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三千零一十八章 叶氏震怒

第三千零一十八章 叶氏震怒

    叶林帝国帝都,叶氏家族所在的第三层平台区域核心位置内。

    数名炼骨期的少年人,有说有笑的走在街上,突然就脸色涨红,接着一口鲜血便喷溅了出去,甚至那名炼骨初期的少年人,险些一跤跌倒在地。

    而在他们不远处,一名淬筋期的青年人,脸上一片涨红之色,同样一口逆血向上涌出,却是最终只从嘴角位置缓缓流淌而出。

    同样的事情,接连不断的发生着,所有蕴含叶氏家族血脉的子弟,都会出现类似的反应,这种反应有轻有重。血脉越是纯正的直系子弟,其反应也要更加激烈一些,血脉越是淡薄的外系子弟反应就要相对弱一些。

    另外与个人修为有关,炼体阶段的强体、炼骨和淬筋三个阶段,造成的反应直接就是鲜血从口鼻间涌出,就好像水被煮沸时,从茶壶的壶嘴中溢出一样。

    但是修为达到炼气阶段,只要达到感气期后,这种影响便可以被自身修为压制下去。但是此时正在修炼的人,情况却并不太好,他们会因为突然间的气血上涌,直接导致在修炼中受伤。

    这样的变化,甚至连发动血脉玉佩的叶霜也叶平也不知道,他们只是听说过,两枚血脉玉佩共同发动时,对血脉造成的反应会相互叠加,却并不知道对血脉造成的影响,不仅仅是叠加的双倍而已,而是近乎三倍多的反应。

    面对这样的反应,整个叶氏家族想不关心都不行,毕竟家族之中有些育气期巅峰,甚至是凝念期的强者,在修行中因为血脉的突然躁动而受伤。

    血脉出现反应后不久,大批的叶氏子弟便纷纷的聚集到了少御殿。大多数叶氏子弟,不要说很难见到国主叶山,甚至终其一生,可能都没有机会见到那位掌控整个叶林的叶氏家族第一人。

    所以叶氏家族的事情,他们都会直接来找少御殿的殿主叶蒙。他不光管理着少御殿,同时也负责管理着,整个庞大的叶氏家族,可以说他的工作从始至终都不比叶山来的轻松,反而有的时候比叶山还要疲累的多。

    毕竟叶氏家族是整个叶林的实际掌控者,叶氏家族在帝国自然也高人一等,本身地位的特殊,也造就了叶氏家族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和特权感。

    每每有叶氏家族与其他人发生纠纷时,往往都是叶氏家族得理不饶人,甚至还会做出一些天怒人怨的事情,这个时候唯有家族中德高望重者来处理,这个时候就需要地位仅次于国主叶山的殿主叶蒙大人了。

    无数的叶氏子弟向着叶蒙这里聚集而来,大家都知道血脉中的反应代表了什么,可是一大部分人还不明白,为什么血脉的反应会如此剧烈,所以他们聚集到这里来,想要寻求一个答案。

    而此时的叶蒙脸色一片凝重的站在大殿之内,身旁两侧站着十几名老者,这些老者一个个脸色凝重,似乎正在等待着叶蒙的决断。

    “我还是觉得不妥,此事毕竟干系重大,就算少御殿大部分乃是我叶氏子弟,这么多的人手被同时派出去,也必须要经过国主的首肯。”

    在叶蒙说话之后,目光也是下意识的朝着右手边站立于首位的老者望去。这老者名叫叶宏程,其身份甚至还要在叶蒙和叶山之上,既是叶家的大长老,同时也是叶林帝国长老院的大长老。

    老者鹰一般的双目,深邃之中透出一股阴戾的味道,只看其相貌就能判断出他是那种脾气很不好的人。

    听完叶蒙的话后,大长老叶宏程双眉紧锁着,说道:“这帝国是我叶家的帝国,激发血脉玉佩的是我叶氏子弟,所以这件事我叶家必须要一管到底。

    从方位和距离上,你应该能够判断出,是新狩郡那边出了状况。而之前刚刚派出多少人,你心里应该有数,而且这激发血脉玉佩的是何人,我想你也应该清楚。”

    “应该是叶霜和叶平他们两个,这一次去平息卫城之乱中,家族就他们两个参与,叶霜更是贲霄阁霜阁的带队之人。”

    叶蒙倒是毫不迟疑,显然对于老者说的话,早就了然于胸。

    顿了顿,叶蒙却是继续说道:“新狩郡的情况比较复杂,我总感觉新狩郡的乱局,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所以还是应该慎重考虑,让国主来最终定夺。”

    “叶蒙,你难道还对当年选择叶山继任国主一事耿耿于怀么,要知道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从帝国的未来出发。国主身份不明确,便会导致帝国的动荡不休,就好像现在叶蝉那小子,明明没有我叶氏家族的血脉,却以国主义子的身份居于山顶的宫殿之内,这便是祸乱的根苗。”

