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二千九百五十一章 生机难寻

第二千九百五十一章 生机难寻

    明明已经准备的非常充分,可这一刻的琳鹄和伯卡,还是感到了一阵阵莫名的心虚和恐慌。

    琳琅此刻却是已经将目光转向左风,脸上的笑容立刻变得更加灿烂,笑着说道:“你倒真是一个擅于制造惊喜的家伙,感觉每一次遇到你,总会给我带来一些意外的惊喜。”

    说话之间琳琅的目光,慢慢的在琳鹄和伯卡等一群人中扫过。他表面上笑的轻松平静,可那只不过是他将内心的震惊掩饰的极好。

    琳鹄的计划之中,擒拿左风灭杀左家村算得上是重要的一环,引诱琳琅现身再加以清除,这是计划的第二步,可谓是环环相扣。

    如果一旦计划顺利,伯卡有希望成为新狩郡郡守,琳鹄有机会晋升为雨阁阁主,江心有希望重新掌握卫城的权利。当然三个人的计划之中,是要将左风擒拿后,挖出他身上的所有秘密。

    从此刻琳琅的反应来看,他显然对琳鹄等人的计划是清楚的,而他刻意在此时现身,绝对是有他自己的计划。

    只是暗中观察的琳琅,却是见到了他口中所说“惊喜”,也就是狂怒之下的左风,带着一群妖兽和武者,竟然渐渐的有了反杀的趋势。

    与其说琳琅主动现身,不如说他是被左风逼着提前行动了。琳鹄和伯卡等人的情况越来越糟糕,甚至当两个人反应过来的时候,身边的人手已经所剩不多。

    造成如此大的损失,也等于是将琳鹄和伯卡逼入绝境。如果琳鹄等人调整计划,又或者作出孤注一掷的行为,到时候情况将彻底偏离琳琅原本的计划,这才是琳琅最不愿意看到的,所以他必须在此时现身,以绝对的力量迫使琳鹄和伯卡等人,按照原计划继续执行下去。

    琳鹄和伯卡的后续计划之中,每一项都是琳琅所需要的。如果琳鹄和伯卡孤注一掷,将所有底牌都押上,全力擒拿左风离开,那是琳琅最不想见到的。

    之前交手的时候,双方高端战力虽然彼此僵持,可若是让那些纳气和育气期武者全部拼命,短时间内挡住除了左风以外的妖兽和同伴,为伯卡和琳鹄争取时间抓捕左风,也不是不能做到。

    在仔细权衡一番后,琳琅不得不立刻调动人手展开包围,他们的出现果然立刻让双方停手。

    左风微微抬起头,恨恨的盯着御空而立的琳琅,彼此目光在空中碰撞,仿佛隐隐有着火花在空中闪烁着。

    “你果然是好算计,想不到你还没有入城之前,便已经展开了布置。你不光算准了琳智会向力狂求助,你甚至也判断出,我同样会与力狂合作。”目光紧盯琳琅,左风怒声说道。

    面对左风一连串的推测,琳琅嘴角缓缓勾起,以淡淡的笑容来回答。

    猛的转头朝着北面望去,盯着力狂冷声说道:“我曾听闻,力狂城主一言九鼎,只要作出的承诺便绝不会更改,想不到传言终究只是传言,你也不过就是个欺世盗名之徒。什么承诺,什么保证,都不过是狗屁而已,你就是一条狗而已,一条琳琅豢养的狗!”

    面对左风这一番话,力狂沉默着没有做声,可是其袖之中的双手却是狠狠攥紧,指甲直接刺入掌心之中,一滴滴鲜血从指缝间渗透而出。

    他那面具下的脸庞,快速的抖动着,青筋也都跟着暴起,可见左风这一番话对其触动极大。

    其实之前将这一片区域包围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带着手下人来此的力狂,目光有着明显的迟疑和矛盾。他不光在看向左风的时候非常纠结,同时在看向左风身后的风雁交易行众人的时候,更是有种愧疚和不忍的神情。

    连力狂都说不出为什么,此时自己的内心之中竟然会如此痛苦和挣扎。只要有别的选择,他是绝不愿意来此对付左风和风雁交易行的人。

    可是郡守琳琅对自己有再造之恩,而自己也曾经立下誓咒,终生听从琳琅的命令,绝不违背琳琅的任何命令。所以这一刻的力狂,根本就没有选择,就算心中再如何不情愿,他也必须硬着头皮按琳琅的命令行动。

