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三千二百零四章 幻空感悟

第三千二百零四章 幻空感悟

    站在寒风当中,左风却是抬头朝着身后望去,一般武者即使达到育气期巅峰,此时看到的也不过是漫天风雪。

    而左风却能够准确的捕捉到,视线尽头处那一丝丝淡淡的金属光泽时隐时现,那一点光芒正在急速的缩小,并最终完全消失在视线当中。

    那是送他们来到此地的铁翅枭,因为再向内深入,妖兽会承受恐怖的排斥之力。这已经不仅仅是空中吹拂的劲风,而是实实在在的一种规则力量,在排斥着兽族的进入。

    之所以会感受到这样的变化,是因为在来到这里后,左风便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体内的血脉躁动不已。好在自己本质上还属于人类,所以虽然感到了不舒服,但是却还没有到无法承受的地步。

    既然铁翅枭不能深入,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意义,所以左风便直接发出命令,让他们直接飞离极北冰原的范围,去冰原之外事先约定的好的地点待命。

    那铁翅枭刚刚腾身而起,甚至还没有动用兽能拍打翅膀,庞大的身躯就如同利剑般的激射而出。铁翅枭甚至只是张开翅膀,稍微调整了一下角度,就快速的朝着空中激射而去,只是两次眨眼的时间,左风就只能勉强看到一个微弱的光点。

    眼前的一幕让左风联想到,当初的肖狂战应该就是比这还要恐怖的速度,从极北冰原离开。而离开极北冰原向南前行出不远,就进入天屏大平原,对方不到半日就赶到卫城,也就没有什么好让人吃惊的了。

    “是不是感到有些不舒服,没有关系,一般的兽族无法承受,但是只要完成化形,或者像我们冰原一族这样,拥有一部分人类血脉,就可以承受住这种排斥之力。”

    说话之间暴雪看向了身边的逆风,此时的逆风面容微微扭曲,时不时的会低“哼”一声,看上去他正在承受着不小的痛苦。

    对于暴雪来说,眼前的逆风就如同自己的子侄一般,此时看到逆风这般痛苦,他也是忍不住开口说道:“小子,你虽然完成了化形,可是修为还是稍微低了一些,如果要是真的承受不了就回去吧,也没有谁会笑话你的。”

    听到暴雪如此说,逆风立刻就翻了个白眼,一脸倔强的说道:“前辈莫要小看人,这点痛苦若是承受不了,日后还怎么跟我大哥左风混。况且你之前就说过,这里的排斥之力对我的效果最严重,那我如果要是进入到内部区域,不就证明了我是比左风和琥珀还要强嘛。”

    听到逆风如此说,左风有些哭笑不得的收回目光,看向逆风说道:“好,好,你小子够强,你小子比我还强行了吧。既然你这么强,那我们现在可就要上路喽。”

    听到左风如此说,逆风心中暗暗发苦,表面上却是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一挺胸大声说道:“走着!”

    大家看着逆风,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向前走去,都不禁暗暗摇头失笑。在场哪一个不是观察入微的角色,只看逆风迈出第一步时,上身微晃就已经知道,这家伙根本就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般轻松。

    左风看了琥珀一眼,对方也立刻会意,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左风和琥珀两人一左一右,分别从两侧走上前来,分别伸出一条手臂搭在逆风的肩头上。

    “小子,既然你这么强,那应该不介意带着我们两个一起走吧。”左风淡笑望着逆风开口说道。

    被两条手臂搭在身上,逆风感到肩头一沉,随即他就感到自己的身体微微一轻,那种巨大的阻力立刻变轻了许多。

    他又不是傻瓜,这个时候哪里不知道,左风和琥珀其实是在悄悄的帮助自己。嘴上却依旧是之前那副口气,说道:“既然你们两个如此窝囊,那我就受点累,带着你们两个家伙前进吧。”

    三人说话之间,同时迈步朝着前方走去,每个人看上去似乎都比之前轻松了许多。暴雪默默的看着眼前三名青年,眼神之中有向往、有羡慕、还隐隐的有着一丝酸涩的味道,好像激起了他的某一段回忆。

    而始终默不作声的幻空,同样在观察着左风三人。他很清楚左风和琥珀,其实也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轻松,他们因为经过特殊改造,吸纳过数种兽族的血脉,在这样的环境中受到的影响不小。

