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三千二百六十五章 父子之间

第三千二百六十五章 父子之间

    包括暴雪和左风等在内,在场不论敌我所有在场之人,此时都认为,这一次的阵法攻击注定是躲不过了。

    甚至暴雪他们五个人,也都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这阵法的破坏力他们虽然没有正面硬抗过,但是其具备的大致破坏力,他们可都是亲眼见识过的。

    作为御念期强者子午出手,仍然还是让自己手下一死一伤,而且是被巨大的力量,碾压成了碎肉末。如果是自己等人,面对这样强大的破坏力,同样没有没有办法抵挡。

    本来以为这次已然陷入了死局,甚至那阵法攻击已经发动,即便有人能够操控阵法,那也必然是在这一次攻击之后的事情,所以左风等人想不出自己等人有逃过一劫的可能。

    可就在这间不容发之际,一道如鬼如魅般的身影,好似凭空出现在了左风等人的身边。如果说那个身影不是人,手脚四肢和容貌分明就是一名人类,可若说其是人,不论是他的气质、动作都与一般人类截然不同。

    这突然出现的身影,是以一种极高的速度冲出,此人不光双手力量大的惊人,就连双脚脚趾,也同样能发挥出恐怖的力量。

    逆风和琥珀就是被此人,准确的用脚趾捏住后领,轻若无物般的拖走。左风和幻空是被他随手抓住了腰带,倒提在后肩处。最后还剩下一个暴雪,这个家伙就直接张嘴咬在暴雪的衣服上,五个人就这样被其拖着飞了起来。

    要知道此时众人虽然身处大五行阵法中,可是这片空间内的规则之力,仍然还在发挥作用,每个人都会受到陷空之力的影响。

    可是这突然出现的家伙,竟然好像能够与周围的规则稍微抗衡一二,五个人就随着他直接冲天而起。

    包括后面追赶而来的鬼魈阁和四象盟的人,已然是蓄势待发,准备要动手将人擒下。结果却被眼前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搞的有些不知所措。

    “轰”

    暴雪等人刚刚被拖走,两股恐怖的阵法力量,就猛然间碰撞在了一起,那恐怖的碰撞下不仅震的人耳鼓嗡鸣,暂时听不到周围的其他声响看,甚至感到周围的空气都在猛烈的颤抖。

    许多人几乎下意识的心脏漏跳了一下,直到那狂猛的震荡之力,逐渐的消散开后,大家才同时喘了口气。

    “不能让他们跑了!”鬼魇最先反应过来,接着就厉声喝道。

    “没错,鬼魇长老,大家合力先将这这几个家伙抓住再说!”此时的子午,似乎与鬼魇已经成为多年的老友般十分默契,可实际上双方却各怀心思。说着的是要将对方全部擒拿,可是目光却是紧紧盯着那刚才突然出现的身影。

    大家此时都只有一个疑惑,这刚刚来到的家伙,到底是人还是妖,又或者说这家伙非人非妖?

    从外形和容貌上看去,分明就是个普通人类,也许非要说外形上的不同之处,就是其四肢似乎比一般的人类要略长一点。不仅双腿很长,双臂垂下来已经堪堪能够触碰到膝盖了。

    上半身近乎完全,下半身除了穿戴了冰晶模样的铠甲外,也几乎都裸露在外。没遮没掩之下,对其身体的结构,以及皮肤都看的很清楚,与普通人类没有什么不同。

    然而如果说外形和容貌与人类一样,那么这家伙的气质、气息和动作等,就完全不能划入人类的范畴中了。

    首先是那动作,完全就是一只灵活的野兽,而根本不像是一般敏捷的人类。每一个动作看起来都非常的夸张,却又同时充满了野性的爆炸力,同时又隐隐附和某种自然规律,仿佛是来自山林中的野兽一般。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武者会习惯性的对任何目标进行探查,感知对方的气息变化。而眼前这个家伙释放出的气息,完全就是一种兽能的感觉,与人类的灵气有着极大的不同。

    不管是鬼魇,又或者是子午,都会不约而同的产生一种感觉,暴雪那五人能够在阵法中撑到现在,绝对与眼前这个“怪物”有着极大的关系。

    这神秘的家伙,在带着五个人的情况下,只斜斜的冲上天空大约四五丈的距离,便在陷空之力的影响下掉落。只是他下落的速度并不算太快,自然也不会有太大的冲击力。

    “嘭”

    五个人的体重,再加上陷空之力的效果,全部都集中到了眼前这一个人的身上,所以在落地的时候还是不可避免的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

