能够赚钱,他并不介意暂时和魔鬼做交易。再说谁是真的魔鬼,还是一件未确定的事情。

    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可以避开的干预,只有可以通过交易达成的妥协,这笔交易和谁做?在哪方面取得妥协?则是一件非常值得研究的事情。

    仗着自身实力虎吞万里横推一切,谢菲尔德在空闲的时候一个愿意想想,可是他知道想可以,目前的环境不能这么做,不然他也不会费劲收拾杜邦家族之后,还同意和小摩根和小洛克菲勒分蛋糕了。

    在谢菲尔德带着佐藤希子,仿佛参加轴心国会谈的时候,股市方面传来了对杜邦公司不利的消息,不用想谢菲尔德就知道,能够在这种时候兴风作浪的人,只有小摩根一个。

    “其实仔细想想,看着一直站在对立面的公司,陷入到了危机当中,我此时的心情还是非常复杂的。”谢菲尔德站在窗边俯视着下方的纽约大都会,意味莫名的说道。

    “哦”佐藤希子乖巧的应答,她歪着头小心翼翼的看着奴隶主等着他把话继续说下去。

    “就如同好莱坞那边的女演员,最熟练的工作不是演戏,而是解开男人的裤腰带一样。”谢菲尔德冷嘲热讽道,“东方不是有句话么,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其实我并不擅长在金融业当中搞事,这件事小摩根更加的合适。”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的,也许这就是人生吧。”谢菲尔德轻佻的吹了一口哨,“必须要说明一点,在当今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是离不开合作的。对于你们日本就比较困难,主要强国当中日本是一个异类。”

    谢菲尔德可没有撒谎,现在的日本严格来说还没有从日俄战争的重创当中恢复过来。就算是恢复过来,日本这个国家的潜力有限,也起不到什么大作用。赌国运习惯了,只会迎来最恶劣的结果,运气可不会总站在一个国家身边。

    对日本人谢菲尔德虽然受到了前世的影响,但是经过长时间的经历之后,并不会太过于反感,其实他相信大部分的中国人,心里也不会反感日本人。其实这都存在一个前提,当两个团体实力差不多的时候,往往是敌意最浓烈的时候,就如同一战当中的协约国和同盟国。

    单独以双方刚刚参战的阵容来说,其实完全可以称得上是势均力敌,至于打了几年后那些参战的国家,完全就是凑数的,就算是参战的合众国,也只是起到了压垮骆驼最后一根稻草的作用,本质上还是人家几个原始成员在打生打死。

    势均力敌的时候敌意往往更加的浓厚,因为双方都觉得自己胜算颇大。一战的例子只是其中一个,后世逊尼派和什叶派也可以这么解释。按理来说,逊尼派占据了和平教百分之九十的人口,应该面对什叶派是碾压局。

    可实际上这就是一个数字骗人的经典,实际上是伊朗觉得自己实力在对方之上频频挑事。这就是因为在真正事关生死的波斯湾,什叶派人口一点不虚逊尼派,逊尼派多出来的人口,是什么马来、印度、苏丹这些地方。只统计中东人口,什叶派说不定还略占优势。

    后世共和国的反日反韩,基本上都是掩饰反美。随着中美的国力越来越近,反美的本质只会越来越接近真实。人类社会的法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一种隐化了的丛林法则,达尔文的进化论绝不是一通轻松幽默的教课读物,而是一片充满血腥的弱肉强食史。

    从前杜邦可以毫无顾忌的对其他弱小下手,今天谢菲尔德就可以联合别人,同样对杜邦下手。平时可以将这种心态隐藏起来,装作一绅士的样子。真到了要命的时候,互相截获物资,群体免疫,拿非洲人做疫苗试验,不是全部都来了么。

    “老板,我可以进来么?”帕特敲了两下门,在谢菲尔德的同意下进入了房间,将三方谈判的草案和行动步骤的意见拿了回来。

    经过对市场大环境的准确评估,价值五千万的杜邦家族产业,被评估出来了准确的价值,总共为一千八百万美元,其实可以算是一个巨大的善意。在很多薅羊毛的例子当中,绝对算是一场良心收购。

    之前主要的矛盾点在于,小洛克菲勒和小摩根,都想要将杜邦家族最具价值的工矿业收入囊中,相反谢菲尔德对矿产则不感兴趣,在亚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他已经经营了许久,在这方面的积累已经够了。

    最终标准石油和摩根银行还是各退一步,维持了绅士之间的体面。谢菲尔德看着这份草案,觉得问题不大,点头道,“那就有请我们的当事人上场,把这一份怀着善意的收购合同签了。”

    谢菲尔德知道已经到了分享胜利果实的时候了,直接去了摩根银行的大厦,等着杜邦家族的人,把慕尼黑协议签了。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