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星际回收商 1476

1476

    希望雷森能改变对他的看法,以前都过去了,以前的雷氏不存在了,现在的王朝雷氏才是真的,才是值得他用心服务,服从,让盘龙王朝雷氏亿载永存,王朝亿载永存,成为所有宇宙内最强的存在。

    他做事是要给雷森看,这是最主要的。至于武弃量上那些等死的人,没有多么重要。有些话他不能说,他相信所有人都能懂,要是他是雷森,他也有极大的可能采取同样的做法,十多万王室的存在是一个隐患。这才是王朝刚刚开始,就有十多万了,一万年以后呢,会有多少?到时候要是有什么意外,雷森离开这里,去了另外的地方,一万年扣的那些王室的人都是超智脑的后代,个个肯定很聪慧,个个都有能力,有能力就有想法。俗话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若是对权力不满,想夺权呢?

    策神召集各个星球的执政长,坐在会议室里,商讨下一年度王朝发展计划。星球执政长们把本星球一年的发展状况挨个简略汇报,详细的汇报早些日子已经到了策神手上。

    “现在,我想听真话,你们的汇报文件各方面都不错。文过饰非吗,我懂,也理解你们的想法和不易。但我要听到你们最真实的想法。你们也都知道,也许我比你们更了解你们管理下的星球现状。你们做的文件与事实有许多出入……”

    策神王上看见许多人脸色有变,微微抬起手,面带笑容,接着说道:“但是,我没有追究各位的意思,要是我和你们换个位置,我也会和你们一样。我理解你们,希望你们也能理解我,我要听到你们最真实的想法。少给我来那些虚的。为了王朝的发展,要拿出你们的才智,切实的为你们执政下的星球谋划并有良好的执行能力。我希望接下来你们说出的话每一句话都言者有物,而不是虚应事儿。”

    策神高高的坐着,说完后,就点名,让这些星球执政长挨个汇报,一串串数据在他的质疑中脱口而出,而那些星球执政长却个个紧张,一个星球,矿产种类,各个种类的年产数量;人口出生,死亡;种植种类,雨水天数,各个地域的一年中每日的雨水量,各个植物的生长期,年收获量……

    每个星球都有上万种的工业品,策神都能一一叫出名字,每一种产品所用的原材料,原材料的产地,工业品的产量,运输成本,上百万的公司的名称,注册人,资金,规模,年收益等。一个星球有几亿个官方需要的信息数据,策神张口就来,让各个星球执政长压力山大。

    他们知道当今王上厉害,还是不只一次领教,也都次次做好了最好的准备,但是一坐在王上面前,就千疮百孔,一无是处了。这就是超智脑的恐怖之处。

    他们中间,有三成的人曾在雷蓝依儿手下做事,私下里他们也比较过当今王上和已经是王太后雷蓝依儿,雷蓝依儿没有当今王上这么厉害。也许,雷蓝依儿也都把所有数据都记住了,但雷蓝依儿是个女人,给大家留下了面子。当今王上锐气十足,是与王太后最大的不同。他们中很多人有些怀念王太后执政的那些年了,风和日畅啊。

    当然了,这也只是私下里想,私下里怀念了。上一次,两位王太后返回来,要建什么宗门,雷蓝依儿提前和一些老部下有过联系,让这些老部下响应,给策神王上施加压力。哪知策神王上强力反击,搞得两位王太后灰头土地脸的溜走了。王太后溜走了,王上一点也不客气的举起屠刀,把那些准备响应两位王后的人统统拿下,执法殿随即跟上,开始调查。没有多久各种证据就出来了,贪污,受贿,不作为,媚上,欺下。还有人从旧的体制中来,带着许多旧有的罪过,都被掀了出来。后来,这些人杀的杀,入狱的入狱。王权的斗争从来都是血腥的,而当今王上绝对是手腕强硬的一代君王。

    这一场会议开了一整天,等会议结束后,这些星球执政长看到外面的天空,才松了一口气,又过了一关。

    谁都知道王上这一关不好过,每两年就要有这么一次,说是述职,其实也是王上调整他们的时间。做的好,不用多说,在王上面前,用不着自我标榜,你做的成绩王上一清二楚,甚至比你自己都清楚,必竟你做出的每一个决策都是下面执行的,具体成效是由下面的人报告给你的,其中多少有些不实之处,而王上却能掌握到最真实的东西。

    做的不好,这一次述职也是给自己争取最后的机会,当着王上的面讲出自己没有做好的原因以及接下来若是还在执政长位置上会做出的弥补措施。

    只是,这样的机会不大,但按照以往的例子,也会有破例,有那么一两个人能得到王上给予的机会。这些执政长能得到现在的位置极不容易,没有人想因为做不好从现在的位置上滚下去,还是不光彩的滚。这会给他们的人生抹上极不光彩的一笔。就是以后有机会,想冲击更高的位置也没有可能了。

    现在,走出来的人,一部分人的面色轻松,一部分的人脸色沉重,还有一部分,那是一脸的死气。他们知道,从这里离开,用不了几日,他们新的任命就会下来。一部分原地不同,一部分会升迁,但这只是少部份,他们中大部份的人会从执政长的位置上掉下来,调到闲适的位置上去,要么做议员参政,要么就在哪个看上去清贵,实则无权,无油水的部门。

    这些人离开后,策神王上带着两位王相开始就星球执政长的表现做出评估。结合刚刚诸位星球执政长的表现,最后调整确定升迁和罢官的名单。

    等两位王相离去,策神有些疲惫。他已经强迫自己适应当下的生活,每天面对和处理这些无趣的事情。属下悄悄端来的杯茶,策神嗅了一下茶香,问道:“是我们的茶吗?”

