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三千二百三十一章 难解遗话

第三千二百三十一章 难解遗话

    囚锁的变化大大出乎了左风的意料,或者说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之所以没有在落入河中后,就立刻丢掉性命,竟然是这一对囚锁救了自己。

    这一对囚锁当初获得的时候,本身近千斤的重量,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沉重的负担。而对于当时还没有达到炼骨期的左风来说,就只是带着一只,反而包括行、走、坐、卧这些普通人轻易办到的事情,对左风都变得异常困难。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左风凭借自己强大的韧性,咬着牙一点点的去适应,逼着自己去接受这可怕的重量。

    连左风都无法准确的判断,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手腕上的囚锁渐渐不再是负担,甚至在战斗中,左风会反过来利用囚锁本身的重量,作出一些普通人难以想象的动作,从一些诡异的角度发起攻击。

    有了适应第一只囚锁的经验和能力后,第二只囚锁在相当短的时间内,便让左风顺利接受。

    以后的日子里,左风反而渐渐习惯了囚锁的存在,尤其是在玄武帝都,遭到药驼子偷袭的时候,若非没有囚锁自己当场便会被击杀掉了。自从那一次的事情之后,左风会习惯性的带着囚锁,除非特殊情况摘下来,过后又会立刻重新戴上。

    想当初在玄武帝国,夺天山的幻卓等一群师兄弟,曾经利用空间裂缝埋伏发动偷袭。结果若非是左风带着囚锁,当时可以说必死无疑。

    这囚锁一直留在身边,左风也习惯了紧急关头利用囚锁来保命。不管左风遇到的敌人多么强大,哪怕是神念期强者,都没有能够破坏囚锁,最多也就是能够稍微给囚锁留下一丝淡淡的痕迹。

    不管左风如何研究,却始终没有搞清楚,这囚锁到底是由什么材料打造而成,也不知道这囚锁使用什么方法炼制而成。

    至于这囚锁的功能,除了具备强大的防御力外,最为特殊的地方,就是他能够吸纳空间之力,将巨量的空间之力存放在其中。

    可是这充其量也不过就是个容器,存放空间之力的容器,顶多是将存放的空间之力,再进行一番提炼和净化,使得空间之力变得更加纯粹。

    这个特点对于左风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除了能够顺利的激发传送阵法,另外一个就是借助囚锁的空间之力与天地规则沟通。

    只是激发传送阵法,完全可以使用困灵石,而对外界的探查,左风可以直接使用念力,所以囚锁的这些辅助能力,反而变得越来越鸡肋。

    让左风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几乎就剩下防御可利用的囚锁,却是在今天成为了自己的救命稻草。毕竟现在左风也不知道,自己的小命是否能够保住,他此时整个人还深陷“绝灵河”中,所以目前的囚锁充其量也不过就是根“草”。

    当那杂乱没有任何规律的声音,逐渐变成了人的声音后,左风自然明白过来,想要探寻囚锁的秘密,以及自己身处这片“绝灵河”中尚未死去的原因,都还要在囚锁之内去寻找。

    这一次左风毫不犹豫的取出了三块空间晶石,如果凭借左风的能力,他恐怕得到一块都极为困难。好在裂天虽然不肯直接出手帮自己,但是讨要空间灵石,对方倒是非常大方,甩手就是数十块。

    三块空间晶石直接砸在囚锁表面,不知道是否因为这一次的同时释放的空间之力太强,左风竟然感受到了一丝丝空间的涟漪荡漾开来。只不过空间之力,最终还是被抽入囚锁当中去了。

    “叮”

    一声清脆又十分悠扬的声音,突然从囚锁当中传递而出,在这个将左风五感都封闭的空间中,这算是他听到最为清晰的一个声音。

    而这个声音,并不是若隐若现,也不是那种似有似无,而是让左风能够清晰的判断出,它是从囚锁之中传出来的。

    这声音有些特别,带给左风的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极为古老的枷锁,在尘封了无数岁月后突然被解开。而这个枷锁被解开的瞬间,立刻就有着什么被释放出来一般。

    这纯粹只是一种感觉,甚至也可以说那是左风的一种猜测或想象,他没有任何的证据,来证明有任何东西从囚锁中被释放。

    正因为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感觉,所以左风这个时候变的非常紧张,仿佛呼吸和心跳都彻底停止。修为达到他这个程度,闭气个把时辰轻轻松松,即便是心跳也能够以一种龟息的方式缓慢而轻柔的跳动。

