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的美利坚 第四百五十一章 既得利益者的阴谋

第四百五十一章 既得利益者的阴谋

    “让我想想什么时候还有得利的机会!”谢菲尔德还在想着什么时候,以什么样的面孔出面,在布莱尔提出降息政策之后,肯定会遭到不少攻击,怎么维护什么时候维护,这都是有讲究的事情。

    虽然脑海中已经想过一万遍,在这一次的金融危机当中怎么得利,可脑补和现实终究有差距,如何捞好处还是一个非常高难度的问题,什么时候下场。

    “约翰的电话!”伊迪丝洛克菲勒接起电话之后,捂着话筒冲着谢菲尔德道,“找你的。”

    身后接过来话筒,伊迪丝洛克菲勒则老实的坐在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联合银行的经理人在这个时候出来表态,没有你的授意是不可能的,没想到你也提早感觉到了。”

    “没有你早!”谢菲尔德飒然一笑,带着玩世不恭的口气道,“其实我当时就有点意外,海因泽和摩尔斯两个投机客,怎么会在铜矿上打主意呢?现在看来他们两个肯定是得到了一些人的默许,甚至是鼓动,亲爱的约翰,能让他们有这么大的信心,如果不是摩根的话,你猜是谁呢?”

    话筒那边沉默了一下,小洛克菲勒才说道,“是我,但不是我鼓励的,今天他们两个落到这个下场都要怪自己,而且我知道你的实力,不会让两人的投机行为成功,但是现在看来,你想要的绝不仅仅是给两人一个教训。”

    “谢谢这么看得起我,约翰!”瞄了一眼伊迪丝洛克菲勒的愁容,谢菲尔德空闲的另外一只手放在了伊迪丝洛克菲勒的腿上摩擦着,示意不用紧张,口中不停道,“布莱尔的降息呼吁是我认可的,在维护自己员工的事情上,我不会听从任何人的劝告。”

    “我只是想要给这两个投机者一个教训,但是现在看来,事情好像搞大了。”小洛克菲勒也没有想到,只不过是耍了两个投机客一把,似乎已经超出了一个公司倒闭的影响。

    “经济繁荣或者是经济危机,对我们这种公司来说,都没有大影响。至于那些实力不够的个人和团体,就应该被淘汰,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这是不变的道理。我不会同情他们,所以这一次的风波,什么样的结果我都能接受。”谢菲尔德从头到尾没有要收手的意思,只不过用这些话术搪塞一下小洛克菲勒。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这是小洛克菲勒的疑问。

    对于这个问题谢菲尔德的回答是,“目前局势不明,谁都不知道接下来往哪走。谈及目的不觉得有些太早了么?企业老板当然比公民们掌握信息多的多,但没有多大预言家的程度!”说的真有道理,简直可以去外交部上班了。

    不管小洛克菲勒问什么,谢菲尔德来来回回就是那套车轱辘话换着说,终于让标准石油的掌门人明白了,在奴隶主这里是套不出来话的。

    最终无奈的小洛克菲勒决定和自己的姐姐伊迪丝洛克菲勒聊聊,这当然是可以的,谢菲尔德和伊迪丝洛克菲勒换了一个位置,等到伊迪丝洛克菲勒接电话的时候,直接躺下,脑袋枕着伊迪丝洛克菲勒的大腿,满满都是要平躺的独特气质。

    伊迪丝洛克菲勒聊了几句就放下了电话,低头小声道,“你是不是心里怪约翰,他不过是给两个投机客一个教训,这两个投机客属于纽约的新贵,而且对一些大企业不太尊重,至少约翰只是想要单纯给两人一个教训。至于知道两人对铜矿感兴趣,而采取了默许的态度,主要也是因为矿产上联合公司的实力强大,不会因为投机受到影响。”

    伊迪丝洛克菲勒把小洛克菲勒的话解释了一遍,说完之后看着奴隶主的反应,以联合公司和标准石油的关系,隐瞒这件事确实有些过分了,伊迪丝洛克菲勒心里甚至做好了,被奴隶主家暴一顿的打算,只要他不生气就好。

    “他说的话半个字我都不信,但是因为是你转述的,我就当他说的是真的。”谢菲尔德还维持着平躺的姿势,冷淡的笑着安慰道,“伊迪丝,其实没有什么可解释的,就像是约翰所说,虽然也是被利用了一下,但两个投机者从头到尾就没有能赢我的可能。因为你存在的关系,联合公司和标准石油的关系总体和睦,但我们两个人都要为自己的公司负责,所以站在对方的角度上,这种隐瞒我可以理解,所以我不生气。”

