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的美利坚 第三百零六章 没人比我更懂女权

第三百零六章 没人比我更懂女权

    这件事还真就适合伊迪丝洛克菲勒去做,伊芙琳首先是不合适的,如果让伊芙琳去做这件事,这个女孩肯定不会故意去作恶,不作恶就达不成目的。到时候谢菲尔德把各州监狱承包下来,里面空空如也,那不是哭都哭不出来?没犯罪怎么盈利?

    娜塔莉亚年龄太小了,虽然价值观和奴隶主非常一致,可还是不要一开始就做这样的事情,还是对人生的成长不太好。

    伊迪丝洛克菲勒是一个成年女性,最适合做这种事,谢菲尔德认为正合适。

    不过显然伊迪丝洛克菲勒并不这么认为,不满的质问道,“你为什么不自己操作这件事,把我一个女人推出去。”

    “因为我最羡慕狮子的生活,雄狮只做两件事,吃饭!和母狮子睡觉。”谢菲尔德洋洋得意的道,“真正的男人就应该像是狮子一样生活,吃饭!睡女人。女人负责开展事业。”

    伊迪丝洛克菲勒正想要在反驳奴隶主的无耻,后者直接钻进了她的怀中,哼哼道,“伊迪丝,我承受了这个年龄本不应该承受的责任,有时候真的不想努力了。”

    太欺负人了,白吃白拿白睡,当初我是怎么想的!伊迪丝洛克菲勒叹了一口气,可胸口的热气却让她呼吸急促起来,话到嘴边变了味道,“你还要负重前行呢。”

    在住进橡树庄园的第二天,全国妇女选举权协会在新奥尔良组织集会的组织者,正式见到了这座庄园的主人,伊迪丝洛克菲勒介绍谢菲尔德,是国家有名的企业家,慈善家,对女权运动表达充分的同情。

    这样介绍也没错,谢菲尔德本身就是著名青年企业家,也修建了几个体育场推广快乐教育,自然也是慈善家,还是奥运理事会理事呢,直接主动伸手和几个中年妇女认识一下,表达了友好。

    在谢菲尔德眼中一切都是生意,女权运动当然也是生意,为妇女争取选举权可能是真的,但这并不耽误女权运动的生意属性,不然为什么接受募捐?你都这么伟大了,为什么不更加伟大一点,完全凭借自己的力量去展开活动?

    伟大的人是存在的,但是不代表伟大的机构也存在,这几个中年妇女,要是知道眼前的老板,和她们眼中杰出女性的代表,合众国的女首富伊迪丝洛克菲勒是地下恋情关系,而且还在伊迪丝洛克菲勒知情的情况下,就在同一个庄园养了两个关系不清不楚的女人,不知道会怎么想。

    同样在谢菲尔德的眼中,眼前的几个女人也不是什么高尚的人,就是一般的生意对象。他记得艾米琳·潘克斯特这个人,是英国的女权领袖。成立了妇女社会政治联盟,其联盟为了唤起社会各方人士对妇女参政运动的关注,采取了比较极端的手段,包括破坏设施、纵火、自杀等等。

    这种行为就和恐怖分子差不了太多,谢菲尔德倒也佩服,总比网络女拳师要强一些,至少人家真的付之于行动,奴隶主接下来的对话,就往这个方向引导。

    “想要引起社会关注,以现在经济繁荣的背景,加上很多男性确实承担着家庭重任,可能没有什么影响力,所以我认为要激发出来大多数公民的同情心,就一定要揭露黑人妇女面对的广泛暴行!”奴隶主圣人光环加身,义正辞严的道,“这样做的好处非常大。”

    “有什么好处?”一个一直听着的妇女赶紧追问道。

    “你们自己对白人男性开刀,可以说选择了一个强大的敌人,而且权益和义务息息相关,并不容易成功。如果你们能够揭露黑人妇女面对的广泛侵犯,这样,白人男性没有受到直接的威胁,而且白人普遍对黑人有着轻视,有着一定的道德感,容易对最为底层的黑人妇女有同情心,这里我要补充一下,白人和黑人通婚率很低,所以你们并不是在为自己树立对手。”

    谢菲尔德对着目前的阶层进行一番抽丝剥茧般的分析,说实话光是这一番分析一般人就听不到,以他现在在合众国商业的地位,几乎就是和杰克马一样,说福报就是福报,说裁员,那就是为社会输送人才,拉屎都不用纸,有的是舔狗排队。

