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二千七百九十章 一步之遥

第二千七百九十章 一步之遥

    天堂与地狱只有一步之遥,这句偶尔能够在坤玄大陆上听到,流传已久的谚语,吴天倒也是时常会听到,甚至偶尔他还会用这句话,调侃一下自己身边的某个“倒霉蛋”。

    直到今天他才真切的体会到,这绝对不是一句用来调侃的“笑话”,相信当初说出这番话的人,绝对是深有体会。可是吴天绝不认为,创造出这句话的人,会比今天的自己体会的更加深刻。

    如果将之前的战斗当成一场赌博,那么在吴天手中不仅拥有巨额的筹码,更是从一开始就有一副绝佳好牌。如何获得胜利根本不需要他去考虑,他甚至想不出自己有任何失败的可能。

    在看清了闪姬的实力后,他反而对战局更有信心了。原本他的判断并没有错,只要解决了黑雾中的一群人,杀掉闪姬擒拿左风后,再回过头来对付外面这些疯狂肆虐的妖兽,将会是异常轻松的一件事。

    尤其是吴天怀疑,操控外面那些妖兽的罪魁祸首,就是黑雾中的那个闪姬。那么只要将闪姬灭杀掉,外围那大批的妖兽将会不攻自破。

    看似鲁莽和过度自信的吴天,实际上在行动之前,他也是经过认真考虑和衡量的。然而从一开始,他就犯下了两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一个正是太过自信,另外一个是小看了左风。

    自信让他盲目的调动全部力量,如果他选择再谨慎一些,没有过早让手下人献祭,发动那强到连赤炎蟒自身都无法抵御的黑色火焰,结局也不会是眼前这样。

    至于左风的情况,吴天从一开始就不算了解。所得到的信息,也不过是从琳鹄那里获得的,而他也理所当然的将他听来的那些,就当成了是左风的全部。

    如果他认真的向玄武帝国获取情报,就会发现左风在叶林帝国的经历,其中一个就是左风感悟获得了“人火”朝阳天火,肉体的抗火性远超一般火属性武者太多。

    因为自大,因为对左风的不了解,让他狂妄的发动最强攻击后,却反而让自己受到反噬。本来半只脚已经迈入天堂,可是就在他的身体即将进入的刹那,却是脚下一滑直接栽落到地狱,这对吴天的打击实在太大。

    受到严重打击的吴天,脸上挂着一道道泪痕,他已经记不得自己是从五岁,还是六岁之后,便再也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可是今日他的眼泪却是止不住的流下。

    眼前的局面已经如此混乱,可是吴天却没有任何命令,他就那样呆呆的站在那里,仿佛就只剩下了一个空荡荡的躯壳。

    吴天整个人仿佛失去了灵魂,不远处的琳鹄却是目光不断的变化,似乎在考虑着什么。而就在他思考的时候,在他不远处的伯卡,却是缓缓的凑上来,轻声的说道:“怎么样,考虑一下我们合作?”

    这声音响起的瞬间,琳鹄的瞳孔就是猛的一缩,他转过头去一脸怨毒的看着对方。在琳鹄看来,伯卡一直就在利用自己,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伯卡分明就是来“刺激”自己的。

    可是当他转头望去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伯卡那苍白的脸上,写满了“认真”二字,根本没有半点嘲讽的味道。

    此时的伯卡胸前一片血肉模糊,似乎稍微一动,胸口处便会有着阵阵的剧痛传来。不过他却还是咬着牙,紧盯着琳鹄开口说道。

    “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咱们也可以打开天窗说亮化,咱们之前能够携手合作,不过就是彼此相互利用罢了。最后不管谁先得到了左风,都不可能与对方分享,这一点你我心知肚明。”

    听到这番话,琳鹄的怒气反而减少了几分,既然伯卡说的如此坦诚,至少证明对方不是故意过来恶心自己的。

    可是在思考过后,琳鹄还是冷冷的说道:“与你合作不过是与虎谋皮,你从一开始就打算利用我,而且你在离开卫城后,必然会想方设法对付我,到时候一切的罪名恐怕都要我来背负吧。”

    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伯卡脸上也不自禁的划过一抹笑意,却是心平气和的说道:“我的确是有这样的打算,不过……你又何尝不是如此计划,若是左风落到你的手中,难道你会真的与我分享。”

    话到此处,伯卡目光瞥了一眼不远处的吴天,继续说道:“远的自不必说,就是吴天刚刚来到的时候,便是你率先投靠,你难道以为我不知道,你是想要先借助贲霄阁和吴天的力量得到左风,返回头来就要对付我。”

    这就是刚刚所发生的事,的确也是琳鹄先一步背叛,琳鹄对此倒也是无话可说。

    伯卡语气一转,说道:“刚刚你我出手擒拿左风,吴天都看在眼里,这件事过后不管结果如何,咱们两个都绝对讨不到任何好处,以你对吴天的了解,你猜他会放过我们么?”