    而左风也没有注意到,当力狂带着手下人出现的时候,大部分风雁交易行的人,在看向这位洪城城主时的目光,除了愤怒之外,还有着不解和复杂之色,甚至有些年轻人露出来的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力狂与风雁交易行早就是熟识,甚至这几年之中,风雁交易行在卫城的发展,力狂也从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双方的接触可以说只是个偶然,力狂当时要带人进入天屏山脉狩猎。当时雇佣的一批武者之中,就有风雁交易行的年轻武者,而力狂组织人手的时候,同时也在准备各类疗伤和恢复类的药物。

    这雁城交易行之中,有一处很有特点的风雁药材行,这里售卖的都是经过处理和初步炼制后的药物。这样处理过的药材可以为炼药师炼制药物时,减少不必要的麻烦,甚至处理的若是好,还会大大提升炼药的成功率。

    这风雁药材行之中处理过的药物,可以说是整个卫城公认最好的,力狂当时就为了购买这样的药物,特意登门拜访。

    也就是从那以后,力狂对这个风雁交易行有了好感,平日里自己也会从各方面给予帮助和照顾。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为了抓捕左风,卫城内外都在四处搜捕,而有了力狂的掩护,风雁交易行才能一直隐藏着始终没有浮出水面。

    双方本来有着很好的关系,可如今却必须要如此敌对彼此,可是双方却没有办法选择。因为彼此立场不同,力狂必须要服从琳琅的命令。

    “哼”

    面对左风的质问,力狂心中郁结难消,片刻后他的神情陡然一寒,同时口中发出一声怒“哼”。这也算是力狂给出的答案,不管当初有过什么承诺和保证,都无法改变现在彼此是敌人的事实。

    之前目光一直在四处寻找的丁豪,却是在这时候开口,大声问道:“力狂,琳智……琳智她现在在哪?”

    闻听此言力狂不禁一愣,随即转头朝着琳琅望去,在看到对方轻轻点了点头后,这才沉声回答道:“小姐她现在非常好,也非常的安全,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目光一闪,虽然之前丁豪只是怀疑,琳智是和琳琅在一起了,可是真的当力狂亲口承认的时候,他还是感到自己的心脏传来阵阵刺痛。

    眉头紧锁的略作迟疑,丁豪突然再次开口问道:“琳智为什么会背叛我们,她根本不是那样的人,为什么……你告诉我这是为什么?”

    听到丁豪如此一问,力狂的眼神也明显有了一丝变化,似乎有着一抹挣扎和犹豫,而始终在留意着力狂目光的左风,立即就捕捉到了对方这一丝变化。心中微微一动,左风便想开口追问。

    可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开口,琳琅却是突然开口说道:“你没有资格管琳智的事情,在场只有我这个亲生父亲才有这个资格,你最好搞清楚自己是个什么身份!”

    琳琅这番话说的有些突兀,而表面上看他是在冲着丁豪所说,可是左风却分明察觉到,在听到琳琅所言后,力狂的目光就慢慢变得坚定下来。

    ‘似乎力狂之前有话想要说,可是却因为琳琅的缘故,他想说的话却没有说出口来。如果这样来看,琳智还真的有可能并未背叛,而是其中还有我们所不知道的隐情在其中。’

    左风眉头紧锁,虽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不太关心琳智是否真的背叛,但知道了对方没有真的出卖自己,心里面终究还是稍微好受了一点。

    看着一脸焦急的丁豪,左风想要将自己的判断说出来,可是琳琅却在此时再次开口了。

    “给了你们不少时间吧,内城那边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点动静,我们可没有那么多时间继续这么耗下去。”

    此言一出,顿时将场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不光是琳鹄、江心和伯卡等人大惊失色,甚至就连左风都露出了震惊的神色。

    ‘原来琳鹄和伯卡他们的计划,是打算借助内城中的那个人来解决琳琅,这倒的确是个好办法。可是这样的计划琳琅既然已经提前知道,那为什么还要如此光明正大的出现,而且到现在还不急着动手,明显就是在等着内城中的那个家伙出现。’

    此时的左风,直接就沦为了一个看客,而且眼前的戏明显越来越精彩。好看的戏绝不是一眼就看到结果的那种,而是眼前这样扑朔迷离,让人无法预测下一步会怎样发展的“戏”。

    当然,这可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场戏,这场戏将会决定自己和身后这一群人的生死存亡。所以左风在看着眼前情势变化的同时,脑子也在飞快的思考着,想要看看自己等人是否还有生机可寻。

    左风一直坚信,只要不死,便一定会有机会,眼下面前这两伙强敌至少表面上来看,似乎都不太在乎自己和身后这些人,也许这便是自己等人的机会也说不定。

    就在左风暗暗思索的时候,西方天际的最后一缕余晖也在慢慢消逝当中,而众人也能够清晰的看到,内城大阵在慢慢的蠕动变化着,似乎正在开启一条通道。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