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的美利坚 第五百零四章 这才刚刚开始

第五百零四章 这才刚刚开始

    “反托拉斯法?”阿尔顿帕克尔颇为惊讶的反问道,“那它到底对上谁呢?”

    金主拿钱帮助候选人竞选而不求回报,这不是不存在的。阿尔顿帕克尔当然也不认为自己天赋异禀,能够改变这个潜规则,在来到歌剧院之前他已经想到谢菲尔德可能会提及一些回报上的要求,甚至这个要求非常过分,他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但是没有想到谢菲尔德提出来了这种要求,难道对方的企业就够不上触发反托拉斯法的界限么?当然是足够的,法律上活学活用,对他这个老法官而言并不陌生。

    任何法律的界定其实都很模糊,一方面是制定者故意这样让企业上钩,另外一个方面也是企业雇佣律师打擦边球。这是一个双向把柄,分别握在两群人的手中。

    所以谢菲尔德竟然谈及了反托拉斯法,这就让阿尔顿帕克尔很奇怪了,要查谁呢?总不能都查吧,万一真的查出来什么呢。

    “杜邦公司啊,多好的一个靶子。”作为杜邦公司最为亲密的竞争者,杜邦公司干过什么龌龊事,炸过谁的工厂,使用什么办法逼得竞争对手走投无路,这一点根本就不需要问别人,谢菲尔德就能一条一条的举例,这些事联合公司以前也都做过,还是敌人最了解彼此。

    杜邦公司作恶的历史一直延伸到二十一世纪,因为实验的有害物生物有不良影响,却隐瞒事实且任意弃置,严重污染土壤、河流与饮用水超过五十年。在被发现之后,杜邦公司的对应办法就是制定饮用水安全标准,联合饮用水公司忽然在开庭前夕,订出前所未见的自来水含的安全浓度标准,经检测发现杜邦并没有超标,并以此昭告用水人民一切合法、安全无虞,而订定这个标准的小组成员之一,就是杜邦公司。

    这都是二十一世纪的杜邦公司了,现在的杜邦公司,只要联邦政府想要找麻烦,一抓一个准,只要调查绝对不可能让杜邦公司跑了。

    “只有这一个要求么?都这么多年了。”阿尔顿帕克尔慢吞吞的询问道,如果只是这个要求的话,倒也不是不能答应,他对联合公司和杜邦公司之间的传闻,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只是没想到传闻是真的,内战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还紧咬着不放。

    谢菲尔德一听阿尔顿帕克尔的声音有些犹豫,眉毛一挑临时还是放轻了声音,“当然不算完,我的祖母现在身体还不错呢,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这个。”

    今时不同往日,在选举之前阿尔顿帕克尔是一个纽约的地区法官。但在选举之后,他已经是阿尔顿帕克尔总统了,未来四年合众国的总统。

    对方不是联合公司的附庸,奴隶主也没狂妄到遥控总统,根据目前所知的例子来说,尝试这么干的似乎没有一个成功的。

    除了本身的要求的之外,另一个要求严格意义上来说,受益者是中西部的农场主。关税问题一直都是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争论焦点。处于支持基本盘的考虑,民主党政府往往选择降低关税促进农牧产品出口。

    而共和党的基本盘在北方工业区,所以在关税的问题上截然相反,选择设置关税壁垒保护北方的工业免收欧洲工业的冲击。因为工业人口多,共和党政府从来不敢再关税上含糊。

    但是现在一切都结束了,谢菲尔德已经和德国鲁尔区的资本有过沟通,通过降低关税来换取农牧产品对德国的出口,现在选举已经胜利,则到了兑现承诺的时候。

    这会不会引起北方工厂主的反对,这是当然的,但是最强大的两个标准石油和摩根联盟会不会反对,则是一个不确定的事情。标准石油不但是国内的垄断托拉斯霸主,在整个世界上也是毫无疑问的垄断存在。

    摩根联盟则集中在金融保险领域,手中的工业领域公司也不少,但以两个公司的体量来说,有充足的弹药来抵抗欧洲工业产品的输入。真正倒霉的还是那些规模不大的中小企业,尤其是小作坊类型的工厂。

    关税问题固然也是谢菲尔德十分关注的迫切问题,但关注的不是他一个,中西部的农场主关心程度上并不比他低,用一句合众国对外的政策来说,大家利益均沾,不是谢菲尔德一个人把所有利益都吃了。

