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我的美利坚 第三百零五章 一箭双雕

第三百零五章 一箭双雕

    “老板,这样的话,如果各大公司都这样做,会不会黑人群体女人过少,黑人男性会对白人女性造成伤害?”杰斯拉听到谢菲尔德的想法,心中不无担忧的道,“可能会出问题。”

    如果只是联合公司的卷烟厂这么干,问题还不大,但是他明显能够看出来,谢菲尔德是准备让联合公司的所有盟友都这么干,这个影响就很大了。

    “既然你跟着我这么长时间,我也就不隐瞒你,实话告诉你就是会。黑人男性的需求得不到满足,就会增加犯罪的概率,不过嘛!我不是开监狱的嘛!”谢菲尔德露出一口白牙,显然已经将这个问题的来龙去脉都想明白了,“我们迪克西人手中的枪又不是烧火棍,黑人要是敢这么做,那是他们自己找死,不要怪我们心狠。我们将黑人女性投入工厂,黑人男性就找不到可以生孩子的工具了,生不出来孩子就会群体减少,如果黑人二十五岁生了第一个孩子,白人二十岁就生了第一个孩子,我们就能争取出来五年的时间。”

    如果出现发生对白人女性的犯罪,谢菲尔德可以丝毫不犹豫的说,只要出现一起,至少要搭上十几条黑人男性的生命,二十世纪初,南方各州对这种问题还是非常看重的。

    类似的案件多了,3k党的声势就会扩大,谢菲尔德和3k党的关系还是非常不错的。其实不论从任何一个角度来说,合众国跨种族通婚都不严重,哪怕是一百二十年之后。不排除有的男人或者女人,口味重想要找刺激,可真到了结婚的时候都要心里掂量掂量。

    至于现在这个时代,考虑到群体当中总有傻叉,也不能保证白人女性就不会被黑人搞到手,但这个几率只是理论上,也许北方各州会多一些跨种族通婚,那是杨基人的地盘,和谢菲尔德无关。

    出了事更好,私营监狱还缺人呢,进了监狱谢菲尔德保证一辈子养着这些罪犯,直到他们再也干不了活为止。

    “麦克海尔去洛杉矶了,把盖尔给我叫过来,这件事要和合作伙伴们通个气,保证全体迪克西人的整体利益。”听到老板已经把事情都讲明白了,杰斯拉一声不吭就出去联系人。

    谢菲尔德掐着腰自我陶醉道,“有的时候自我感觉,我真就是一个天才,就算是把我扔到四十年后的南非,我都有信心扭转乾坤。”

    “这行么?”来到橡树庄园的盖尔满脸的不情愿,盖尔自己的公司是国际贸易公司,对体力倒是并不怎么看重,不过一听到要用黑人,心里面本能就有些不悦。

    “我想了半天,想要解决整个南方各州的问题,可能只能用这个办法了。”谢菲尔德弹了弹烟灰,吧唧吧唧嘴道,“黑人当中的男性和女性,我们必须选一个,如果能够有巴拿马运河工程那样的机会,肯定要选择男人。可在国内不行,我们这些迪克西人的公司,首先要保证的是男人的就业,吸收男性的黑人做工人,不能说一个不能用,但是绝不能大规模使用,不然其他人会不满。”

    “吸收黑人女性进入工厂、卷烟厂?纺织厂?养殖场?你要割裂黑人群体的男性和女性!”见到谢菲尔德点头,盖尔问出了和杰斯拉一样的问题,“社会黑人女性过少,黑人的男性怎么办,憋着?可能会出事啊!”

    “你是不是想着,做什么事情都不付出代价,你要不要试试和黑人谈判,直接告诉他们,现在种植园经济崩溃了,我们不需要你们了,请你们滚回非洲,而且一张船票都不想出,最好是游回去,死在海上最好,你看看你能成功么?”

    谢菲尔德指着不远处的另外一个乡间别墅,对着盖尔道,“你知道伊迪丝洛克菲勒在那干什么么?在和女权运动的组织者见面,女人现在要选举权,女人的范围也包括黑人女性吧?到时候黑人女性也有选举权。过个十年二十年,谁说她们就不能达成目的?留给我们这些奴隶主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好,我说不过你,干了!”盖尔一咬牙道,“我可以干,你还要准备说辞,劝说其他联盟公司,想好怎么说没有。”

    “看来又少不了要讲课了!”谢菲尔德插着腰,绷着脸嘟哝道,“但是一定要这么做。”

    其实也不难,其实大多数的文明,女人都是要比男人韧性大一些,后世的各国女拳师,所谓的本国男人配不上她们,并不是在所有国家都是错误。

    保证黑人女性的稳定工作,这些黑人女性的眼界高了,自然就会对一般货色的黑人男性横挑鼻子竖挑眼,没准心里还有一种以后嫁给白人的梦,就算不成功,精挑细选几年,成为剩女,三十多岁在结婚,也可以解决很大一部分的问题。

