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踏天争仙 第二十四章 还匾

第二十四章 还匾

    <font color=red></font>已启用最新域名:www.<font color=red>biquge001</font>.com ,请大家牢记最新域名并相互转告,

    “我叫蔫坏!”方荡现在也不说自己叫做好运了,直接改名叫做蔫坏了,或许是因为他被郑守他们叫习惯了,所以脱口而出,毕竟在整个公主府中,除了靖公主外,没有人叫他好运。

    王火皱了皱眉,这是什么烂名字?不过看了眼地上翻滚折腾的夺命双脚,王火觉得这个名字起的一点都没错,这个坏小子确实蔫坏儿。

    王火是二王子的人,二王子手下能人辈出,远远不是四王子能够比较的,王火要想出人头地,就必须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来。

    现在,就是他证明自己有资格得到更多的玉贝石的时候了,他要毫不留情并且要极端残忍的杀掉方荡,这是二王子的命令,公主府打残了四王子两名侍卫,事情已经闹大,他们虐杀个公主府的人,也没什么大不了。

    王火嘴中吐出淡淡的猩红色雾气,第三步正要迈出,大门台阶上陡然传来血液如雷奔吼的声响,紧接着这声音嘎然收止,取而代之的是铁器相互敲击般的声音,清脆铮鸣。

    这声音一下就吸引了王火的目光。

    靖公主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破淬血境界,正式步入铸骨阶段,那铁器敲击般的声音,就是叩骨之音。

    靖公主双目微微眯起,眼中神色不善。

    王火感觉到一种强大的精神锁定了他,浑身上下犹如针刺一般,似乎只要他王火再往前踏出一步,靖公主就会亲自出手杀了他王火。

    王火身形凝在那里,抬起的脚怎么都无法落下。

    此时轿子之中二王子脸上露出无趣的神情来,撇了撇嘴,唇角轻动。

    轿子外面的王火如蒙大赦,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他本就不是靖公主的对手,并且他投靠二王子已经够不要脸了,要是再和老主人动手,简直无异于禽兽了,若是能胜也就罢了,即丢了人又打不赢,他的作用在二王子眼中、将贬得一钱不值。

    王火当即扭头,这悬在空中的一脚才算是落了下来,王火此时才发现,他后背竟然湿了一片。

    王火一摆手,几个奴仆还有侍卫纷纷离开,那华丽的马车也不用轿夫驾驭,四匹骏马自行迈步,踢踏作响,缓缓行驶起来。

    四王子低声嚷嚷道:“二哥,你干嘛?我废掉了两个手下,就这么灰头土脸的走了?我丢不起这张脸。”

    二王子重新靠回包着软布的轿墙上,依旧是一副被掏空了精气神的纨绔样子,“留下来怎么着?你没看到那贱婢要亲自出手了么?王火那小子修为根本不够看,叫他上去,不过是徒增羞耻罢了,没有必要一次将人都丢光了。”

    四王子怒气滔天,开口道:“二哥,那背主的狗才没用,我完全可以亲自动手,狠狠揍那贱婢一顿,怎么也得将这个场子找回来才成啊!”

    二王子睥睨了四王子一眼,淡淡的道:“老四,你是普通人么?你是王子,若什么事情都亲自出手,还要你的王子身份脸面么?成何体统?你和那些卑贱的下等人有什么区别?那贱婢不过是咱们消遣的一个玩具罢了,她一时风光而已,对这种货色没必要太上心。咱们的真正对手是老大。”

    二王子说完,便不再理会四王子,而是皱眉沉思,显然不是在想靖公主的事情,而是琢磨值得他去思考的东西。

    眼瞅着二王子、四王子的马车就要离开,王火也带着一众仆人退走,憨牛捂着肩膀吐了口口水,人家打上门来,想走就走,他们身为公主府的人他们能够做的也就只有如此了。

    “等等!”一个突兀的声音忽然响起,这声音清脆略显稚嫩,原本公主府门前沉寂得吓人,这声音一吐出来,就显得格外刺耳。

    王火诧异的扭头望去,不光王火,公主府的人都齐齐看向方荡。

    靖公主微微皱眉,她虽然很想叫住二王子还有四王子好好的教训他们,但她很清楚,自己办不到,哪怕她已经进入了铸骨阶段,也依旧远远比不上二王子。

    还有她在整个王府之中属于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那种,整个王府的人都在等着她出丑,所有人的都恨不得将她踩在脚下,她安安静静的不惹事还好,若是她和二王子、四王子真的动起手来,吃亏的定然是她,所有的人都会指摘她的不是,尤其是一直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云王后,她绝对不能给云王后半点机会。

    靖公主现在最首要的是修炼进入练气境界,只要一步迈进去,人生大不同。

    进不去,一切休提,她实在没有时间和精力浪费在和二王子还有四王子争斗上。

    靖公主没想到方荡竟然在这个时候开口。

    人人好奇,就连轿子之中的二王子都亲自挑开轿帘,看向方荡,能够叫二王子如此关注,这对于方荡这样的人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殊荣。

    方荡依旧是一张人畜无害的呆萌表情,这表情迎上二王子的人投来的冰寒目光,使得二王子的人们尽皆诧异,搞不清楚这个好似没有完全开化的家伙究竟在想些什么。

    就见方荡小跑了两步,跑到三条下巴上满是苦嫂鲜血的大狗面前,方荡对着三条狗咧嘴一笑,虽然是笑,但方荡身上的那种纯粹的野兽气息瞬间使得这三条大狗瑟瑟发抖,夹着尾巴惊慌后退。

    牵狗人远没有狗的直觉灵敏,愣愣的看着笑呵呵的方荡,就在他琢磨着现在就放开狗绳,将这个小崽子咬死的时候,方荡抬起脚来,呱唧、呱唧、呱唧,三声脆响,将三只狗脑袋全部踩烂。

    方荡从小在烂毒滩地中杀那些变异的野兽为生,杀眼前这几只小狗,实在太轻松不过了。

    将给方荡盛饭的苦嫂咬成那个样子,方荡绝对不会放过他们。

    打狗也得看主人,之前鸽子不是不能将三条撕咬苦嫂的恶犬直接踢死,而是不能踢死,踢死了这几条狗,二王子,四王子的颜面下不来,事情就没办法解决了。

    鸽子等人顾虑重重,但方荡心中却没有这么多的计较,谁对每天准时给他饭吃的人不敬,他就杀了谁!

