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三千一百章 苦苦逼问

第三千一百章 苦苦逼问

    左风与藤方之间的恩怨纠葛,经过了如此久的岁月,就连左风都已经渐渐的将其放下。哪怕没有今日发生的事情,左风也不会真的对藤方下杀手。

    正如之前藤方带人,闯入到左风正在构建阵法和机关的区域内,双方当场厮杀了起来。当时如果左风想,杀他个几十遍都不成问题,可是左风在发现其中有藤方时,还是选择放他离开了。

    藤力和庄羽,毕竟有着最亲的血脉关系,当藤方的心态发生转变的一刻,那份浓浓的亲情,又将他们重新联系到一起。

    如果在大家未曾原谅藤方之前,看到他受到如此的虐待,可能内心还能好受一些。而现在大家已经原谅了藤方,甚至藤方是有逃走的机会的,却是在这个时候主动返回,为的是左风、庄羽和藤力,这让他们几个人心中更加痛苦。

    眼看着藤方好不容易得到的身躯,就这么被对方绞杀毁灭,甚至是肉化羹、骨化雪,被毁灭的点滴不剩,在这个过程中,藤方仅存的灵魂等于感受一遍比凌迟还要痛苦无数倍的酷刑。

    对于藤方说的那些,左风等人心中同样震惊,不过他们反而更加关心藤方的安危。那一道虚弱的灵魂,被对方掌握在手中,生死就只在对方一念之间。

    “就算是你背后的千幻教,也没有能力拿下帝都,甚至叶林任何一座郡城,都有着极为强大的护城大阵。他们就算是想要拿下一座郡城,起码都要聚集出我们这样的阵容,而要攻入帝都,就算我们现在的量再翻两倍都不够。”

    叶蒙冷声开口,他无法相信藤方说的那些话,但是从他的话语之中,还是隐隐看的出来他多少有些动摇了。

    二长老叶行双眉竖起,怒声说道:“祭魂殿由国主的亲大哥叶昌来掌管,就算殿内有一些宵小之辈,敢于背叛叶林帝国投向千幻教,他们也绝对掀不起什么风浪。”

    “没错,二哥说的对,即使这些年来祭魂殿与祭祀殿再怎么不和,那也是帝国内部的矛盾,怎么可能因为这点事,就投靠臭名昭彰的千幻教。”

    另外一边的三长老叶裴方,立刻也跟着附和着说道。

    捏着藤方灵魂的翁本,脸上神情也变得非常难看,这些年祭祀殿与祭魂殿的矛盾的确不少,可是就算彼此矛盾再如何深,他也不相信叶昌会参与毁灭帝国的计划。

    他略作思考后,却是寒声开口,说道:“不要说叶昌不可能背叛帝国,即使叶昌真的背叛了。整个帝都的大阵的控制权,却都在国主手中把持。

    而帝都的大阵,都是几代之前构建,有的甚至是初代国主建立,叶昌他也没有能力开放这些大阵,引千幻教的混蛋入城。”

    这番话翁本虽然是在为叶昌澄清,可是在听到这番话的时候,不管是叶蒙还是大长老和二长老,脸色都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因为翁本的话中之意,却是在说叶昌不是没有背叛的想法,只是他没有背叛帝国的能力,没有帮助千幻教对帝都动手的能力。

    与翁本不同,虽然叶蒙和两位长老,同样与叶昌存在矛盾,这些年也与祭魂殿不和,但是打断了骨头还连着筋,他们毕竟还有血脉联系,一笔还写不出两个叶字。

    翁本却好像没有看到,身边其他人神情的变化,却是手掌用力的向下捏去,掌心之中力量更是微吐。

    藤方那本来就十分脆弱的灵魂,立刻就扭曲变形,甚至在灵魂深处,会有着极为痛苦的波动传递而出。

    翁本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同时开口说道:“我劝你最好不要玩花样,死亡对你来说都是解脱,不要给自己找罪受,我们从来不乏折磨你的手段。”

    藤方的灵魂微微一颤,随即虚弱的波动传递而出,“你们想要知道真相,而现在的我,也已经没有什么不可以说的了。我无法获悉全部的行动计划,这一点你们同样清楚。

    我利用琳琅的行动,以及血脉玉佩来引你们来到,只要做到这一点,我便已经没有什么价值了。

    之前我的确算计琳琅,可是不管我的计划成功或失败,其实都不会对帝都的行动造成什么影响。只要你们离开帝都,来到新狩郡,一切便进入了千幻教最想要的轨迹上了。”