    “说的可能有点直白,但实际上你们就是在用黑人妇女的伤疤,来争取属于自己的选举权,不要否认,事实就是这样的。”谢菲尔德说到这话锋一转道,“只要你们按照我的规划去做,我可以对全国妇女选举权协会进行募捐支持。”

    只要全国妇女选举权协会答应,剩下的事情谢菲尔德就会把接下来的事情补全。痛风高密,他有3K党,制造舆论他手里有报纸。吸收黑人妇女进入工厂,他有联盟企业。审判裁决,整个南方的既得利益者,奴隶主们的后代会同时发力,打通南方各州的法院,轻罪重罚,把承包下来的监狱塞满。

    每一个利益链条上,都占满了自己人,谢菲尔德只需要这些女权先驱替自己打开地狱之门,这些妇女能把开头做好,后面的一切奴隶主都会做好。

    随后几个妇女谈论了女权运动的主张,性别包括男女之间的生命全历程平等,也就是两性的平等,也要求公民权、政治权利,反对贵族特权、一夫多妻,强调男女在智力上和能力上是没有区别的。最重要的目标是要争取家庭劳动与社会劳动等价、政治权利同值

    这里面就可以说有几点,等于是在戳着奴隶主的脊梁骨,谢菲尔德怎么可能和自由民平等,哪个罗马奴隶主要和自由民平等了?而且他事实上就是在一夫多妻,只不过没有公开。剩下的倒是对他没有威胁,对普通男性挺有威胁的。

    “如果能够得到一些经费,我们很愿意走访一下南方各州,揭露对于黑人女性的暴行。”最终一个妇女有些难以启齿的开口道。

    “这没有问题,你们也确实应该深入的了解一下南方的真实情况。”谢菲尔德挤满了温暖人心的微笑,最终还是到了要恰饭的环节。

    这件事办好了,联合公司的受益难以想象,光是扩大了不知道多少倍的监狱人口,就不知道能让他压榨出来多少利润。而且这也符合谢菲尔德维护历史秩序为己任的理想,黑人本身就是合众国的监狱主力。

    整整一百年后的两千年,合众国监狱当中黑人罪犯的数量是白人的九倍,黑人人口占据合众国人口的百分之十三,十分之一的人口却创造了监狱犯人的绝大多数。说明黑人犯罪率至少要高白人几十倍,这里面当然肯定存在伟大的合众国警察,对黑人的格外照顾,但就算是这样,十倍也是很了不得的数量了。

    现在这一切有谢菲尔德推波助澜,只不过是更早上演了而已,非常符合历史唯物主义。所以说他根本没有故意对黑人怎么样,对黑人女性的罪行是存在的,而且广泛存在。只不过真实的历史上没有人管,现在谢菲尔德要捡起来本就遗留在历史角落的刀,办成自己的事。

    “我心里为这几个妇女悲哀,以你的口才,欺骗这几个没有多少见识的妇女太容易了。”走出乡间别墅的伊迪丝洛克菲勒,脑海中还想着几个妇女高兴的笑容,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别这么说啊,各取所需,我帮助她们争取选举权,她们帮我解决一些迪克西人的问题,我们合作还能解救黑人妇女于水火,三方受益,只有一些真正的罪犯倒霉,这难道不是好事么?他们本来就是罪犯,就应该进监狱接受惩罚。”

    谢菲尔德纠正着伊迪丝洛克菲勒的错误,两人回到住着的别墅,他转身就让仆人送过去五千美元的活动经费,算是自己对这几个女权先驱在南方活动的支持。

    “说的就好像你是一片好心是的。”伊迪丝洛克菲勒嘟着嘴道,“你还不是为了免费的劳动力,通过一种更加光明正大的方式,无偿使用劳动力工作。”

    “不,我就是在单纯的支持女权运动,这个年代,没人比我更懂女权。”谢菲尔德矢口否认,他现在心情不错,对伊迪丝洛克菲勒的冷嘲热讽全盘接受,心里一点都不生气。

    仿佛美好的监狱托拉斯已经在朝着自己招手,还不忘记调侃道,“这件事上,我是主谋你是帮凶,女权运动是棋子,谁都脱不了干系,所以我们目前想的事情就是,怎么把这件事做的任何人都挑不出来毛病,而不是出言对你的男人进行讥讽。”

    “杰斯拉先生,帮个忙,我也捐助五千美元!你帮着送过去。”伊迪丝洛克菲勒一想,直接抬头对着一边的保镖头子开口道。用自己的行动表明,她最终还是要昧着良心和奴隶主站在一起。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