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三千零四十二章 心殇伊始

第三千零四十二章 心殇伊始

    本来琳智已经不打算活下来,当丁豪最终选择死去的一刻,琳智的心也在那一刻跟着一同死去。

    在她的内心之中,早就已经没有了所谓的“父亲琳琅”,只有害的自己到今天生不如死的“心殇琳琅”。所以她在最后不顾一切的出手,通过阻拦琳琅逃走的方式,间接的结束琳琅的生命。

    本来看到琳琅身中那一拳的时候,琳智感到自己心愿已了,便打算坦然赴死了。因为即使那一拳不足以致命,她相信以藤方的性格,加上与琳琅间的无法化解的仇怨,琳琅也必死无疑。

    在琳智看来,一切到此就该结束了,也已经做好了慨然赴死的准备。她甚至已经想好,到另一个世界去寻求丁豪的原谅,如果要是有来生的话,那么她情愿下辈子做牛做马来偿还今生对丁豪的亏欠。

    可是就在琳智正慢慢的放开自身灵气,让自己从空中径直坠落之际,耳边却是传来藤方与琳琅二人间的对话。

    尤其是琳琅最后那一段,充满痛苦与懊悔的那一番讲述,一下子就打消了琳智立刻结束自己生命的想法。尤其是当她抬头朝着琳琅望去的时候,她的心头更是一紧,因为对方的眼神是那样的似曾相识。

    在琳智的记忆中,自己还是在孩童时期,父亲看向自己的眼神便是如此,充满了慈爱和关切。然而记不清楚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眼神逐渐的消失,反而带给自己的感觉越来越冰冷和陌生。

    琳智并不清楚其中的原因,之后的一段岁月中看到的更是父亲,一路为了向上爬,为了获得更大的权力,更高的地位,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让琳智对父亲也越来越厌恶。

    她一直认为,父亲只是醉心于权力和地位,直到他连自己都开始一次次出卖,使得琳智最终心灰意冷。曾经琳智也考虑过原谅,修复父女间的关系,只要父亲还能够顾念亲情,从此洗心革面,但是对方最后却是真的将自己彻底出卖。

    她无法相信琳琅还有改变的一天,可看到眼前的琳琅,琳智立刻就相信了对方之前说过的话,因为眼前这个人不再是那个醉心权力和地位,不是那个无所不用其极向上爬的琳琅,那个人是自己的父亲,是多年前那个真正疼爱自己的父亲。

    他又回来了,那才是我的父亲,可可是一切来的太晚了

    琳智的眼睛有些模糊,他的视线穿过泪水,凝望着不远处的琳琅,嘴唇微微开阖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反而是琳琅在此时开口,缓缓说道“智儿,是爹对不住你,是爹做错了。爹当年只选错了一步,接受了甘罗的附魂,却不想最后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琳琅一边轻声的开口,身体却是缓缓的向前移动,直接将他那的身体从藤方的拳头上抽了出来,而他自己好像根本感觉不到痛楚一般。

    他的身体不急不缓的向前飘飞,而藤方眉头紧锁的看着琳琅,却似并没有再动手,从其眼神上倒是看得出来,此时藤方的情绪同样有些激动。

    只听前行中的琳琅继续说道“当年甘罗让我选择,是想要平庸的度过余生,还是想要出人头地,成为手掌权柄生杀予夺的强大人物。是要碌碌无为的度过余生,还是要创造出属于自己的辉煌,受到后人的敬仰与膜拜。”

    顿了顿,琳琅的眼中开始慢慢的浮现出追忆之色,接着说道。

    “当时的我还只是雇佣军中的小武者,甚至在天屏山外围采药,都要时刻担心会丧命。当时就算是一个镇城的城主,都可以像对待一只流浪狗一般的对待我。你娘当年病重,我却连五枚金饼的药都买不起。

    而我也正是在走投无路的时候,遇到的甘罗,他给了我大笔的钱,同时答应教给我上等的功法,只要我选择接纳他的一道附魂,我就能够拥有他所说的一切。”

    当琳琅说到这里的时候,他目光不经意间向后瞥去,正落在那悬浮在空中,由黑色雾气凝聚成的人影上。

    缓缓的收回目光,琳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同时说道“我的确拥有了他所说的一切,而他的承诺也几乎都兑现。那个附魂是他炼制的第一个,有一些缺陷,所以并不会对我进行直接控制,但是却会影响到我的神志和心智。

    它让我在这些年里潜移默化的改变着,连我自己都不曾发觉,那早就已经不再是我自己。有的时候附魂的影响下降时,我也会审视自己,这到底还是原来的我么可是一直以来我都坚定的确信,这就是我为了我要得到的一切,我并没有做错什么。

