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的美利坚 第四百二十章 我要你撤诉

第四百二十章 我要你撤诉

    “既然是和联邦政府谈生意,我绝对不能急切。”谢菲尔德握着话筒,回想了自己当初在夏威夷购买土地的价格,是多少了的?有点想不起来了,这就说明花费并不是很大,肯定没到一百万美元的级别,不然他就想起来了。

    翻个十倍价格的话,如果联邦政府能够拿出来诚意的话,奴隶主倒也不是不能接受。谁都知道他可是出了名的爱国标杆,为了国家利益甚至可以卖掉巴拿马运河,吞下了所有损失。

    “我们的土地管理局和海军部也不是很急吧,我一听说最高法院的审判在两个月后,这样我一个月之后去华盛顿,和联邦政府谈的同时,也观摩一下北方证券公司的开庭。相信摩根应该很愿意我出席的,某种意义上来说,等于是给北方证券公司站台。”谢菲尔德手指搅弄着电话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夫人怎么看?”

    “我都听你的,你也知道我最听话了。”安妮摸着自己还很平坦的小腹,美滋滋的道,“等我确定下来,说不定会有一个好消息给你。”

    “哎!?喂……”谢菲尔德愣愣的看着话筒,抱怨道,“什么好消息还得确认,不能直接说出来么?”

    “有好事?”伊芙琳端上来一盘西瓜,摆在了奴隶主面前,听说南方的迪克西人和黑人都不喜欢吃西瓜,可眼前这个男人是一个例外。

    “安妮说,联邦政府要和我谈谈夏威夷征用土地的事情,应该算是一件好事吧。”谢菲尔德呸呸的吐着西瓜籽,这个年代的西瓜味道,只能说差强人意。

    切开之后和石榴里面差不多,想要变成后世的样子,看起来还需要长久的培育。也怪不得黑人兄弟不愿意吃,不过谢菲尔德能够接受,又不是不能吃。

    作为一个连草都吃的人,勤劳和艰苦奋斗这种优点,在他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这样来看,你就可以和联邦政府提条件了,让司法部撤诉。”伊芙琳一拍手,没想到几年前的一个无心之举,竟然成了今天解套的关键。去菲律宾的时候,伊芙琳是陪着一起去的,知道建立制糖托拉斯和购买土地的事情。

    哪有什么无心之举,只不过是奴隶主提前埋钉子,在这个节点等着联邦政府罢了。

    “撤诉只不过是一个必要条件,打下去,我在每一个环节都拖时间,他想赢也难。而且,我感觉属于我的时代才刚刚开始。”终于把端上来的西瓜消灭干净,奴隶主有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感觉。

    可惜的就是去年的选举,还是没有掀翻共和党的优势。但是现在,他觉得有利条件变得更多了,去年要说差在什么地方,就是经济繁荣期,加上日俄战争的形势不明朗,俄军还没有输掉底裤,这让白人至上的舆论总觉得差一口气。

    但是输的也绝对不丢人,而等到下一次选举,谢菲尔德断定这几年肯定会出现经济危机,而且有他在,绝对不会让摩根一轮收割之后,反手捂盖子。一定会让经济危机更加深刻一点,作为民主党选举的动力。

    只要他能够正面战胜一次共和党,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从零到一的突破是最难的,只要突破一次,以后就不在是大问题。

    距离北方证券公司上诉到最高法院,其实已经过去两个多月时间了,在这个时间当中,双方都在打造舆论,体现出来自己必胜的决心和坚不可摧的一面。

    这一点让谢菲尔德很不欣赏,他就从来没让报纸报道自己面临司法部的诉讼,这种事最好是偷偷地解决,不然真的打输了,有点丢脸。没人知道输了也不丢人。

    在洛杉矶把船厂和联合银行的事情梳理干净,有了一个大概的计划之后,谢菲尔德就前往华盛顿,在半路上和伊迪丝洛克菲勒汇合,在借势压人这一方面,奴隶主不敢有一丝懈怠,该负重前行的时候绝对不含糊。

    碰到大事,随时都要表现出来我和洛克菲勒家族的特殊关系,你们可不要轻举妄动。

    目前合众国的海军战略主导者是罗斯福总统,罗斯福又是一个控制欲非常强的人,做海军副部长的时候就代替部长做决定,现在都是总统了,海军部长更成了一个透明人。

    所以找海军部长是没用的,因为这个意思是罗斯福传达下来的,直接找正主比什么都有用,谢菲尔德明白这一点,便直接来到白宫,这是他和伊迪丝洛克菲勒第二次来到白宫。

    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一次谢菲尔德来到白宫是因为托拉斯诉讼,求罗斯福总统放过他一马,至少别人眼中是这样的。

