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三千零三十八章 火焰发威

第三千零三十八章 火焰发威

    伴随着琳琅的一声令下,大批的强者飞快的冲了出去,冲在最前方的正是奔霄阁众人,他们通过铠甲阵法凝聚的拟兽,是整个队伍的开路前锋。

    看得出来此刻的琳琅,正处在一种暴怒中,他看着左风的眼神,明显带着怨毒和痛恨。刚刚他对于琳智的不舍和心疼并不掺假,只是他诡异的将一切罪责都归咎到左风的身上。

    如此也正是琳琅的内心变化,他眼前发生的事情,是他不愿意看到的。至于这样一场错误,总需要有一个人出来承担责任,而对于琳琅来说,这个承担责任的人,没有谁比眼前的左风最合适了。

    对于琳琅这样的强盗逻辑,左风也感到真心的无语了。自己一手造成了眼前这样的结果,到头来却偏又将所有责任都推到别人身上,甚至还要将一腔情绪都发泄到对方的身上。

    对于琳琅这种行为,左风心中更多的是感到恶心和厌恶,却绝不会跟对方争论什么。即使抛开彼此仇怨,双方都没有正常沟通的可能,更何况双方之间,现在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当琳琅指挥手下人,大声呼喝着,疯狂的朝前冲来的时候。左风沉着冷静的抬起手来,一边指挥,一边大声命令道。

    “队形压缩,防御阵法同样进行压缩,不要有任何顾忌的压上去,攻击阵法紧随其后,寻找对方的拟兽空隙进攻。”

    在左风的指挥下,无数的强者开始迅速聚拢起来,随着整个队伍的不断压缩,阵法表面的防御力,也开始不断的提升着,甚至连表面的防御护罩,都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凝实起来。

    最先发动攻击的一方,正是奔霄阁一方凝聚出来的拟兽。在琳琅的命令下,这些人不敢有半点的违逆,战斗时更是不顾自身的损耗,心中虽万分的不情愿,可是却又不得不执行对方的命令。

    所以在左风眼前就出现了这样一幕,无数的奔霄阁武者,一个个眼中含着憋屈的泪花,甚至口中还发出不甘的低吼,可是身体上却是激发出全力,甚至连自己的生命力都在燃烧着。

    不管对方是否情愿,可是对方的攻击手段和破坏力,都是实实在在的。这边防御阵法刚刚被压缩凝实,就立刻有着一连串的攻击轰击落下。

    “轰,轰,轰轰轰……”

    高度凝聚后的能量团,在轰击到防御阵法后,立刻就产生巨大的风暴,阵法壁障表面一阵阵的摇曳,明显已经有些承受不住的架势。

    眉头紧锁的看着眼前这种情况,左风毫不犹豫的的冲出,同时向着两边传出了一阵隐晦的波动。因为灵魂印记的缘故,他与雷夜和两只妖兽传递消息,只需要一个念头便可以。

    一侧的雷夜和另外一侧的两只妖兽,目中寒芒陡然闪烁,早就已经做好准备的它们,几乎没有半点迟疑的冲了出去,分别朝着两侧冲击而去。

    “伯卡,那个半化形的家伙就交给你了,死也要给我顶住!”

    这是琳琅当机立断发出的命令,只是这命令听在伯卡的耳中,心中不禁泛起一片的苦涩。刚刚自己与雷夜正面战斗过,明显不是对手,可是现在琳琅却是根本不理会这些,直接就让自己去与对方硬碰硬。

    现在的伯卡,已经开始后悔,自己不应该投降琳琅。如果没有投降,自己起码还能像曾江那样,有尊严的死去,可是现在自己不光失去了尊严,更是连苟延残喘都成问题了。

    与其他奔霄阁武者一样,伯卡心中即使如何的不甘,仍然还是要硬着头皮上,他根本无法违背琳琅的命令。

    “你们几个,给我顶住那两只妖兽,不要让他们影响到我们的队形!”

    琳琅只斜斜的看了眼另外一侧冲来的两只妖兽,便毫不犹豫的发出了命令,而那些奔霄阁武者,刚刚全力发出攻击,就不得不立刻转向迎上那一只雷霆暴熊和一只刺甲兽。

    身处队伍前方的左风,猛的一指,同时大声喝道:“给我全力向那边攻击,不要有所保留。”左风伸手所指的方向,正是两队奔霄阁离开对付两只妖兽后留下的空档。

    在这样的战斗中,指挥者能够把握瞬间出现的任何空隙,绝对会有着巨大的帮助。有三队洪城武者构建的攻击阵法,虽然有些仓促,却是根本没有等能量聚集到极限,就直接将攻击释放了出去。

