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桃家村种田轶事 第一二三章 寻与归

第一二三章 寻与归

    <font color=red></font>已启用最新域名:www.<font color=red>biquge001</font>.com ,请大家牢记最新域名并相互转告,

    桃三爷骑着毛驴到了县城,找家店住了一夜,找店小二打探了三峰县的方向,一大早就结账出发了。

    因三峰县山匪落马,路上的行人不少。桃三爷和四宝沿着官道走,白天着急赶路,天黑遇到店家就住一夜,没有店家就和四宝靠路边找个地方生火吃干粮,凑合一夜。爷孙两人走了三天,才走到三峰县县城,桃三爷去县衙打探,无奈没有熟人,差役不让进,啥也打探不到,桃三爷索性和四宝守在县衙外,只要看见穿制服的差役出来,就凑上去磕头作揖询问一番,差役大多脾气燥没耐性,一瞧不是熟识之人,直接甩手走人。

    几次三番,桃三爷终于等到一个面善的差役,好心央求着,又悄悄奉上一些银钱,才让差役开了金口。差役告诉他三峰县的山匪已经抓获了,由于山匪作案次数太多,差役对桃三爷所寻之人并无印象。桃三爷又是一番好求,老泪纵横的给差役跪下磕头,那差役才说道:“等着吧,我进去给你问问。”

    等着差役出来,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差役说道:“百草药行遇匪已是八月份的事了,据山匪招供,那个叫桃永瑞的的确是掉入断崖失踪,事发至今已经四个来月了,生还渺茫,老人家,你还是回去吧!”

    差役说完就走了,独留下失了魂的桃三爷和焦急的四宝。

    “爷,你咋啦,爷,你起来坐一会,我给你喂点水!”四宝把桃三爷扶起来,到县衙外的一处石凳上坐下,幸好出门前二宝给了他一些药丸,四宝喂着桃三爷吃下。

    桃三爷顺过气来。哀叹道:“我这当爷的心啊,疼的跟刀子在绞一样,我怎能让三宝就这样死在外面啊!四宝,咱到那断崖下找找吧!”

    四宝红着眼睛说道:“爷,你打起精神来,咱这就走!”

    桃三爷站起来,四宝把他扶上驴,两人一边走一边问,终于到了事发的那处断崖,桃三爷站在高高的断崖上。看着崖下湍急的陵江,说道:“四宝,咱下到崖下去看看!”

    四宝说道:“爷,往这边走,我看这山势要绕到东边才能下到崖底。”

    桃三爷点头,牵着驴,往东走着,绕行了半日,爷孙俩才到了崖底。如今是冬季,进入了枯水期,陵江的水面缩小了一半,断崖下全是遗留的暗黄泥沙。还有焦黄的枯草和光秃秃的灌木丛。

    什么也没有,桃三爷带着四宝又沿着陵江往东走,遇到有人烟的地方就要上前打听一番,这样走走停停。一直持续到腊月底。

    四宝都感觉自己吃不消了,看桃三爷更是苍老了许多,四宝道:“爷。再往前走就要出蜀州了,咱回去吧!”

    桃三爷看了看瘦下去的四宝,都是他的孙子,他都心疼,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李氏天天都在院门口等着桃三爷回来,刘氏也伤心的病倒了。二宝把烧好的火盆端到李氏面前,说道:“奶,你进屋去吧,外面冷。”李氏摇头。

    今天已经是除夕了,大宝也回来了。妞妞在灶房里帮着张氏准备午饭,大宝帮着烧火。

    这时,小玉儿冲进灶房嚷道:“娘,爷和四哥回来了!”

    妞妞喜道:“你三哥呢?”

    小玉儿摇头,说:“没见三哥!”

    妞妞的泪珠儿又滚了下来,大宝起身说道:“咱出去看看吧。”

    桃三爷的头发白了好多,脸瘦的不行,颧骨显得更高了,四宝也瘦了,比起以前更黑了,李氏抱着桃三爷哭喊道:“老头子,三宝呢!咋没找到三宝啊!”

    四宝说道:“奶,让爷歇会儿吧!爷这一个月就没咋合眼过!”

    大宝和二宝把桃三爷扶进屋,二宝把过脉,然后去配药,百草药行送了些常备药材来,堆在二宝屋里,抓药很是方便。

    刘氏躺在床上,得知消息后又是一阵痛哭,五宝守着娘亲,见娘亲哭泣他也跟着落泪。

    张氏去灶房舀了盆热水端来,长富拧干布巾帮着桃三爷擦脸擦手,四宝自觉的去后院洗漱。

    桃三爷缓了一阵儿,才说道:“好了,大过年的,都该干嘛干嘛去吧!”

