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二千五百三十五章 风暴伊始

第二千五百三十五章 风暴伊始

    左风完全高估了邢夜醉野心,也彻底低估了他对于伯卡的忠心。按照左风与邢夜醉商量好的计划,是要在邢夜醉逼迫的林家和木花出手前,都要暂时对伯卡保密。

    可是邢夜醉虽然按照计划执行,但是心中却一直在犹豫不决,而最终他还是在行动前,找到了伯卡,将自己所得到的情报如实告诉了对方。

    而结果大大出乎邢夜醉的意料,以前那个绝对冷静,行事稳重的伯卡好像不见了。自己面前这位郡守大人,反而变得疑神疑鬼,甚至对自己的目的都产生了怀疑。

    其实这也是邢夜醉当局者迷,当初左风不希望他先向伯卡报告的原因,就是不希望将本来简单的事情搞得复杂无比。

    作为旁观者,左风倒是对于邢夜醉和木花两个人间的关系,以及他们两个对伯卡的意义看的非常清楚。两人作为伯卡的左右手而存在,同时伯卡也需要利用他们彼此间的矛盾与不和,来相互制约。

    二者之间的不和与矛盾,伯卡早就知道,甚至这其中也有着他在暗中推波助澜。两人间的矛盾越深,他反而越高兴。

    他能接受邢夜醉和木花双方间,明争暗斗互相算计,但是却不能容忍其中一方彻底压倒另一方,当然更不能接受其中一方,要将另外一方完全摧垮。

    如果邢夜醉的报告中,矛头只是对准了城内的林家族人,伯卡恐怕不光会同意行动,甚至会大力给予支持。

    可现在邢夜醉不光是要对付林家,更重要的是还要借机对付木花,这对于伯卡来说便是不能接受的了。哪怕之前他对邢夜醉非常信任,如今也不得不怀疑邢夜醉的动机和目的。

    从另外一个角度讲,伯卡同样无法接受木花是奸细这个事实。要知道邢夜醉跟随自己才两年,木花可是跟了自己近十年,若说木花是奸细,那不就是间接的说自己是白痴么,他堂堂东临郡郡守,怎么能够接受如此打脸的事实。

    于公于私,伯卡都只会认为,邢夜醉是过来搬弄是非,并且借着一点点小事想要为自己排除异己。因此他在听完邢夜醉的情报,以及接下来准备采取的行动后,不仅没有给予支持,反而步步进逼的质问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邢夜醉也大概知道了自己错在何处,可是自己该不该说也已经说了,现在唯有等着伯卡的指示了。

    ‘想不到那二十岁的青年人,竟然能够如此洞悉人心、了解人性,悔不该听他之言,如今只希望伯卡能够以大局为重了。’

    邢夜醉此时低着头,心中却是对送酒的青年,产生了一丝钦佩之意,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可却给邢夜醉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若是真的按对方说的做,那么自己也不会陷入眼前这样尴尬的境地。

    长长的呼出一口气,伯卡突然说道:“林家在隶城的确有布置,而那个主事者便是泥鳅,我甚至很早之前便已经知道了泥鳅的目的是什么。”

    闻听此言,邢夜醉也不禁抬起头来,这些事情他当初并不知道,不过这番话倒是与之前那送酒青年人的说法完全一致。

    顿了顿,伯卡继续说道:“他们的目的实际上是为了那八门拘锁阵法,这阵法要解开十分困难,所以我虽然早知道了他们的目的,但也一直容着他折腾。

    不过最近这家伙将隶城搞的乌烟瘴气,我也实在有些看不过去,这才带人过来将隶城重新收归东临郡辖制。这件事木花也清楚,而他也是一力配合,我想你的情报应该并不准确,否则木花怎么会亲自帮我对付泥鳅他们。”

    林家之内关系错综复杂,左风虽然对其中的环节很清楚,可是却无法对邢夜醉解释的太清楚。因为左风若表现出对林家了如指掌,到时候反而会引起邢夜醉的怀疑。

    虽然不能向邢夜醉解释的太多,但是左风却特意提醒过他,让他一定要在行动后,再向伯卡报告。结果伯卡先一步报告,如今反而让邢夜醉自己先遭到怀疑。

    “泥鳅在隶城经营也有些时日,城内有林家残余倒也没什么可意外的,你可以带人对那些残余林家人出手,但是却绝对不可动木花。”

    邢夜醉猛的抬起头来,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是面对伯卡那阴冷的脸色,到了嘴边的话却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了。