    闻听此言,琳鹄心头猛的一颤,声音都变得尖细起来,问道:“你的意思?难道是要……”

    下意识的朝着吴天望去,可是随即琳鹄便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现在的吴天虽然跟丢了魂一样,可是他的那些近卫,仍然在他的身边寸步不离的保护。就算你我现在动用全力偷袭,也绝不可能伤到他。”

    伯卡嘴角微微勾起,随即目光转投向那片正在缓缓移动中的黑雾,说道:“如果调动大批人手,强攻那片黑雾,让双方展开大战后呢?”

    听了伯卡之言,琳鹄眼角一阵狂跳,他现在不得不承认,这伯卡的心机和算计,的确远超自己。在眼前这种情况下,他想到不光是目标左风,还有事情如果彻底失败,该如何为自己保留一个退路。

    到了这个时候,琳鹄再没有任何犹豫,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们倒是可以重新合作,但是别让我知道,你在背后算计我。”

    “当然,你现在是我在卫城,甚至是整个叶林帝国,唯一可以合作之人了。”伯卡脸上挂着一丝笑意,平静的开口说道。

    从始至终,伯卡就不是一个简单之人,只是成为郡守之后,他的野心愈发膨胀,所筹划的也都是一些大局的布置。可实际上他从始至终,就是一个善于阴谋算计的奸雄,而非是叱咤风云的枭雄式人物,究其原因便是其没有那份气量。

    许多时候,事情往往就是在这些小的环节上,一点小小的变化,从而影响了整个局面的发展。

    原本左风等人,此时在一边恢复的同时,一边准备向外突围离开这里。他们同样看到了眼前这“喜人”的局面,各种妖兽在疯狂的冲杀,外围的贲霄阁和城卫军的包围,早已经混乱的不成样子。

    这个时候左风等人,自然不会再留下来继续纠缠,毕竟他们的目的,原本就是要尽快离开卫城脱离险地。

    只是现在的情况有些恶劣,之前的战斗左风损耗严重,琳鹄被赤炎蟒所伤,暴雪虽然没有被赤炎蟒所伤,可是强行借助寒凝冰泉提升修为,使得暴雪本身的伤势,也变得愈发严重了。

    这种时候左风当然更不会选择与对方继续死磕,可就在大家准备顺着一处妖兽破开的缺口离开之时,琳鹄的声音却是响彻而起。

    “我以叶林帝国,小阁主之名,命令!所有贲霄阁武者,城卫军武者,集中全部力量将那黑雾中的左风和琳智截下来,违令者,以背叛帝国论罪!”

    这番话铿锵有力,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瞬间传入到在场每一名武者的耳中。不管是城卫军和贲霄阁武者,在听到这个命令后,脸上先是划过一抹震惊之色,随后就转变成了愤怒与不甘。

    这命令说的非常清楚,是以雨阁小阁主之名。也就是在场所有地位低于琳鹄的人,都要无条件服从。而只有地位高于琳鹄者,才有资格取消这道命令。

    然而眼下吴天跟丢了魂一般,对于琳鹄发出的命令毫无半点反应。江心虽然拥有着与吴天评级的地位,可是他却偏偏不敢取消这道命令。

    如果他下达了这个命令,那么贲霄阁事后,便可以将一切的过错都推到自己的身上,那么自己将来要接受背叛帝国的罪责,几乎是板上钉钉的。

    心中虽然有一万个不情愿,可是江心最终还是选择了沉默,他默认了琳鹄发出的命令。而在场的所有武者,在短暂的犹豫后,便齐齐的行动起来。

    原本还有一些贲霄阁武者,在努力抵抗着妖兽大军的冲击。可是在得到命令后,他们立刻动身,朝着黑雾所在处冲了过去。

    一时之间周围的防线都全部被瓦解,不管是凝聚出血阵拟兽的贲霄阁武者,又或者是集合在一起的城卫军,都同时朝着那片黑雾靠拢。

    正在移动中的左风众人,在听到琳鹄的命令后,不禁纷纷的皱起眉头。琥珀更是怒声骂道:“疯子,他们是彻底疯了么,为了对付我们,不惜要全军覆没不成?”

    “不要理会他们,咱们一定要冲出去,绝不能够在这里耽搁,我一直有种十分危险的感觉。”趴在闪姬被上的左风开口说道。

    暴雪也点了点头,说道:“我的心头也始终有种不舒服的压迫感,我们还是该尽快离开才好。”

    闪姬却是缓缓张开嘴,露出了锋利的獠牙,森然说道:“小崽子,你们这是在找死。”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