    在即将落到地面前,这神秘的家伙,还没有忘记被自己用双脚脚趾抓着的,琥珀和逆风给甩出去,否则他们俩可就要承受全部坠落的冲击了。

    大家稳住身形后,不管是幻空还是左风,都在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家伙。甚至就连暴雪此时也同样瞪大双眼,上下打量起眼前被他称为“儿子”的家伙。

    左风等人的感觉,倒是与鬼魇和子午他们相同,首先可以判断出来的是,眼前这个家伙并不是什么人类,起码不是纯粹的人类。

    同时左风也能够感觉到,这家伙甚至与琥珀和自己这种,身体进行过改造的不太相同。因为自己等人运用的仍然是灵气,可是眼前这个家伙,他所使用的却完全是兽能,而且是相比于逆风还要纯粹的兽能。

    化形后的逆风所运用的已经是灵气,不过他若是恢复妖兽本体,自身能量也将会随之变成兽能。可就算是逆风运用的兽能,似乎都不及眼前这个家伙来的更加纯粹。

    这样的发现让左风等人也是惊奇万分,最后那好奇的目光,还是落在了暴雪的身上。如果说眼前这家伙比较特殊,是因为冰原一族的缘故,那么冰原一族的族长就摆在眼前,他们两者之间根本就没有相似之处,从外貌到气质,从神态到气息,恐怕除了本身属性都是冰寒类,根本就没有办法将他们二者联系到一起。

    “寒冰!当年的我一意孤行,错都在我一人之身,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你能够听听我的解释。”

    暴雪望着眼前这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双目之中表现出来的,却是与任何一位父亲没有什么不同。可能多出来的一些,就是他对于眼前青年人深深的愧疚。

    这被称为“寒冰”的家伙,目光有些复杂的凝注在暴雪身上,似乎有矛盾,有不满,有痛苦,可是那份浓浓的亲情,却也同样没有任何掩饰的表现了出来。

    “东五步,停!”

    恰在这个时候,青年人猛然间开口,说出了一个方位来。暴雪几乎没有犹豫,立刻冲着左风等人说了个“来”,便飞快的向东而行。

    他们这边才刚刚离开,紧接着就在他们之前驻足处,出现两股强猛的阵法冲击,在他们面前对撞在了一起。

    到了这个时候,不管是左风等人,还是鬼魈阁和四象盟的人,哪里还不清楚,之前能够成功避开阵法攻击,明显就是眼前这个古里古怪的家伙的缘故。

    “就是他,抓住!”鬼魇眸中寒芒一闪,抢在四象盟之前向三名手下发出命令。

    旁边四象盟的子午,虽然稍微慢了一瞬间,不过他还是很快便反应了过来,马上就命令手下众人。

    “大家一起上,必须要将这个家伙抓住!”

    鬼魇和子午都没有明确的说出目标是谁,可大家也不是傻瓜,根本不需要听的清楚明白,已然清楚的知道了自己的目标。

    这边几个人刚刚动身,阵法攻击便已经出现,而他们准备对寒冰出手,反倒是成功躲开了一次攻击。

    “你想要说些什么?”

    那被称为寒冰的青年人,看向暴雪淡淡的说道,同时眼角余光不经意间扫过鬼魈阁和四象盟的人,却并未将对方放在眼中。末了他也只说了句“这边”,然后便当先行去。

    五人没有犹豫,与之前一样暴雪在前,其他四人跟在后方,只不过这一次是由这叫寒冰的青年亲自带路。

    直到这个时候,左风才特别留意到,这叫寒冰的青年人,身上穿着的冰晶铠甲非常特别。以自己的眼光,竟然看不出来那铠甲究竟是用什么材料,以何种方式打造而成。

    “师父,这青年人穿的是什么铠甲?”左风悄悄的向幻空精神传音。

    幻空倒是早就注意到青年人的铠甲,此时传音给左风,说道:“这铠甲的材料绝不是坤玄大陆上所有,这铠甲本身,似乎能够与这片天地的规则相呼应。这样的铠甲,我实在无法想象是出自人手,这青年身上的秘密恐怕不简单。”

    听到幻空如此说,左风心中不禁一凛,他也算是见多识广,可是面对眼前这青年,却有种自己对这世界根本不了解的错觉。

    “当年你大伯震天,闯那八门拘锁阵法,这一去就再不见踪影。而我们冰原一族在那种情况下,根本无法与强大的叶林抗衡。偏偏对方早就有所蓄谋,对天屏山脉出手的时候,便已经将我们冰原一族计算在内。”

    顿了顿,暴雪用颤抖得到声音问道:“你可知,那些被擒的族人,都遭遇了什么?”

    寒冰身体轻轻一颤,似乎他从出现到此刻,情绪终于有了那么一点起伏。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