    然而我真的错了,我将最重要和最宝贵的丢掉了,而我努力得到的这一切,哪里还有半点的意义,我真是傻,我简直就是这世上最傻的蠢蛋,彪子,一坨屎,一只蛆”

    说到最后,琳琅开始疯狂的咒骂起自己,什么污言秽语都一股脑的喷出,同时他也在不断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一大把一大把的将混着血的头皮,连着头发直接撕扯下来。只是这些相比于他胸口处,那淋淋漓漓流淌着鲜血的伤口比较,根本就不算什么。

    在怒骂了一阵后,琳琅突然间停手,随即缓缓转头朝着藤方望去。虽然是郑炉的躯壳,但是在琳琅的眼中,他所看到的就是藤方。

    “虽然会让你感到失望,但是现在我却是要谢谢你,真心的感谢你能够打了我这一拳,是你帮助我彻底解脱。

    其实当年在看到你的时候,我仿佛看到的是曾经的我自己。为了获得自己渴望的一切,自认为那些对自己最重要的权力和地位,愿意付出任何的代价,所以我当年会下意识的帮你,并将你引导向我的路,这样我就不再寂寞了。

    可是我是因为附魂的影响,你呢你比我要可怜的多,你带着憎恨,嫉妒,怨念,执着,一直努力到现在,可是我就是你的结局,这条路是一条死路啊”

    远处的藤方身体颤抖,其内心中的触动和震撼,远比起表面上看起来还要严重的多,只有他才能够更加深刻的体会到,此时此刻琳琅所说的一切。

    当初的自己只是非常的偏激,又或者说为了自己的目标太过执着。可是自从跟随了琳琅后,却是从偏激和执着渐渐变成的疯狂,甚至为自己的不折手段编出了无数的借口,到最后理直气壮的背叛左家村,背叛自己的父母。

    本来藤方做这一切,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在他的心里,一直就有着一个标杆,那就是琳琅。虽然琳琅自认为,自己的执念是左风,可是到了现在他才真正发现,自己的执念竟然来自于琳琅。

    可是事到如今他却发现,自己所谓的标杆和执念,竟然只是一个心智受到甘罗影响,几乎丧失本来人格的疯子。那么自己呢自己并没有受到什么附魂的影响,可是竟然比起琳琅更加的疯狂,那么自己岂不是真的就是个疯子,而且是一个无耻混蛋到极致的疯子么。

    “不,不对,这根本不是真的,你在胡说八道。你自知要死,所以用这种方式来报复我,想要以这样的方式摧垮我的意志。琳琅你真是用心歹毒,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能编出如此说辞来对付我,我真是对你佩服的五体投地。”

    藤方的双目骤然变得血红一片,他不能够接受这样的结果。走到今天这一步,连自己的身体都灰飞烟灭,剩下的灵魂,也是与魂种和魂介所结合,即使得到郑炉这具身躯,终究还是一个怪物,所以藤方不愿意接受,也不能接受琳琅所说的一切。

    琳琅却是眼神柔和的看着藤方,继续说道“我倒是希望之前这些都是在欺骗你,都是在故意要摧垮你,可事实上我说的都是真的。”

    话到此处,琳琅忽然转头朝着琳智望去,说道“我将自己的女儿亲手杀掉,我女儿最心爱的人也因我而死。相比让她带着对我的恨意离开,让她知道一切真相,反而是更加痛苦的。

    可是我仍然还是想要让她知道一切,我和她都没有活下去的可能,可是就算是死,我也希望她在了解真相后离开,这是我这个充满愧疚的父亲,对她最深的忏悔,我不希望她将对父亲的怨恨带到下一世,我希望在她能够在明白一切后,得到内心的平静和安宁。

    我不奢求得到你的原谅,甚至我都无法原谅自己。只希望你在另外一个世界见到你的母亲和丁豪时告诉他们,一切的错都是由我亲手造成,我是带着悲苦、内疚和自责孤独的离开这个世界”

    最后这一段话,琳琅是转向琳智说的,在场任何一个人,都能够看得出来,此时的琳琅与他们所认识的那位郡守大人,完全就不是一个。

    神情复杂的望着琳琅,琳智却是缓缓的笑了,那娇媚的容颜上绽放出的笑容,却带给一种浓浓的凄凉和悲苦之感。

    “琳琅,不论你经历过什么,从你当年作出选择的时候开始,你已经不在是一个丈夫,也不是一个父亲。在我的心里,你我也早就没有关系,今日是你亲手取走了我的性命,我很高兴”

    轻声说着,琳智缓缓的将背后的丁豪抱在怀里,身体外的灵气在此时逐渐消散,二人就这样朝着下方坠落而去。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