    大长老叶宏程一副愤恨难平的架势,继续说道:“现在的帝国格局微妙,叶蝉更是与祭魂殿走的很近,足见此子所图不小。

    眼下这件事如果一旦提到国主面前,祭魂殿必然要横插一脚,到时候只会让局面变得更加混乱。不管我如何做,目的都是不想眼睁睁的看着叶林帝国乱起来,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叶宏程说到这里,也是满脸的焦急之色,他知道现在每多耽搁一刻,新狩郡那边的乱局,会变得更加严重。

    叶蒙此时也是一脸为难,他虽然与叶宏程同样焦急,可是却很难立下决断,他更不愿意越过国主叶山来下这个决断。

    正在众人为难之际,突然门外有人轻声禀报道:“叶蒙殿下,大长老,叶蝉殿下在外面求见。”

    听到来人正是刚刚谈到的叶蝉,叶宏程立刻怒“哼”一声,说道:“一个义子,也配叫做殿下,告诉他叶蒙殿下有要事正在……”

    “慢”挥了挥手,叶蒙轻声说道:“叶蝉既然这个时候前来,恐怕国主叶山那边也是知晓的,我们还是看看他有何话说吧。”

    略作迟疑后,叶宏程这才勉强的点了点头,将头转向一边不再说话。叶蒙向外面之人打个手势,说道:“客气点将他请到大殿来。”

    报信者退出去后也就数息时间,外面就响起了匆匆的脚步声,可见叶蝉来的十分急切,甚至已经动用修为飞奔进来。想来若不是少御殿布置有禁空阵法,他恐怕会直接飞过来。

    “大长老,叶蒙殿下,看来新狩郡是真的出大事了。”刚一进屋的叶蝉,就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

    大长老叶宏程故意做出一副疑惑的神情,半扭过头看向叶蝉,问道:“哦,想不到叶蝉殿下,竟然也知道此事,这倒是怪事一桩。”

    面对叶宏程的话,叶蝉就好像听不懂对方在讽刺自己,不具有叶氏血脉一般,立刻回答道:“我身边有一位叶氏族人,刚刚突然血脉有剧烈的躁动,而且按照他的说法,以前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剧烈的变化,加上距离和方向,他判断必然是新狩郡那边出了十分危急的状况。”

    叶宏程看着叶蝉那一副关切模样,反而有种一拳打在空处的别扭感觉,反而是叶蒙坦然说道:“大致情况与你所知的也差不多,那血脉的反应是做不得假的,而且从方位、距离和时间判断,差不多正是叶霜他们刚刚到卫城,便直接引动了血脉玉佩。”

    “果然……,想不到情况竟然恶劣至此。”说话之时,叶蝉一拳砸在自己另外一只手掌中,一副心中焦急关切的模样。

    接着,叶蝉便猛的抬头,看向叶蒙和叶宏程,说道:“叶蒙殿下,大长老,我得知此事后便立刻见了父亲。”

    听到他这样一说,不光是二人,周围其他几名叶氏长老,都同时露出了一副怒容,显然对于叶蝉先一步去找国主叶山,让众人都非常不满。

    可是接下来叶蝉的话,却是让大殿之中的所有人都怔在当场,只听叶蝉好像看不到在场周围所有人那不善的脸庞般,开口说道:“卫城接连出现变故,不光让帝国损失严重,甚至对帝国的威严和权利的掌控,都产生了极为不好的影响,我认为此事需要尽快平息。

    而我向国主谏言,此事还是应该交由殿主叶蒙主持,另外再由长老院辅佐,相信新狩郡的乱局必然可以迅速平息。”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有些不好使了。多年来叶蝉帮助祭魂殿处处与少御殿和祭祀殿作对,更是经常以长老院不该处理外部事务为借口,将长老院从国主“殿前议事”中尽可能排除。

    然而这一次叶蝉竟然会如此“好心”,建议国主将新狩郡的事,全权交给叶蒙和长老院主持解决。

    看到所有人愣在当场,叶蝉似乎想起了什么,随即从怀中摸出了一张暗黄色的纸张,并将之交到叶蒙手中。

    一般炼药师和炼器师,对于着暗黄色的纸张并不陌生,因为这纸张正是刻画单方和炼器方法特殊材料。

    只要将精神力送入其中,便可以读取其中的内容。叶蝉将念力送入其中,立刻在脑中浮现出叶山的声音。

    “新狩郡之事,必须要以雷霆手段尽快平息,此事交由叶蒙你和长老院共同出手,务必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只有尽快决绝掉新狩郡的麻烦,我们才能集中全力对付那逃走的暴雪……”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