    在藤方使用灵魂传音的时候,叶蒙的神情忽然有了一丝变化,他只是下意识的皱紧眉头,随即便恢复如常,静静的听着藤方将后面的话说完。

    藤方的话说完之后,在场几个人,包括翁本都不知道,是否该继续折磨这颗灵魂,对方看起来似乎已经“知无不言”。

    所有人都在认真思考之际,叶蒙却是身体内的念力陡然发动,身形陡然间变的模糊,而在他的身体周围,空间浮现出一圈圈涟漪,如同水波般的朝着两侧扭曲起来。

    不光是翁本和两位长老,连对面的左风等人,都在这一刻变得十分紧张,还认为是叶蒙是对自己等人突然发难了。

    只不过下一个瞬间,左风便已经反应过来,虽然他们根本无法捕捉叶蒙的踪迹,但是却仍然能够从,空间扭曲荡漾的波纹,判断出对方飞行的轨迹,是朝着另外一个方向。

    正在几个人满脸莫名其妙,不明白叶蒙为何会突然离开的时候,空中一道身影已经缓缓出现。

    这种来去根本无法捕捉到的恐怖速度,左风和藤力虽然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可是内心却已经有种面对死亡的觉悟。

    不要说叶蒙身边带着的强者,光是这样一个人,就拥有着绝对碾压的力量。左风的那些手段,在对方面前简直就是在玩闹。

    而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忽然发觉,在重新出现的叶蒙手中,还拎着一个人,一名修为算不上多强,只有纳气期巅峰的强者。

    不管是左风等人,又或者是叶蒙等人,都不认得此人,所以大家此时都在好奇的打量着。

    这种怪异的气氛,大约也就持续了不到一息,接着就发生了一件几乎让所有人都吃惊的事。

    那颗在翁本掌心的灵魂,突然间有着波动传出,那波动之中自然有着讯息。

    “我已经让你离开了,而且我之前的话已经说的那么明白,你为何还要留下来!”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立刻明白,原来这名青年人,竟然是同藤方是一伙的。众人这个时候再次看向青年的眼神,也变得复杂起来,藤方都已经变成这个样子,身边之人竟然还不肯离开。

    可是青年下一刻的话,就直接让所有人都否定了原本的想法,只见青年人面色狰狞的等着藤方的灵魂,大声吼道。

    “让我走,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这些年跟在你身边,我连修行都已经耽搁了。你知道我是尸鬼堂之中,最有前途的年轻一代么,就因为跟着你我的未来都被毁了。

    我所失去的一定要从你身上拿回来,我就知道你背叛了堂主,背叛了千幻教,这些都是我的功劳。”

    这番话说完,那藤方的灵魂,却是发出了一串的大笑,甚至笑的太过剧烈,灵魂还微微抽搐了一下。

    “你到现在还在做梦不成,还不明白我所做的一切,早已经就背叛了千幻教么?还有,你难道以为教内不知道么,就像琳琅的背叛,他们难道是最近才知道的么?”

    那青年人脸色骤然变得极其难看,似乎想到了什么让他难以接受的事,有些语无伦次的嘀咕道:“你是说……,你是……,你是……”

    “你以为没有教内的推波助澜,没有教内的悄悄相助,就只是睁一只闭一只眼,琳琅会有发动今日行动的机会么。”藤方的灵魂带着一种嘲讽之意,传音说道。

    那青年人这个时候,被捏在叶蒙的手中,却仿佛被抽走了骨头般,整个人都瘫软下来。

    “那也就是说,也就是说……我已经……”

    青年的话没有说完,可是只听了只言片语的众人,也已经能够猜到青年后面没说完的话是什么。

    “你从一开始就是一枚弃子,所以我之前才会苦口婆心的跟你讲了那么多。我走的是一条不归路,因为我从最开始就选错了,我希望你能够重新选择,你起码还有重新选择的机会。”

    藤方的灵魂,再次有着波动传递而出,这个时候他的波动之中,带着的是一种浓浓的怜悯之意。

    青年人现在的目光有些空洞,接着便猛的瞪着藤方,吼道:“如果换做你是我,难道这么多年的付出就这么算了不成。这新狩郡如此大的肥肉,我怎么就不能分一杯羹。”

    这一次藤方还没有来得及传音,青年就感到脖颈处巨大力量传来,随即“咔吧”一声骨骼传来脆响,接着脖颈之下便已经没有了知觉。

    到了此时叶蒙已经没有了耐性,手中一用力,就将掌中青年废掉,随即冷冷的说道:“你这种蝼蚁还想分一杯羹,我叶林帝国连你这种垃圾,也敢妄图染指,简直是不知死活。”

    叶蒙目光陡然一寒,随即念力汹涌将青年包裹,寒声说道:“你们的计划都是什么,千幻教的计划是什么?如实给我说出来,我答应给你一个痛快。”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