    一时间,琳琅的队伍中,也明显的出现了一丝乱象,左风就在这个时候,直接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

    在他身形冲出的瞬间,两道身影也几乎同一时间跟了上来,彼此间的默契好的没话说。其中一人正是左风的好兄弟琥珀,他们两人合作的次数太多,这个时候琥珀当然能够领会左风的想法。

    另外一个人便是藤力,虽然这些年彼此几乎没有什么接触,可是藤力却是看着左风从孩童逐渐长大,对其性格有着颇深的了解。

    所以左风命令手下人攻击那空隙的时候,他就已经向着左风靠拢而去,当左风冲出的时候,他也正好跟上。

    包括琳琅在内都没有想到,左风竟然会直接冲杀过来,对方的攻击阵法虽然造成了一些混乱,但是却并未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和打击,甚至只有几人受伤,而且也只是轻伤而已。

    这根本算不上是什么机会,可是左风偏偏就冲出来了,不是左风一意孤行,而是他胸中同样满是怒火,他知道自己若是再压抑下去,甚至可能直接憋出内伤来。

    所以他必须要在这个时候出手,不光是为了刚刚陨落的好兄弟丁豪,同时也为之前遭到琳琅手下围攻,而死去的左家村村民。

    双方本就仇深似海,左风飞快的冲来,目标直接就锁定了琳琅。面对直接冲来的左风,琳琅却只是淡淡的一笑,轻轻的挥了挥手,在其身边五名黑甲武者飞快的冲出。

    当看到那五名黑甲武者的瞬间,左风也只是眉头紧锁,藤力却是立刻低声提醒道。

    “小心,他们没有痛苦,不知恐惧,而且战斗力远超过正常武者,只是行动略微僵硬而已。”

    正在快速前冲的左风,面色阴沉如水,轻轻的点了点头,却是根本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不过前冲归前冲,左风前冲的路线却已经有了细微的调整,反而是朝着左侧的武者掠去。

    这一幕,不光琥珀和藤力看不太懂,对面的琳琅同样一脸的不解,但是在他的控制下,黑甲武者却是原势不变的继续前冲。

    冲在最前方的是,五名黑甲武者中实力最弱的一个,他手持一柄短剑。按道理左风这个时候应该先下手对付这实力最弱的才对,可是他偏偏选择了左侧那名实力最强的武者,对方双手带着散发着金属光泽的拳套,一看品质就肯定不低。

    琳琅眉头轻轻皱起,心中暗道,‘难道这小子看出,我摆在最前方的那个家伙,是用来做诱饵的,所以看上去他是舍易取难,实际上却是要避开被合围的结局。可是你选择这最强的,结果也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心中如此想着,琳琅的嘴角缓缓勾起,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他对于手下的黑甲武者还是很有自信的,每一个的战斗力,甚至都在当初的藤力之上。

    保持前冲的左风,反而在这个时候加速前冲,如此一来他与身后的琥珀和藤力反而离开一段距离。

    心中虽然充满不解,不过琥珀和藤力都是了解左风的,并没有在这个时候询问,也没有加速追上去,他们相信左风如此做,定然有他自己的打算。

    几乎在数次眨眼间,左风便已经直接来到黑甲武者身前,在这一刻那带着拳套的武者,以及他身边那名使用短剑的武者,同时向左风发动攻击。

    左风抬手就向着那短剑硬碰过去,藤力微微一惊,琥珀倒是神色如常。当那短剑斩在左风手腕的上的时候,立刻就发出了金铁交击的声音。

    那柄短剑不光没有斩下左风的手腕,甚至那短剑在斩落之后,反而出现了刃口翻卷,竟然是短剑遭到了损坏。

    几乎在抵挡短剑的同时,那黑甲武者全力挥出的一拳,就已经朝着左风的面门轰来。左风眉头皱的更深了,不过他还是快速的伸手挡在对方的拳头前方。

    这一次的碰撞,倒是没有金属碰撞的声音,反而是明显轰击到肉体的声响,甚至还能够看到左风手掌上鲜血飞溅。就是对方这一击,已经将左风的手掌撕裂出数道伤口。

    只不过这还是最初的碰撞,对方那拳套还在继续前冲,眼看着就要落向左风的面门上。若是这一拳完全轰中,左风的一颗头搞不好都会直接血肉模糊留下一个拳洞。

    然而就在那拳套持续前冲的过程中,却是以一种极为怪异的方式在变软,仿佛就像融化了一般。

    几乎在眨眼之间,那黑甲武者的整个手就消失了去,而左风反过来手掌前伸,那名黑甲武者先是小臂,之后是大臂,最后整条手臂竟然就这样融化掉,肉体直接灰飞烟灭,金属拳套直接化成了红色的液体,好像熔浆一般。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