    伊迪丝洛克菲勒听着谢菲尔德的话,眼泪在眼窝里面直打转,直接低下头吻住了还没说话的奴隶主,发丝挡住了两人的脸,只能听到啵啵亲个不停的声音。

    别说联合公司和标准石油的关系了,后世合众国和日本的关系够盟友了吧。钻石公主号的事情一出,合众国就逼着日本让钻石公主号靠岸,但实际上这是合众国的船,把风险和检测都留给了日本,只把没有感染的公民接回国。

    日本人的应对也丝毫不含糊,形式比人强没关系,没法明着反对,就在检测上敷衍,直到合众国把人接走,走了一个正常程序,告诉合众国接回国的公民,有几个检测报告才出来,里面仍然有感染者。

    以两国的国力强弱悬殊,尚且可以互相下绊子,更别提联合公司和标准石油,都是实力强大的企业了,所以这件事非常的正常,谢菲尔德也没有怪罪小洛克菲勒的意思,奴隶主发自内心的说,对自己负责理所应当的。

    这倒让伊迪丝洛克菲勒产生了愧疚,反过来奴隶主还得安慰她,“这么大的企业,能被私人感情所左右么?换做是我也不会。”

    都是常规操作没什么稀罕的,就如同后世西班牙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但却要两日后正式执行,意思用大喇叭喊着说给两天公民逃跑的时间,直接后果就是让国内感觉不安全的公民,赶紧逃离西班牙,把欧盟其他国家也传染。

    但这会公开宣布么?绝对不可能,在程序正义的手续下,做出了一个坑别人的决策,这有什么稀奇的?别说小洛克菲勒自称是无意的,就算他是故意的,谢菲尔德也不会放在心上,因为他觉得自己的公司没问题,被算计只能说有的公司确实有问题。

    是不是无意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不管主动还是被动,互相隐瞒的两个公司,都已经介入到了这一次的危机当中,尼克伯克信托投资公司在坚持了三天之后,终于对汹涌而来的挤兑低头,海因泽两人顶不住了,两人分别行动,一人安抚挤兑的储户,一人马上向纽约清算中心求援。

    纽约的银行家们借鉴伦敦清算所的做法,组建了纽约清算所,纽约清算所建立的宗旨在于消除双边清算,银行之间的分别清算的成本,以及在纽约市的银行数目不断增加的情况下,提高清算效率,降低风险。纽约清算中心建立以后,除了提供同业清算服务之外,还承担起了对银行业进行风险管理与反危机的重要职能。

    纽约清算中心已经表现出对恐慌加以有效控制的能力,多次成功化解金融危机,反危机机制主要分为三步进行:第一,清算所通常要求其会员定期提交资产负债表,并通过清算所或州监管当局予以公布。

    因此,在金融危机爆发初期,以会员制动作的清算所能及时展开调查,获得会员行的资产负债信息,并据此判断遇险会员行的偿付能力,决定是否救助。

    在确定救助后,清算所即着手组织其会员行合作行动,统一调配各银行的储备金,为遇险银行提供贷款救助。如果清算所的储备金不足以应对危机,清算所就发行清算所贷款凭证,作为临时性应急货币在会员行之间流通。纽约清算所的贷款凭证是一种临时发行的信用证,贷款凭证借贷方须支付利息,并在短期内偿付,逾期则被罚以高利息。清算所则担任中介,并担保借贷方会按时偿付。

    但这一次海因泽和摩尔斯的期望落空了,小洛克菲勒已经首先和纽约清算中心的银行家打好了招呼,以尼克伯克信托投资公司的挤兑危机,已经波及到了其他银行为理由,阻止清算中心给两人援助,明白地说,清算中心的成员银行并不想继续援助。

    两个投机客的求援在源头上,已经被小洛克菲勒掐死。海因泽不得不继续公开宣布,“尼克伯克信托投资公司的资金没有问题,自己的银行也非常健康。我手头的股票没卖出一股,我仍然控制着商业国民银行。目前的糟糕状况都是由清算中心委员会的举措造成的。他们没有在声明中说这家银行是完全有偿付能力的,而是对它的借差夸大其词,从而引发了挤兑,这伙人其实是希望把储户都吸引到他们的机构中去。”

    走投无路的海因泽和摩尔斯,把矛头对准了纽约清算中心,认为这是清算中心的阴谋。

    “这都是既得利益者的阴谋!”两人对着挤兑的储户大声疾呼道。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