    他能够看得出来,因为这次的报告,自己反而与伯卡间产生了一丝芥蒂。伯卡不仅没有对木花有所怀疑,如今反而开始怀疑自己了。

    这倒是应了那句俗话,“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怀着郁闷的心情,邢夜醉从大堂之中退了出来,与来的时候心情截然相反,他甚至对今晚的行动都已经心灰意懒。不过邢夜醉终究是个重承诺的人,既然答应了他还是会尽力做下去,况且为了伯卡他也不能容林家继续潜藏下去,只是暂时不可能对木花再出手了。

    ……

    就在邢夜醉向伯卡报告的时候,那东门的钟塔之内,一名林家武者也正小心的向对面之人陈述着。

    这林家武者名叫“术洋”,此人正是白天带着左风和殷劫,出来观看行刑的那个人。他现在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替术忍和术洛两人背上了一口大锅,兴致勃勃的向木花讲诉着一条重要的讯息。

    “统领大人,我的身份你你已经验证过了,我的确是带来重要消息的。听说您只要能够剿灭城外的那批敌人,到时候便会立下一个大功。”

    术洋抱拳弯身,却是仰起脸来谄媚的笑着说道。

    看着眼前的青年人,木花对于其身份倒是没有怀疑,只是对于那份情报有些犹豫不决。不是担心那情报是假的,反而是在担心那情报若是真的,自己该如何处理,毕竟之前可是在对方手中吃了大亏。

    术洋似乎早有准备,已经迫不及待的说道:“大统领可能不知道,眼下这批强者,已经为了躲避东临郡的搜捕,化整为零四处躲避起来。

    所以我们只要派出足够的人手,便可以将他们逐个击破,功劳最后还不都是一样的么。”

    闻听此言木花也表现的大为意动,随即一抹笑容缓缓浮现,说道:“如此甚好,先将你所知道的具体情况说出来,这样我也可以做出布置。”

    心中如此想着的时候,木花却是冷笑着开口说道:“来人,持我手令到城主府,调动一百名郡城武者,记得,给我专门挑选那些平日里跟邢夜醉来往比较密切的,明白了么?”

    此时能够留在木花身边的人,自然也是绝对的亲信,听到这番吩咐,那人毫不迟疑的领命而去。

    那术洋大喜过望立刻又详细介绍起来,而他所转达的情报,实际上都是左风透露的。他从术忍那里直到,这些人可都是自己林家的族人,但是却因为术忍开出的优厚条件,“义无反顾”的将这帮同族直接出卖。

    而木花听说,可以获得城外那些人的信任,然后再下手一举灭杀,她的心里简直要乐开了花。她仔细检查了术洋递上来的那枚信物,并未发现什么问题,这才小心的将之重新交到术洋的手中。

    之前在城外栽了个大跟头,木花一直对此事耿耿于怀,本来想要动点手段将城内的几个人揪出来。如今家族这边倒是给了自己更好的机会,若是能够借此除掉城外的强敌,郡守伯卡对自己必然会更加信任。

    木花越想越是开心,可是他这边开心,邢夜醉那边就要闹心了。自己这边本来急需人手,展开行动的。

    可结果木花派出之人持着手令而来,要调动一百名武者,看着那快郡守亲自赐予木花的令牌,邢夜醉就算是万般不肯,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执行。尤其是他不能违抗手令的同时,还不能去找郡守理论。

    结果就在行动之前,自己手下还算得力的一百多名武者,就这样被木花的手下给直接调走,搞的邢夜醉手下,就只剩二百多人。

    面对如此尴尬的情况,刚刚在那里碰了软钉子,邢夜醉也只能将苦水自己咽下,急需指挥着手下展开。

    手下人虽然被调走了一批,可是邢夜醉却没有放弃行动的计划,不光是因为他对伯卡的忠心,同时也因为自己承诺过那名送酒的少年人,所以就算有意外他还是决定要执行下去。

    一方面邢夜醉调动人手,借着暗夜的掩护离开了城主府,另外一边的钟楼下方,一队东临郡武者,也同样在暗夜的掩护下,匆匆的打开城门悄悄的离城而去。

    左风最初的计划,到了此时已经完全变了模样。可是这就好像一块山顶的大石,他静静矗立在那里时完全与山融为一体,可一旦受到外力的推动,借着山势大石会飞快的滚动起来,而且会越来越快。

    如今隶城的形势,就好像那飞快从山顶冲下的大石,不光是推动大石的人无法阻挡,也没有谁能阻挡得了。

    一场由左风一手推动的大风暴,就如同那山顶滚落的巨石,将席卷整个隶城,整个东临郡。而这场风暴还会不断的扩大,最终席卷整个叶林帝国,今夜的风暴只不过是一个开端而已。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