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二千二百七十五章 封困于阵

第二千二百七十五章 封困于阵

    景门阵法之中,一片荒漠之内,虽然没有外界那样凛冽的寒风吹拂,可是温度同样很低。

    一大群人不急不缓的前行着,队伍靠近外围的武者,全部小心警的惕着,看着他们如临大敌的模样,好似随时随地就会遭到袭击一般。

    队伍之中的武者同样一脸的小心,似乎因为站在队伍之中,脸上的神情反而要稍好一些。不过他们这些人,会时不时的抬头向着队伍前方望去,眼中隐隐带着不满和愤怒。

    在这群队伍的头前有两名武者,一名身材瘦小满脸油滑的中年男子,前行之中鬼头鬼脑的不断打量四周。另一人身材略显肥硕,落后那瘦小男子半个身位以示恭敬。

    “老布,那阵法到底是怎么搞的,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难道是帝国对我们有所隐瞒。”开口说话的是那身材瘦小者,此人正是隶城城主泥鳅。

    也不怪他有此一问,在大约两刻钟以前,他终于按捺不住,动用了帝国所赐那枚开启阵法的阵玉。

    那阵玉属于一次性阵玉,激活之后阵玉内的阵法发挥作用,阵位交错产生的空隙失去阻挡作用,泥鳅带着人直接跳入。

    可是众人进入之后不久,泥鳅就发觉了不妥,身后阵位交错的缝隙赫然还在,可是阵法壁障却重新合拢。虽然还能够借助缝隙,看到外部的情况,可实际上众人已经没有办法离开。

    泥鳅等人并不清楚,当他们这一群人进入缝隙的时候,远在阵法核心位置的那颗巨大的血红眼球再次睁开。而后其中的能量再次释放而出,随即便开始对阵法造成了影响。

    这个时候,也恰好就是左风在与妖*战中,有短暂失神的那个时间。实际上在这大阵之中,也就只有左风才能够察觉到变化,虽能感受到阵法核心释放的那股特殊的能量波动,却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存在。

    那处于阵法核心的存在,仿佛与阵法有着很深的联系,它可以凭借自身的力量,影响甚至是改变阵法本来的运行轨迹。

    泥鳅等人虽然对阵法有所了解,却完全搞不清楚,眼前阵法为何会有如此特殊的变化。

    听到城主问起,老布也是收回思绪,缓缓说道:“这八门拘锁阵法肯定存在巨大的秘密,相信郡守也必然不知道秘密是什么,最多也只是知道阵法存在隐秘罢了。我甚至怀疑,这八门拘锁的秘密,就连长老院那帮家伙都不清楚。”

    微微一惊,泥鳅有些不敢置信的说道:“不可能吧,那可是叶林的最高权力的存在,怎么可能连他们都不知道这阵法中的隐秘。”

    满脸严肃的思考了片刻,老布沉声说道:“这个很有可能,最高长老院是掌控整个帝国的权利机构。控制着帝国各个郡守,以及主城城主的升迁和委任,甚至负责帝国各方面的运作。

    不过涉及到帝国最高的隐秘,尤其是这八门拘锁,传闻中可是与长老院没有任何关系,甚至国主恐怕都甚清楚。”

    泥鳅二目微微一凝,随即冲口说道:“你是说,叶林祭祀殿!”

    老布没有说话,却是重重的点了点头,泥鳅面色数变,似乎在快速的思考着什么,最后突然说道:“这些事情为何不早说,既然涉及到如此高的隐秘,起码应该早点跟我通个气才是,你难道忘记了我们……。”

    话还没有说完,泥鳅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发现老布的面色极其难看,一双小眼睛此时正冷冷的扫向后方。

    明白过来的泥鳅,心中暗暗后悔不迭,因为自己一时激动竟然忘记,现在跟在自己后方的,可不全都是自己的亲信。自己竟然在这里口无遮拦,差一点就失口说出自己的秘密了。

    看着泥鳅那副模样,老布感到一阵心灰意懒,他现在已经不敢去衡量,是否应该继续留在这位少主的身边,也不敢去想霓家还能有什么未来,他现在甚至开始能理解老石了。

    努力的摒除掉脑海中的杂念,老布这才轻轻的开口,以灵气束音成线传入泥鳅的耳中,说道。

    “城主这些年来一直在‘忙’,您忙的没有时间理会城内事物,也忙的没有时间与老头子沟通,其实有太多话我早就想跟你说,可是一直都得不到机会啊!”