    奴隶主也没有太耽误新总统的时间,现在阿尔顿帕克尔的时间十分宝贵,民主党的胜选只不过是刚刚开始,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忙。之前提了一嘴的关税问题只是其中之一,民主党的主要支持者是两群人,南方的白人至上者,中西部的农业人口,实际上南方的选民也是农业人口占据大头,如何处理农牧业的问题本身就不用谢菲尔德多嘴。

    除此之外,组建信得过的可靠团队,谁做国务卿,谁来管理军队,现在开始找阿尔顿帕克尔的人会络绎不惧。实际上谢菲尔德想要推荐威尔逊做国务卿的,但是考虑到威尔逊目前在民主党的位置,以及自己的身份,忍住了这个想法。

    除了总统之外,国务卿自然是给公民阶层最能刷存在感的角色。如果威尔逊做了国务卿,可以说将会得到极大的锻炼,他的学者风度说不定会聚集起来很大的人气。这样不管是用来作为以后民主党的领头人,还是为以后的选举做准备,都显得顺理成章。

    可问题是谢菲尔德是民主党的金主,但民主党不是他的,作为金主他也不能不把民主党内部的派系当回事,提名国务卿也不是一个金主能够做出的决定。

    总的来说和阿尔顿帕克尔看了一场歌剧,谢菲尔德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承诺。新总统已经答应了他,要严肃处理一批构成不正当竞争的大企业,给公民带来公平。以杜邦公司为代表的不正当竞争企业,绝对逃不过反托拉斯法的大棒。

    至于联合公司这边,这个国家所有的人都是知道,罐头、牛肉两个托拉斯都已经解散了,联合公司够不上托拉斯的标准。

    至于杜邦公司也够不上?反托拉斯法的内核是针对不正当竞争,而不是针对垄断。所以可以起诉杜邦公司,不能起诉联合公司。

    谢菲尔德自认为是一个能人,但还不是神人,既然不是神人,那就难免会有犯错误的时候,考虑问题,也难免会有疏漏的地方。他不可能因为民主党获胜就对阿尔顿帕克尔指手画脚,国务卿是谁,公务员体系怎么处理,是向当初克利夫兰总统大开杀戒,一口气开除二十万共和党人公务员,还是平静交接,这都不是他能管的问题。

    这类问题民主党内部一定会讨论,不归他管,他能管什么,只能管管这种官商勾结,公报私仇的小事,人家民主党和共和党党派压榨,政治打压,不是他该管的事情。

    但怎么说呢,金主和建制派本来就应该相安无事,合众国也不是如同韩国那样,财阀绝对一手遮天的社会,保持着基本的潜规则,对所有人都好。

    一切才刚刚开始,谢菲尔德先暂时收敛自己的贪心,利用这一个任期观望观望,从现在开始他已经让至少合众国的历史,出现了一个支流,但能不能让历史完全改道,滚滚洪流流向完全未知的领域,这还要以观后效。

    怎么说呢,有危机就有机遇,经过谨慎而周密的分析,奴隶主觉得还不到嚣张大喊,“还有谁”的时候,先从已经有利于自己的政治环境上,让联合公司继续蛰伏,就如同深潭当中潜伏的鳄鱼,先把已经走到水边的杜邦拉下水,其他的事情可以再说。

    斗争本来大多是隐性的,不到最后结局的时候,谁都不知道生了什么。公开叫嚣还有谁的时候,那种情况往往已经是斗争的尾声,或者说是战争的开始,完全是另外一个范畴的问题。

    总而言之,以谢菲尔德家族长期以来的坚定立场,本次选举的结果不管结出什么果实,收获都是刚刚开始。谢菲尔德回到伊迪丝洛克菲勒的别墅之后,目前迫切的想要订购纽约时报的文章,看看在共和党败选之后,这个报纸还有什么说辞。

    “震惊,知名大学女生夜不归宿,竟然是这种原因。”读了这一天的纽约时报头版头条,谢菲尔德哼笑一声自嘲道,“没错,众所周知做记者的人都是不要脸的,我竟然还以为他们有脸,这个世界上的所谓公共知识分子,都是打脸之后唾面自干的高手。”

    就在之前的几个月,纽约时报还在无时不刻为共和党摇旗呐喊,和现在安静如鸡,重拾黄色笑话的样子判若两人。

    总之这一次被评价为决定政治格局,内战之后最分裂的一次选举,到现在已经风平浪静了,但它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