    谁都不会想到,谢菲尔德来到白宫就像是没事人一样,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几乎不可能住在这里,自然要抓住不多的机会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就在刚刚趁着没人注意,他还在墙角撒了一泡尿。

    在谢菲尔德的强烈要求下,司法部长诺克斯还是来了,这样就成了罗斯福总统直接代表海军部,诺克斯代表司法部的局面。

    “听说夏威夷港口附近的土地,都在你的名下?”罗斯福总统开门见山的询问。

    “是这样的,总统先生。”上一次来的时候谢菲尔德还代表着自己,但这一次不同了,对面还是他的岳父,所以态度上就严肃了许多,不过占便宜还是没门,这是两回事。

    “日本联合舰队,已经成长成为了一个威胁性的力量。”罗斯福组织者语言,想着怎么把话说的更加柔和一些。

    “日本联合舰队,面对西海岸的海军力量,具有压倒性的优势。”谢菲尔德不疾不徐的开口道,“想要压制住日本联合舰队,必须要做到两点,第一是巴拿马运河必须尽快开通,终止合众国东西海岸舰队联络不畅的问题,另外一点,就是夏威夷的位置会变得极为重要。扩建军港已经势在必行,是不是这样?”

    “在美西战争的时候,我前往菲律宾拓展海外业务,路过夏威夷,亲眼看见了日裔群体占据了岛上人口的一半,一旦日本联合舰队进攻夏威夷,这些日裔侨民会站在那一边呢?”

    谢菲尔德非常有条理的说出了罗斯福的担心,甚至罗斯福总统自己都认为,这个联合公司的老板,几乎比自己都更加了解现在的局势。

    这就不用废话了,罗斯福总统直接开口道,“我必须要承认,你在做生意的角度上来说,具有令人惊奇的前瞻性,现在适合的港口,周围土地都在你的手里,如何能够配合联邦海军的扩军,取决于我们的沟通,现在来看,我们的沟通非常顺畅。”

    “倒也不是特别的顺畅,是不是?诺克斯先生!”谢菲尔德笑了笑话锋一转,看向了现在的联邦司法部长诺克斯,不好意思的道,“最近真是给司法部添麻烦了,我的一些伙伴非要向我证明司法部的公正,你看我也管不了,谁让我们是一个自由的国家,每一个成员都有表达意见的权利,对不对?”

    “托拉斯的案件还在审理阶段。”诺克斯见到谢菲尔德有恃无恐的样子,开口道,“这件事一定会查到底。”

    “查到底有什么用?不过又出来一个托拉斯而已。制糖托拉斯你们拆解的,但是却是我覆灭的它。”谢菲尔德口中不无揶揄的道,“奈特公司案,已经证明了拆解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现在的制糖托拉斯在我的手上,明白的说,你查他比查这么多农场主的牛头、罐头会容易一点,但是你为什么不查呢?因为制糖托拉斯,关系到了夏威夷和古巴的支柱产业,你查下去,拆了制糖托拉斯,两个地方如果出现了不稳定的局面,司法部可以负责么?”

    奈特公司是上一个制糖托拉斯的正式名字,总部在费城,通过不断兼并控制了全国百分之九十八的制糖产业。在十年前,也就是一八九五年,奈特公司被司法部起诉,最高法院判定奈特公司涉嫌非法,拆解了制糖托拉斯。

    如果不是之前的制糖托拉斯被拆解了,谢菲尔德哪有这么容易,坐船去菲律宾的途中,就建起来这么一个托拉斯?完全是因为之前的竞争对手被联邦政府干掉了。

    就像是谢菲尔德说的,司法部只不过是给了奈特公司一个重击,真正干掉他们的是自己,没有司法部的重击,自己想要打垮奈特公司也没这么容易。

    “司法部都应该对联合公司表达感谢。”这句话彻底激怒了诺克斯,因为他能听明白,这是谢菲尔德对司法部干掉联合公司竞争对手的感谢,故意反着说揶揄自己。

    “你们这些大企业,是不是真的不把国家放在眼里。”诺克斯愤怒的质问道。

    “国家也要讲道理!”谢菲尔德面色平淡的看着司法部长,淡淡的道,“不合理的起诉就不应该出现,我个人觉得,司法部应该撤诉,放弃牛肉和罐头托拉斯的指控。”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