    方荡踩死了三条狗,那牵狗的大怒,四周二王子四王子的仆从们齐齐大喝,当即就要跟方荡玩命,结果方荡相当没品的掉头就跑。

    就在二王子四王子手下齐齐愤怒大叫准备追赶方荡的时候,方荡竟然不是逃窜回靖公主府,而是将地上的那块硕大的牌匾拎了起来,随后一只手拽着牌匾,朝着二王子、四王子的轿子跑去。

    牌匾拖在地上,发出刺耳的擦地声,二王子、四王子的人又是一愣,随后眼睁睁的看着方荡将用烫金大字写着的‘胯下奴狗,无卵男儿’的牌匾扯到了没有轿夫的轿子前。

    所有的人都呆住了,二王子四王子手下的更是齐齐大惊失色,他们倒不怕方荡会将二王子四王子怎么样,二王子四王子修为都不低,况且每一个王子都有隐秘的存在贴身保护,但方荡要是真的冲撞了二王子,四王子他们的罪过就大了。

    就见方荡直接将牌匾抡起,咚的一声,重大的牌匾狠狠地砸在了轿子顶上。

    那牌匾做工其实蛮粗糙,但也有二三十斤重,砸在坚硬的铁骨轿子,上整个轿子微微一颤,发出的声响虽然并不算太大,但却足以震颤人心,简直就如铁锤砸在在场所有的人心上一般。

    那可是二王子的马车。

    马车中二王子那双张不开的双目此时眯得几乎只剩下一条线,而四王子怒火中烧,眼睛之中都快喷出火来了,他们这么尊贵的身份,竟然被一个区区的侍卫如此羞辱,他必须将外面那个傻小子碎尸万段,四王子几乎要立即跳出马车。

    不过他的手腕被二王子微微一扯,被生生拉住。

    四王子一愣,扭头道:“二哥这你都能忍?”

    二王子呵呵一笑道:“忍?我对老大能忍,对父王能忍,对一块脚底泥忍什么忍?你说一只老鼠若是激怒了一只老虎,老虎会怎样?”

    四王子想了想道:“抓住老鼠吃掉!”

    二王子笑着摇头道:“无趣,一口吃了有什么意思?我更喜欢一点点拔毛剥皮,本来一个小小的侍卫不值得我下功夫,不过,正好他得罪了我,借着这个机会,我要好好羞辱一下那个小贱婢!今天时间不多,一切等我应付完大王子再说。”

    四王子背脊上感到一阵寒凉,二王子犹如一座冰山,使得轿子里面变得堪比冰窟一样,他清楚的感觉到自己被二哥抓住的胳膊上蹦起了一片片的鸡皮疙瘩。

    “红殇!”二王子轻吐两字,二王子身后一股淡淡的风气涌动,轿子上面的牌匾嘭的一声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弹开,整块牌匾在空中被炸得四分五裂。

    莫名其妙的,方荡感到一股大力猛的袭来,直接将他撞飞十几米,要不是郑守一下将他接住的话,他估计要被摔个狼狈十足。

    如同弹开尘土一样,将方荡弹开,二王子的马车再次动起来,缓缓离去。

    这一次,没有人再叫停马车,王火头也没回的跟在马车旁边,一直到马车消失。

    郑守双目微微眯了眯,内中闪现出一丝迷惘无奈,轻轻叹息道:“既然选了自己的路,就坚定走下去,希望你能够在自己的路上走好。”

    方荡此时正在郑守怀中,刚才不知道什么力量袭击了他,使得他胸口闷成一片,喘息都有些费力,不过舌根下的奇毒内丹一震,这一切不适就彻底消散。

    方荡有些诧异的看向郑守,他不太明白郑守的话,郑守不是应该非常恨王火么?

    感受到方荡的目光,郑守苦笑一下道:“天下只有负父母的儿女,哪有负儿女的父母?他再不是东西,在我心中……哎,等你有了孩子就懂了。”

    公主府此时忙碌起来,鸽子受了重伤胸口塌瘪,憨牛锁骨粉碎伤得也不轻,砖堆中挖出来的豹子稍好一点,但现在也闭着气。

    郑守用力的拍了拍方荡肩膀,要不是方荡这次找回一点场子的话,他们公主府就名声扫地了,虽然以往也经常有狼狈的时候,但今天的这个亏吃下去的话,尤其是那面写着胯下奴狗,无卵男儿的匾额,从今往后就再也别想直着腰见人了。

    不过此时所有的人看方荡的眼神都变了,有惊讶,有惊叹,有喜悦,有亲近,但同时,他们的心中都蒙上了一层阴影,方荡这一次将二王子还有四王子得罪到家了。

    二王子还有四王子虽然走了,但绝对不会如此善罢甘休,尤其是二王子,性情阴沉狠辣,行事更是不择手段,非常可怕。

    被欺压惯了的他们心中顾虑太多了。

    靖公主的声音传来:“好运,随我来!”


同类推荐: 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无上魔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