    这个年,就这样过了,冷清的连鞭炮都没人放。村里知道消息的人家都陆陆续续过来安慰,都说三宝迟早会回来的,让桃三爷家人都好好保重身体,别等三宝回来了,身体却熬垮了。

    到了初七这天,大宝二宝都没有去镇上,胡掌柜和潘掌柜让他们安心在家呆一段时间。桃三爷还是每天牵着毛驴去村口。

    正月十四吹了一天一夜的风,第二天元宵节,桃家村仿佛从冬睡中醒来,到处都是星星点点的绿意,立春后的草芽都冒头了,山间的树木也绽放着春意,河边的垂柳垂着绿绦随风舞动,三五只白鹅麻鸭扭着屁股下了河。

    桃三爷任由毛驴在山坡上吃草,他腰插痒痒挠,一个劲儿的吸烟,浓浓的白眼从口鼻里喷出来,模糊了他的双眼。远远的过来三匹马,是的,是马!比他旁边的毛驴高大了好多。

    旁边摔着尾巴啃草的毛驴不爽了,它哼嗯哼嗯的喷着粗气,一口大板牙咬着绳子晃脑袋,桃三爷拍手安抚着毛驴。

    前面的一匹马加速飞奔过来,马上的人高声喊着:“爷!爷!”

    桃三爷手里的烟杆儿都落到地上了,马上的蓝衫少年一跃而下,跪倒了桃三爷面前。桃三爷捡起地上的烟杆子朝着三宝的肩就是一阵打,骂道:“你死哪儿去了,你还知道回来啊!你咋不死在外面啊!你这个不孝的,你回来干啥!”骂着骂着,桃三爷抱着三宝的头哭开了。

    三宝哭的更响了,嚷道:“爷,我让你担心了,爷,你狠狠打我吧!”

    爷孙俩抱头痛哭,后来的两匹马也走近了,马上下了一男一女,微笑着站立不动。三宝哭够了才想起这两人来,赶紧介绍道:“爷,这位殷大哥和殷姑娘是孙儿的救命恩人!”

    桃三爷一听是救命恩人,赶紧就跪下磕头,感激道:“多谢两位恩人啊,多谢两位恩人!”

    殷青兰赶紧侧身避过,殷修竹一把扶起桃三爷,说道:“大爷快请起,举手之劳何足挂齿,晚辈担当不起如此大礼!”

    桃三爷不停说着感激的话,三宝牵过毛驴,笑道:“爷,这毛驴咋瘦了!”桃三爷心说,找你一个月,毛驴不瘦才怪。

    “三宝,快请恩人回家!”桃三爷擦泪道。

    “好嘞,爷,我扶你上马吧!”三宝说道,桃三爷赶忙摆手,“就几步路,咱走回去吧!”

    此时,小玉儿和五宝正在院外跟黄黄玩,黄黄朝着村口的方向一阵汪叫,然后撒欢儿的冲过去。

    三宝看着远远扑过来的黄黄,一把抓住它的两只前爪,任由它直立匍匐在自己身上,伸长舌头添他的脸,黄黄嘴里发出嗯嗯呜呜的欢快声响。殷青兰走上前,笑道:“三宝,这就是你说过的黄黄吧!”

    三宝把黄黄的爪子松开,擦了擦脸,不好意思道:“恩,它就是黄黄!”

    “可它明明是只黑狗呀!”殷青兰疑惑道。

    桃三爷笑道:“先前的那只黄黄死掉了,这是后养的,叫惯了黄黄的名字,也懒得改了!”

    殷青兰笑着哦了一声,然后朝着黄黄招手,黄黄也是有灵性的,跟主人在一起的,它都十分友好,黄黄歪着头看着殷青兰,晃着毛绒绒的黑尾巴示好,却又不像对三宝那样亲近。

    三宝嚷道:“去,让殷姑娘摸一摸!”

    黄黄才羞答答的凑过来,让殷青兰摸摸了头,又谄媚的回到三宝身边,添三宝的手。殷青兰笑眯了,她扭头对殷修竹说道:“哥,你摸摸看,挺好玩的!”

    殷修竹微微摇头,宠溺的看着妹妹。(未完待续。。)

    ...

    ...

    <font color=red></font>已启用最新域名:www.<font color=red>biquge001</font>.com ,请大家牢记最新域名并相互转告,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