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魔门败类 第二千一百九十八章 柳天波(下)

第二千一百九十八章 柳天波(下)

    听到林皓明这么问,蓝轻语倒是没什么,一旁银凤灵却吓了一跳,生怕林皓明看出什么。

    事实上林皓明也只是随口一问,此时的他还是很信任蓝轻语的,反倒是这银凤灵,以及寒凝香他一直觉得这两个丫头有些古怪,只是一时间没工夫搭理她们,就让骊儿注意一下这两个人,没想到骊儿毕竟没有经过什么大风大浪,在寒凝香有意掩饰之下,什么都没有发现。

    蓝轻语这个时候却笑着应对道:“这是我听来的故事,说银叶夫人的女儿,明明已经百岁大,但还是个小女孩,觉得有趣就全记下了!”

    瞧着蓝轻语此刻笑容,银凤灵心理也不由得嘀咕起来:自己当初跟着这位轻语姐姐的时候,可没少被她因为这件事戏弄过,但是轻语姐姐还是自己最疼爱的好姐姐。

    “这倒是真有些意思,这个柳天波也算是一方豪杰了,那个银叶夫人呢?你知道她为人吗?”林皓明问道。

    “这个知道的倒是不多,毕竟她向来较为低调,不喜欢抛头露面,也极少有什么传闻故事出现,不过要说为人的话,金凤帮倒是并不骚扰金湖周边百姓,就算作案大多也都是那些官署或者为富不仁的富户,算起来还是颇有侠义之风,所以在金湖周边,并不遭百姓痛恨,反而不少人都拥护他们,这也是为何金凤帮可以屹立金湖这么久的原因。”蓝轻语道。

    “这倒是真有些意思,我明白了,多谢曾姑娘你告知这么多了!”林皓明听了这些,心中倒是真有些想法觉得可以去做了,毕竟她说的,和姚冬等人打听到的,有些地方也是相近的。

    “轻语,你伤势还没有好,就问你这么多,你也辛苦了,老爷,你先回去吧,我再给轻语检查一下伤势!”舒思月柔声道。

    “好……好,都听夫人您的,曾姑娘你注意休息,我先走了!”林皓明微笑着告辞道。

    “大人客气了,轻语无法相送……”

    “你这丫头,别客气了,快躺下,我给你看看,伤好些了没有!”舒思月不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的话,那态度,就真和自家人一般。

    “那就有劳夫人了!”蓝轻语听了,嫣然一笑,乖乖的躺了下去。

    柳天波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处完全不同的牢房里,虽然依旧是密封的牢房只有一扇铁门死死管着,但这里没有那种充满了死气的味道,牢房之中不但有自己此刻躺着的床铺,还有一条崭新的被褥盖在身上,一旁还有桌椅,桌子上还放着一只大茶壶,和两个洗的干干净净的茶杯,而自己也没有再被锁住限制行动。

    如此情形让柳天波大为吃惊,他记得之前清醒时候,最后的意识就是无尽的痛苦和戚天龙逼着自己开口,自己并没有开口,却给自己如此好的环境,难道戚天龙硬的不行,开始来软的了,可自己从来没听说,这戚天龙还会来这一手?这实在太让古怪了!

    随着刚开始惊讶消失,戚天龙很快感觉到自己胸口和腿上传来的隐隐疼痛,这是之前拷问时候留下的。

    低下头看了一眼伤口处,胸口和腿都被包裹了起来,明显能闻到淡淡的药香味,虽然不知道用了什么药,但除了疼痛之外,倒是一直有些暖洋洋的,似乎真的对伤势有很大帮助,而且让他更加吃惊的是,自己一醒来就感觉到精神很不错,仿佛不像是一个被严加拷问的人。

    柳天波一时不解,自然思考了起来,可是思考了许久也没有想出原因,最后他特意用没受伤的腿支撑自己到来桌子边,发现茶壶里真装了茶水,就倒了一杯喝起来。

    就这样,过了不知道多久,忽然牢门传来了一些声响,他转头朝着门口看去,只见到一个官吏打扮的男子,出现在了门口,而他手中居然还提着一个看上去十分精致的食盒。

    男子就这样走了进来,笑盈盈的把食盒放在了桌子上,而门外的牢卒,直接关上了牢门,仿佛并不在意眼前之人和自己这个要犯在一起。

    “您是?”终于柳天波忍不住开口问了起来。

    男子笑盈盈的坐在了凳子上,也没有回答,而是打开食盒,从里面拿出了四盘颇为诱人的菜肴,最后还拿出了一壶酒,放在了桌子上。

    “柳先生之前受苦了,这是我从附近酒楼专门为你买来的几道小菜,这一壶是暖阳酒,对先生来说也是有益身体的!”男子笑着朝之前柳天波动过的茶杯之中倒了一杯酒。

    “阁下到底是谁?”看着对方一举一动,闻着这菜肴的香味和飘散出来的酒香,柳天波心中的警惕也越发的浓郁了。

    “柳先生无需多虑,我不是戚天龙的人,事实上戚天龙如今真关在先生隔壁,当然这牢房有禁制结界,就算隔壁大喊大叫,先生也听不到的!”男子笑着说出对方最担心的事情。

    柳天波听了,却更加狐疑,盯着眼前男子许久,这才惊骇道:“你说戚天龙被关起来了!这怎么可能?”

    “戚天龙是被左同知大人关起来的!”男子微笑道。

    “左同知!”柳天波听了更加疑惑,望着对方是越发糊涂了。

    虽然一时间想不通到底怎么回事,但很快他还是明白了什么,问道:“你是左同知的人?”

    男子微微一笑,朝着柳天波抱拳道:“在下姚冬,刚刚上任诀曹副狱史,今天是我就职的第二天。”

    “诀曹副狱史?”柳天波大量对方,一时间还是有些糊涂。

    “柳先生当我是这里临时牢头就可以了,我是专门负责先生你和隔壁戚天龙的事情的,先生之前受苦,不如先喝杯酒,吃点东西,也好让自己尽快恢复些。”姚冬似乎直白的说道。

    柳天波虽然不怕对方在酒菜里下毒,但也实在想不通这个自称左同知之人的姚冬,到底有什么用意,如此好酒好菜招待,似乎也太客气了,所以尽管对方客气,但也没有动,反而又接连问道:“这里不是刑房大牢了吧?戚天龙是怎么被抓起来的?”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