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魔门败类 第九百六十八章 阁主

第九百六十八章 阁主

    <!--go-->依旧是魏宁等人出发时那个房间,只是如今的魏宁躺在了一张床上,整个人都昏迷不清。

    房间之中彭仙儿并不在,那个老者正在为魏宁检查身体,不过在他检查时候,却恭恭敬敬的走到了一名看上去不过只是中上之姿的少妇跟前,有些紧张道:“阁主,这魏宁中的,应该是一种罕见的血毒,救活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不过这修为恐怕会连跌数个境界。”

    “哼!废物一个,这么多人出去,竟然还让关尚被杀了,真是废物!”夫人听了回答,并没有对魏宁有一丝同情。

    老者见她这般,虽然有些为难,但还是开口道:“阁主,此事也怪不得他们,毕竟动手的是炼虚期顶峰的修士,就算他们全力保护,估计最后也只有全部殒命的下场,我们最重要的还是彻查叛徒,这一次消息接连泄露出去,显然我们阁中叛徒不止一人啊。”

    “知道消息的,除了你们几个,知道的也不多,我安排照顾关尚的,也都是信得过的人!”妇人说着,目光一一的从裘家兄弟和杭祈雨身上扫过。

    被这位阁主目光扫过,他们三个也都感到有种说不出的恐惧,下意识的把头低下去,不敢直视。

    “你们三个,从现在开始,不准离开这里。”妇人虽然恼怒,不过这几个人也都是手下骨干,直接不管不顾清理掉,绝对也会让阁中其他人心寒的,所以也只能这样办了。

    “多谢阁主,我们几个绝对不会离开阁中一步的。”裘文算是几个人中心思最机敏的,立刻感谢起来。

    “裘文,我知道你是几人之中最聪明的一个了,这件事你是亲历之人,你自己怎么看?到底是谁动手的?”妇人问道。

    听到不是问责,裘文也稍感轻松的答道:“阁主,因为事出突然,我也不好判断,真正杀了关尚的是哪一方的人,不过后来围攻我们的那些人,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四皇子的人。”

    “四皇子,你肯定?”妇人问道。

    “有七成把握,因为那首领命令的时候,叫出了‘乙七、乙八’这样的称呼,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四皇子暗中训练了一批死士,这些死士按照修为分为甲乙丙三等,并且按照实力排号,甲等都是炼虚期修士,丙等都是元婴期修士,这次出动的应该是乙等死士,而且还是乙等死士里面很强的一批人,毕竟能够排进前十的,估计单独对上我,我只有逃命这一条路。”裘文颇为详细的说道。

    “你倒是知道不少,四皇子的确训练了这么一支人,不过四皇子身为三殿下的亲弟弟,自己没什么本事不说,却还嫉妒哥哥才能,反而要害哥哥,若不是三殿下看在皇后娘娘的份上,早就把这个不成器的弟弟灭了。”妇人这个时候,丝毫不严实对四皇子的不屑。

    “三殿下文武双全,诸多皇子之中是最出类拔萃的,否则我们也不会甘愿投入三殿下门下了!”裘文跟着附和道。

    “你说的不错,不过虽然老四没有什么本事,但他训练的这批人的确有些厉害角色,乙七乙八,已经是乙等很厉害的角色,加上能命令他们的,肯定排名还在他们之前,这样三人联手都不是那个林皓明的对手,那个飞升修士也太厉害了一些吧?恐怕就算是关尚也不是他对手,裘文你说呢?”妇人这次似乎对林皓明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阁主,此事千真万确,以我对其判断,的确就算是关尚,也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他是刚刚飞升的修士,又是魔崖城少城主的人,应该不会牵扯到这事情里来。”

    “我当然知道不是他,关尚或许赢不了他,但也不会一点动静都没有被斩杀的,而且炼虚期的荒兽,也不是他一个化神期修士能对付的,只是此人如此厉害,恐怕在整个圣域之中的化神期修士里,也能排进一手之数。“妇人伸出了自己一只白皙的手掌道。

    “阁主,你说既然这林皓明这么厉害,若是主动与之交好,说不定那件事情还可以让他参加啊!”老者这个时候忽然开口道。

    “若是他真的这么厉害,参加那件事倒也的确更有把握一些,但是他很明显是苍汐那个小子的人,苍汐此人可不好对付,特别是现在他们父子都没有要帮谁的意思,我们现在去挖墙脚,把这样一个人从他身边弄走了,恐怕会引起他极大不满,到时候反而坏了大师,这个林皓明交好就可以,不要想太多,至于那件事,殿下自然有自己的打算。”妇人说道。

    “阁主,到底是什么事?”裘文听了他们说了这么多,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什么事情?你需要知道!”妇人一听,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裘文知道自己多嘴了,问了不该问的话,立刻战战兢兢求饶道:“是小的胆大妄为,还请阁主念在我初犯,饶恕一次!”

    “哼!”妇人见裘文求饶,只是冷哼了一声,没有开口。

    裘文见妇人不说话,本来悬着的心也放松了下来,他知道,阁主不开口,等于默认饶恕他了,不过此刻他也不敢再开口了,而气氛又一次变得格外凝重起来。

    老者看着这气氛实在有些尴尬,于是立刻机敏的换了话题,开口问道:“阁主,这魏宁怎么办?”

    “哼,这件事情,就算是有内奸,也是需要有人抗的,既然魏宁已经这样了,也就没有什么用了,接下来怎么办,你知道的!“妇人说道这里,收起继续留在这里的意思,直接起身离开了。

    其他人听到这话,心中不由的感到有些悲哀,脸色也都变得不是很好看。

    老者等妇人走出去之后,这才松了口气道:“哎!你们放心,虽然责任魏宁扛了,我也不会要了他命的,毕竟为阁中也出过不少力。”

    老者的话,让剩下三人听了多少有些安慰,他们倒不是真的和魏宁有多么深厚的交情,主要是兔死狐悲之心,如今知道阁中多少还是留下一点人情,他们也稍微安心了一些。(未完待续。)<!--over-->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