    周遭的一切仿佛又重新消失,左风感觉到自己又重新失去了一切,甚至连最后的希望此时都在一点点的失去之中。

    然而,就在左风慢慢陷入绝望的时候,一道平缓轻柔中透着无尽沧桑味道的声音,十分突兀的在耳边响起。因为那声音来的太突然,左风吓的浑身一颤,汗毛都全部竖了起来。

    “小友,想不到还能够与老夫见面吧,其实不光是你,连我都感到非常意外呢。”

    当听到这个声音的瞬间,左风心脏就是猛的一缩,同时在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宁霄”两个字。这个名字从未曾被忘记,也不可能被忘记,那毕竟是左风重新获得新生,能够获得今天这一切的基础。

    可是左风却从未真正了解过宁霄,除了当年对方近乎“一厢情愿”的给了自己机缘,之后的一切似乎就再也没有插手过。

    可是对方所留下的一切,又仿佛如影随形的跟在自己的身边。囚锁、纳晶、炼药和炼器典籍,以及在纳晶中那珍贵的药圃。

    更加诡异的是,自己遇到药寻,从他那里获得了八宝药炉,后来又机缘巧合的进入了八门空间。经历了这些之后,左风甚至都不敢相信,这一切全部都是巧合。

    可如果真的是宁霄安排的,自己又有太多次,处在生死边缘。包括当初规则之兽裂天与虚破空,从自己的身体内脱困而出。

    比如在八门空间中,面对强大的阳冥兽,以及突然出现的虚破空,自己不是在死亡边缘徘徊,左风感觉自己已经可以改名叫做“死亡边缘”了。

    万万没有想到,这一次探索极北冰原,意外的又一次得到了宁霄的线索。而且在听到这声音的瞬间,左风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念头,这极北冰原内的冰原族祖地,恐怕也与宁霄有着某种联系才对。

    “既然你已经来到这里,那么我相信你应该也是获悉了一些传闻,想要到那冰原最核心处探宝吧?”

    宁霄的声音再次传来,虽然他好像老友闲聊般的娓娓道来,可是他的所有推测,就好像一直在观察着左风的一举一动般。

    ‘嗯?他所说的是“冰原最核心”,既没有提到冰原一族,也没有提到冰原族祖地,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他不知道?似乎……不太可能吧。’

    听着宁霄的话,左风感到自己竟然开始越来越迷茫起来,但是现在自己被困在这里,认真听下去才是唯一选择,也可能是自己的唯一机会。

    “这片冰原是我十分喜欢的一处地方,只不过我却很少会来这里,毕竟我的年纪大了,如果太冷我会受不了。”

    这番话一说出口,左风恨不得能吐他一脸口水。这宁宵绝对是比虚破空、阳冥兽和震天巅峰时还强大无数倍的强者。

    不用说宁宵这样神一般的存在,即便是自己和琥珀这样的感气期巅峰强者,身处极北冰原内都不会觉得寒冷。

    “嘿嘿,开个小玩笑嘛。毕竟你现在被困在这片‘绝灵之河’中,一时间也做不了什么,估计刚刚还恐惧异常,觉得自己死期将近了吧。”

    闻听此言的左风只是在心里暗暗翻了个白眼,不过整个人倒是的确比之前更加放松了许多。

    “既然你已经来到这里,那么你应该已经有过雷霆锻体的经历,只是不知道承受的到底是哪一个层次。希望不是紫目天戒吧,毕竟那个滋味……啧啧啧。”

    不知道为什么,在听到宁霄那咂吧嘴的声音时,似乎隐隐的从其中听到一丝幸灾乐祸的味道。

    ‘难道他知道我身上发生的事情,否则他如何一口就能够说出“紫目天戒”,这如果是猜测的,未免也猜的太准了一些吧。’

    “小子不用瞎猜了,老头子我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了。呃,……我还活着,只是与你并不在同一片宇宙当中,所以我还真的无法盯着你的一举一动,虽然我对此非常好奇。

    不过既然你当初选择接受了兽魂,那也就等于是选择了这条路,走下去是你唯一的选择,因为放弃只有一次机会,那就是在你接受兽魂之前。”

    不知道为什么,宁霄的话说到此处的时候,突然就开始变得严肃起来,而且他的情绪似乎也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好了,这片冰原我虽然来的很少,但却也觉得非常有趣,希望你能够在这里玩的开心。不过你若是觉得我会帮你直接获得需要的东西,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游戏的乐趣不就在于,你既不知道前方是什么,也无法预料胜负结果……”

    顿了顿,宁霄好似想起来什么一般,突然补充说道:“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如果败了的结果,是死!”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