    可是当这兄弟三人凑在一起的时候,那种排斥之力,却仿佛对他们根本造不成什么影响,这三人步履坚定的向前迈出,仿佛前方不论是任何的艰难和危险,都会被他们轻易踏过。

    淡笑着迈步跟上,幻空也是一脸平静的望着四周,他看起来是四个人之中修为最低者,可是身处这样的环境当中,却仿佛对他的影响是最小的。

    这一点让暴雪都感到十分的意外,他到现在也不知道这名中年男子的身份,可是身为神念期强者的直觉,却告诉他这个中年男人很不简单,即使表面上看去是那样的弱小。

    如今身处极北冰原这样的环境中,暴雪也更加肯定了自己之前的猜测,眼前这中年男子的确不简单。这里的环境,对任何进入的生命都有着不小的影响,可是暴雪却从未见过像眼前男子那样,仿佛一直游离在这片环境之外,身处在另外一片空间当中一般。

    实际现在得到幻空,连他自己都感到有些意外,因为自从离开铁翅枭,直接接触到这片环境后,他最开始的时候的确十分不适。可是这种不适只持续了片刻,他的念海当中就开始出现变化。

    对于神念期强者来说,他们感受世界的方式略有不同。如果说一般低阶武者,他们是通过双眼,双耳、鼻子和皮肤去感知世界,那么中阶武者就是采用灵气去感知,高阶武者是用精神力去感知。

    只有达到最高层次的神念期后,他们感知世界才会通过念力,去感受周围的规则。

    而幻空与一般神念期强者不同,他所精修的能力之中,其中一个重点便是符文阵法。对于规则的变化,他远比一般人有着更深层次的领悟。

    当他的身体直接接触到这片极北冰原的环境后,幻空一开始感受到的是排斥之力,而很快他就发现,这是两种规则间的碰撞。

    特别之处再在于,这两种规则之力,并没有出现一方压倒另外一方的情况,反而是处在一种势均力敌的状态。如果是一般情况下,这倒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可问题是现在两种规则之力的碰撞,一方是坤玄大陆的规则之力,而另外一边是极北冰原的规则之力。

    要知道坤玄大陆的规则之力,在这片空间之中就是绝对的存在。可是如今在这片空间中,竟然还存在另外的规则,而且是一套完整的规则,还能与坤玄大陆的规则相抗衡,这可就太过惊人了。

    幻空在为自己的发现而震惊的同时,很快就又有了惊人的发现,当他如今身处在极北冰原的规则之中,竟然感觉到自己的精神领域在悄然发生变化。

    一开始幻空也十分震撼,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精神领域会发生改变,按照道理来说自己的精神领域或者可以提高,但是本质上却应该没有了变化的可能。

    然而如今的改变却是实实在在的,而幻空在感知这种改变的同时,也在迅速的思考着其中的原因。

    很快幻空就震惊的发现一个事实,那就是自己原本的精神领域,其中所构建的规则并不完全。如今进入到极北冰原之内,因为有了新的规则刺激,而自己恰好又处在一种十分特殊的状态,所以新的规则之力对自己的影响反而更强烈。

    如果现在幻空并未受伤,还保持在原本的神念期巅峰层次,那么此时自己恐怕会排斥极北冰原的规则之力。同时自己还会用自己的精神领域,来将自己保护并封闭起来,如此一来这新的规则几乎无法被接纳。

    现在的情况是,幻空处在一种极度的虚弱时期,自己进入到这里后,甚至没有抵抗的能力,便“被迫”的吸收和融入新的规则之力,在吸收和融入的同时,幻空才有了全新的领悟。

    此时幻空的眼前,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他知道自己恐怕不用进入冰原一族的祖地,便已经遇到了自己最大的机缘。

    而这个时候他当然不会排斥,而是会不断的吸纳规则之力,同时也在感悟这些新的规则之力。

    正因为幻空处在这样的特殊状态,所以排斥之力在他的身上根本毫无显现,所以暴雪才会吃惊的发现,幻空与周围的环境竟然处在十分和谐的状态。

    作为冰原一族的族长,看到幻空对这里如此适应,心中难免好奇不已。他犹豫再三,还是准备向对方询问一番,他到底是如何能够做到这一步的。

    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看到幻空的神色微微一变,双眉猛然间皱起,同时抬头朝着正前方望去。

    “您是不是有什么发现?”连暴雪都没有注意到,他这次开口竟然不自觉的用出了“您”这个称呼。

    幻空抬起手来朝着前方一指,同时说道:“那里的波动有异常,应该是存在了某种危险。”

    听到幻空如此说,不光是暴雪,左风、琥珀和逆风也都是下意识的向前望去,却是什么都没有发现。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