    “不是,是大神王爷的供茶,略含有灵气,王上说过,偶尔可以喝上一喝。今天属下见王上神思疲倦,就自作主张给王上泡上一杯。”属下回话,语气略有些惧意。

    策神笑笑,赞道:“你做的不错,还是有人在好,若是那些机器人,情感都是模拟的,一板一眼的问答,少了些趣味和生机。我大哥也种茶了,这是想明白了,是好事,民生是要大家一起做的,无人去做,王朝就难兴起,不兴趣无处谈强。”

    这位属下想了想,壮起胆子道:“还是王上居高望远,高瞻远瞩。属下就没有想到那么多,属下想的是,这是王爷凑热闹,见王上的茶业公司做的风起,想沾些光。甚至,属下看到王爷的供茶还有些生气,认为王爷不应该与王上争这些小利。”

    策神端起茶杯,嗅着茶香,说道:“王朝一统,这里整个宇宙俱为一体,一个政体,就没有了竞争,很快就是死水一潭。我是王上,本就不该经营那些产业,与民争利。王朝都是我的,我所用,所费都由王朝提供,没有必要去做那些……”

    策神看着这个属下,眼中满是欣赏,尽管他知道这位属下说话有讨好他的意思在里面,目的不是那么纯,但他还是喜欢,谁不喜欢一个向着自己的人呢?在说了,当权者劳心费神,要是身边没有几个溜须的人,活得难免会不安稳。时间久了,会对自己统治的能力产生根本上的怀疑,从而动摇自己对已经施行政策的信心,会做出一些昏头昏脑的事情来,从而影响大局,也给当权者留下错聩的骂名。

    奸不奸不重要,重要的是当权者需要,而且是切实的需要。

    “你啊,站在这里,就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王朝的中心,也是王朝权力的至高点,站在至高点上眼光要是还放不远,那就是心胸和视力的问题了。我虽然喜欢身边有人能说一些让我放松的话,但是也要有营养,不至于让我感到恶心。”

    那名属下身子一颤,马上跪下认罪,“属下知罪!”

    策神笑着摆摆手,“起来吧,不要动不动就跪,我不喜欢这一套。再说了,我也没有说你有罪,你认哪门子的罪?”策神横了属下一眼,属下连忙起来,垂手站立,大气也不敢再喘一声,“以前吧,有太监近侍这种人物存在,如今文明社会,这种东西不存在。你啊不要说他们那样。想得到我的信任,就要做出成绩来。再说,本来我说信任你,也许不是那么十成十的信任,可对我来说,你已经是为数不多的那几个人了。所以,我希望你能把目光放远一些,脑子里也多想一些有意义的事情,那样才能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有价值的启发和建

    策神敲打了一回属下,见属下的恐惧不是装的,便放缓语气,道:“不过,今天你也不错,我要表扬一下,能站在我的角度考虑,虽是有些偏颇,但是必竟是站在我的身边,我的立场去说话,我不在意。我说的那些你记得就行了。以后注意。”

    “是,王上。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请王上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不过,王朝上下一心,还怕什么别人算计,王朝将会与宇宙同存同朽。”

    策神抬手点了点这位属下,“你啊,少说两句才好。还好,我们王朝刚开始,原来有母后盯着,现在了有我盯着,否则,要是换成一个不怎么愿意管了朝政的王上,身边再有你这样的人存在,上下一心,不反也反了。你楫,不用多操心,做好自己就行。记住,你是我身边的人,不是外人,不谄,不媚,不枉,不纵。明目静心就行了。”

    “王上,我记下了。”这名属下不敢再多说,他想起别人在他面前说过的话,在王上面前,自然一些,别作,王上不喜欢那一套,做了就是作,作了后果十分严重。

    策神让属下出去,开始审阅一些重要的文件。

    大神回到天机星,也就是升龙星时已经是十多天后,其实他可以通过星际跃迁直接到达,这笔钱他出的起,只是他想慢慢的回去,在飞船上让自己多考虑一下接下来将要做的事情,凡事要周全,周全啊,周全的让人头疼。

    逍遥王等来了大神,他郑重的表示会全力支持大神去营救武弃星上那些等死的人,没有任何条件。但他也没有对武弃星上那些人再多说什么,不熟有什么可说的。要说熟,他也是只和大神熟,至于其他的,不是死了,就是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样话语权。所以,无情在心,他心里是不怎么在乎那些人的死活的。

    逍遥王也清楚自己这种似是看破了一切的心态太有些超脱了,与现在的种种不附,但他却服从本心,不愿意去深究改变。原来的雷氏王朝对不起他,个个都纠结与权力和利益,从今日的他看往日的他,他也一样,与那些人就是有所不同,也不过是程度轻重不同罢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在盘龙王朝建立后,还想着一些不该想的事情。

    王朝的建立他没有功,有的只是一个尊上生身之父的名声。若是较真,新王朝建立,最要清除的就是旧势力,他这样与旧势力有着深到骨肉里联系的人,是首要除掉的。只因为他是尊上的生身之父才例外。到如今,据他所知,雷氏留下的人只有一个巴掌而已。

    人贵有自知之明,以前他没有,现在经过种种的打击,总是有了。在营救武弃星上那些王子的事情上,他从众,尽管这个众只有策神和大神二人。

    大神松了一口气,他也清楚逍遥王的份量,只是个象征符号。但是在重大的事情上要是没有这个符合存在就不完美。


同类推荐: 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无上魔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