    这是谢菲尔德分析了合众国的经济基础之后,从中发现了这个问题,首先女人肯定比男人好控制,黑人女性被吸收,提高了眼界和经济基础,不一定会看上无所事事的黑人。在把黑人女性吸收进入工厂之后,各大公司同时还要做到不能让黑人男性获得就业机会。

    这样男性黑人就会掉到合众国的最底层,摆在他们面前的就只有两条路,留在南方做舔狗,去北方碰碰运气,不论是那一条都可以造成黑人问题减少。

    “对了,你联络各大公司的时候,问问他们当地的监狱承包么?十年不行,五年也行。”谢菲尔德叫住盖尔,态度非常谦和的求着对方帮忙。

    “连关押黑人罪犯的监狱都想好了?”盖尔一阵恶寒,一副受不了的表情道,“你照魔鬼已经不差什么了。”

    “怎么和你的合伙人说话呢,你和我一样都是奴隶主,说的好像自己是天使一样!”谢菲尔德嘴一撇不屑一顾,但还是让盖尔打听打听这个问题,他的监狱托拉斯之梦,从来没有一刻停息过。

    另外一边,伊迪丝洛克菲勒也从乡间别墅出来,回到谢菲尔德的别墅当中,一进门谢菲尔德便开口询问道,“怎么样了?”

    “让我捐款呗?还能怎么样?”伊迪丝洛克菲勒眼中闪过一丝轻视,“谁知道她们用这些钱干什么,最终钱会被怎么用掉。”

    “你拒绝了?其实也不用这么直接拒绝,只要答应我两件事,捐款不成问题,让我出钱养着这些女权领袖都不是问题。”谢菲尔德带着笑意道,“第一件事,就是让女人游行的时候抽烟,要我的烟草公司生产的女士香烟。第二么……”

    “我已经和几个女权组织者说了,说可以把抽烟作为反抗男女不公的象征,她们说要考虑一下!”伊迪丝洛克菲勒说到这催促道,“第二是什么,你到是说啊。”

    “第二么,如果把现在合众国的公民阶层分成几个等级,男人确实比女人强势,按照种族来分的话,白人又比黑人强势许多,所以黑人女性应该是目前合众国的最底层,过着最为艰难的生活,难道女权运动不关心这一点么?可能真不关心,不过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可以牢牢站住道德制高点,同情弱者就同情最弱的,不是么?”

    谢菲尔德满脸的悲天悯人,口中满是沉重,一点一点的步入正题循循善诱道,“不能说是全体,绝大多数的黑人没有什么家庭观念,既不结婚也不组建家庭,黑人男性那个德行,你是杨基人,远不如我们迪克西人了解。既然没有结婚也没有家庭,那人口规模还在不断膨胀,你猜一猜,这个过程当中是不是会出现很多对黑人女性的犯罪行为?”

    “嗯?也不一定吧?”伊迪丝洛克菲勒隐隐猜到了谢菲尔德的目的,但是不敢说出来,奴隶主是想要利用一下女权运动,为自己做事?

    “我想要让女权运动深入南方各州,把对黑人女性的侵害问题揭发出来。不过现在没有准备好,怎么也要等到各州的监狱承包权都到了我的手上在说。”谢菲尔德说到这,“如果全国妇女选举权协会,以后联合公司会一直支持到,女人拿到选举权为止,斗争多少年,我就支持多少年。”

    “你要把黑人关进监狱?”伊迪丝洛克菲勒听明白了谢菲尔德的意思。

    “是把罪犯关进监狱!解救的同样是黑人女性,这是一个多么好占据道德制高点的机会,把那些罪犯关个五年十年不好么?”谢菲尔德面色不变纠正着伊迪丝洛克菲勒的危险想法,这不是对着黑人来的,解救的一样是黑人,还是黑人当中的弱势群体女人,简直是无与伦比的政治正确。

    哪有说的这么好听,伊迪丝洛克菲勒都和这个奴隶主睡了这么多次,还不知道这个人的想法,说没事的时候就是有事,说有事的时候就是天大的事,有些害怕道,“你不会要借着风波把黑人都干掉吧?”

    “想什么呢?都二十世纪了!”谢菲尔德无奈的看着伊迪丝洛克菲勒,谁敢做这种众怒难犯的事情,不过么,任何民间运动最后扩大化都是不可避免的。

    黑人群体的社会性本身就不高,会不会最后告密成风,这是奴隶主哪知道,都是女权人士干的。


同类推荐: 超级丧尸工厂诛仙饲养全人类逆剑狂神妖孽奶爸在都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