    老布语重心长发自肺腑的一番话,泥鳅听后老脸泛红,嘴角抽搐了一下,最后忍不住重重叹了口气。

    泥鳅身上存在一些毛病,可却又并非是半点不知上进之人,至少在修行方面,他就要比许多人更加刻苦。所以他才能在如此年纪,达到纳气期八级的层次,比起哥哥来也只低了一点。

    如果泥鳅连最后这么一个优点都没有,恐怕老布也早就做了与老石相同的选择了。

    不过泥鳅却另有一个更糟糕的缺点,此人极其好色,对女妙龄女子,尤其是处子有着一种近乎病态的迷恋。

    往往将一些少女弄上手玩过一阵子,就会彻底失去兴趣,而让他失去兴趣的女子,却又受不得与其他男子好,因此被其抛弃的女子,下场也往往极为凄惨。

    回忆这些年来的过往,泥鳅的脑子中除了不断的修行,以及派人到处搜罗女子为其享用之外,其他的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一股脑的都丢给了老石和老布两人。

    本来辅助的两个人,却要将一应事物完全抗在肩上,时日一久老布还勉强能承受,老石却已经心灰意冷。

    如今被老布当面提起,泥鳅心中也不免有些惭愧,他作为林家的客卿受林家暗中支持,在叶林帝国内获得城主的身份,并且在隶城这里得意不断的发展。其实还有一个目标,就是寻找机会接触并控制八门拘锁阵法。

    在八门拘锁阵法周围,一共有六座城池,不过按照管辖范围的大小来说,此阵有极大的范围都在隶城。这其实是个绝佳的机会,能够更多的接触和了解阵法,这对于泥鳅来说何尝不是一个好机会。

    如果他能够掌握这座阵法,对于兄弟二人重新振作霓家的计划,必然会有极大的帮助。可是他却将这件事忽略了,这些年反而在不断的修行和玩女人之间忙个不休,舍本逐末将重要的事情抛在一边。

    “老布啊!这些年辛苦你了。”这话他没有使用传音的方式,而是正常的说了出来。

    正在低头前行中的老布,身体微微一颤,忍不住抬头向着泥鳅望去。随后眼中渐渐有着一抹复杂之色闪烁而出,老布能够感觉到泥鳅这番话是发自真心的。

    再次开口之时,泥鳅已经运用传音的方法,说道:“放心吧,我不会忘记霓家的大业,这些年来我也荒唐的够了,该收心为家族的事情好好计划一番了,以后不会将担子都压在你一个人身上的。”

    说到这里,泥鳅向着身后望去,继续传音说道:“这次倒是个好机会,以追赶左风为借口,带着人进入这阵法之中,正好可以探寻这阵法的真正秘密。

    即使造成损失,林家也只会认为我尽心办事,若真的能够有所收获,对于将来重新建立霓家也会有巨大的帮助。”

    惊讶的目光之中,带着激动的光芒,老布的眼中甚至有着一丝莹莹泪光,忍不住抬起手来重重的捏了捏泥鳅的肩膀。

    “好,好,少主人既然有这份决心,老奴就算拼了这把老骨头,也一定要帮少主人完成心愿。”

    在这一刻老布好似一下子来了精神,整个人也一下子变得神采奕奕起来。

    泥鳅看着后方,突然朗声说道:“今日行动都在家族的计划之中,咱们在这隶城也潜伏有段时间了,大家也该知道家族对我们的期盼。

    眼前这座八门拘锁大阵,是当初叶林帝国不费吹灰之力,一举消灭十万玄武强者的超级杀阵。如此阵法一定要掌握在我们林家手中,只有得到这座大阵,林家才能重新毅力于玄武,不,要让林家毅力于坤玄大陆的巅峰,将会成为堪比夺天山那样的强大势力。”

    本来因为阵法变化一时间无他离开的武者,此时却是一个个都瞪大了双眼,慢慢的人们眼中开始有着激动情绪浮现而出。

    他们明白了泥鳅的目的,知道了自己这些人是在为了林家而冒险。他们久居隶城,当然知道八门拘锁的强大,并不认为泥鳅的话有所夸大。恐惧,愤怒,怨恨这些情绪在消退,取而代之的是对家族未来的无限向往。

    “听您的!城主大人。”

    “客卿大人,大家跟着你,干!”

    一道道声音在人群之中响起,这些林家武者的斗志,在泥鳅三言两语之间便被点燃了。

    看着身后众人的变化,老布心中更加激动,仿佛泥鳅和泥塘两兄弟,当初立下重振家族的那番誓言的情景重现眼前,

    再次望向泥鳅之时,这一老一少两人同时流露出有会于心的笑容。

    可是他们却不知道,此时的八门拘锁阵法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阵法内外彻底封闭,如今就算用帝国赐予的阵玉,也无法让阵法开启一丁点。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