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两千零八十五章 投鼠忌器

第两千零八十五章 投鼠忌器

    混合着鲜血的的细小颗粒,自冯姓老者的肋下激射而出,那表面上带着淡淡的灵气火焰,很快就将表面的血液蒸腾掉。

    当左风再次张开手掌的时候,吴长老与冯姓老者,便同时看到掌心之内,有着一截已经扭曲成球形的细针变成了球形模样。这小小的一丁点,若非是左风将之取出,在窍穴之中潜藏后的确不易察觉。

    而且换了其他人,就算是能够发现也极难取出,在刚刚的瞬间,左风用火焰将那一截银包裹起来,迅速的炙烤让其软化,这才猛的将之取出。

    在这个过程中,冯姓老者自然痛苦万状,可是当那一截取出后,他也感到自己的半边身体都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老者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左风便已经再次动手,同时口中轻声说着:“咬紧牙关,还有两个,坚持住了!”

    声音落下的时候,左风已经伸手快速点向老者的身体,只不过这一次所触及的穴道与之前不同。不知是否因为刚刚已经有过经验,或者是身体比之前略有恢复,现在的冯姓老者感觉上好似没有之前那般痛苦了。

    此时的冯姓老者,也终于能够感受一下身体之内的变化,在他仔细感觉后也更为左风的能力感到吃惊。

    以他的年龄和阅历,自然看得出来左风使用的是一种极为高深的按穴之法。那每一指按下去,不仅力道角度都非常特殊,所按的穴道也非常有讲究。

    从被按的穴道送入的灵气火焰,以某种轨迹在经脉中穿行,明显是以一种包围的方式,将自己某一处穴道完全封死起来。

    痛苦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升级,浓烈的灵气火焰在经脉的穿行过程中,就好像无数个刀片,在人最脆弱的神经上轻轻的切割一般。

    冯姓老者批命的忍受着,他想要看一看,左风到底是怎样取出自己穴道内的细针。当初那细针是被直接刺入经脉内,在横五的一击之后,那细针就一下子不知踪影,后来不论冯姓老者如何努力都找寻不到。

    现在他已经猜到,当横五重击自己的时候,经脉内的那一截细针,在灵力的推动下快速游走,甚至不知道冲入到哪一处窍穴中潜伏了下来。

    如今左风以这种方式,等于是将有问题的窍穴周围经脉完全封死,对那一截潜藏银针的窍穴,采取关门打狗的方式。

    之所以那截银针不好取出,就是因为一旦强行用灵气逼迫其出来,反而会因为灵气的冲击,让那一截细针不知道又跑到另外某一处窍穴中。

    眼看着无数的火属性灵气聚集在一处窍穴,最后从其中分出一缕钻入窍穴。表面上看起来左风轻松随意,可实际上他在操控的时候非常小心,灵力的多少更是拿捏的恰到好处。

    火属性灵气进入窍穴之中后,立刻就散发出炙热的能量,同时在这种能量的作用下,窍穴之中的各处变化,也变得十分剧烈。

    “呃,哎……呀,啊!”

    当火属性灵气灌注进窍穴后,冯姓老者整个人也立即变色,本来还想要咬牙坚持,可是到了最后仍旧是不顾颜面的发出惨叫。

    倒是一旁观察的吴长老心中有数,这个时候急忙出手将冯姓老者控制住,不让其身体在剧痛下乱动。

    在陡然上升的高温中,那一截银针立刻开始变得柔软,不论是炼药还是炼器,都需要极强的控火能力。若是换了普通人绝难将火焰控制的如此细致入微,在不损伤窍穴的前提下,直接软化其中的银针。

    当银针软化到了一定程度后,左风另外一只手立刻探出,那被灵气火焰包裹着的银针,随着左风将灵气重新抽回体内,也一并跟着从冯姓老者体内抽取而出。

    冲出的瞬间虽然对身体造成了一丝破坏,不过左风却是将这种破坏控制到最小,只要稍微服用一些回复的药散,那些受损的位置要不了多久便能够恢复。

    飞快冲出冯姓老者身体的银针,被左风轻轻的捏在掌心处。这一次甚至没有给冯姓老者喘息的机会就对最后一处窍穴下手,将那仅剩的一截银针给取了出来。

    整个过程外人也许感觉不到,可是冯姓老者却深有体会,左风对灵气精准的掌控,对火焰细微的控制,对身体内各处经脉窍穴的最缺把握,都让人钦佩不已。

    将老者身体内的针取出后,左风便开始动手给其他人取针。而吴长老已经将随身的药物拿出,喂给冯姓老者后,并使用自身灵力帮助其炼化和恢复。

    跟着冯姓老者一同被擒下的人有几十个,左风对他们以同样手段,先是探查银针所在的位置,再动手将之抽取出来。

    一个个将针取出之后,左风也发现,这些人之中唯有冯姓老者受到特殊“照顾”打入了三截银针,其他人有的是两截,有的只有一截。

    在取针之后,这些人被控制的修为也都彻底显现,显然用“针”的多少,明显与他们的修为有关。

    这些人之中数冯姓老者修为最高,已经达到了纳气后期的层次,比起吴长老也只低了一点罢了。其他人的修为就要弱了一些,最高的只有纳气初期,大部分都在感气中期以下和淬筋期层次。

    看到左风连续帮数人取针,琥珀有些担忧的提醒他稍微休息,左风却是摇了摇头,丝毫没有休息的将所有人身体内的断针都取了出来。

    而在左风取针结束后,便直接在旁边打起坐,这看在所有人的眼中,就是左风救人心切,不顾自己的疲劳而救人。

    不光是吴长老和冯俊,其他人看到这一幕个个心存感激的同时,又对左风的人品和能力极为佩服。在人群之中还有两名二十出头的女眷,看向左风的目光隐隐都闪烁着异彩。

    而此时的左风根本无暇理会其他人,刚刚连续的取针不能说没有消耗,可是其中的消耗真的不算太大。以左风现在所拥有的灵气,加上配合念力的细致操控,对灵气的消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之所以取针之后便立刻静坐,左风是要将刚刚取针的过程,迅速的在脑海中分析一遍。这种利用断针打入武者经脉,任其潜藏在窍穴中的手段固然歹毒,却是对于经脉、窍穴和灵气运转的极好运用之法。

    刚刚他之所以没有停歇,一来自己的确没有什么消耗,二来他在取针的过程中,也会有一些新的想法和推测。眼前恰好有人可加以利用,如此左风在取针的过程中,也能够将这些方法一一尝试。

    因此到了后来,有的人取针时表现的异常痛苦,甚至几乎要昏厥过去。而有的人却只是微微发出*,身上冒出许多虚汗便将针取出了。

    紧闭双目的左风,迅速的消化着刚刚的收获,在助人为乐的过程中,还让自己有了不小的收获,这倒是让他始料未及。

    “左风小兄弟,今日两次出手救我冯家于为难,当真是感激不尽,这份情我冯家之人永不敢忘。眼下我家少爷有危险,所以我们必须要赶去搭救。”

    见到左风缓缓睁开双眼,早就一脸焦急的吴长老,急忙开口说道。若左风再不睁眼,他们就准备先开始行动去追横五横六了。

    另外的冯姓老者,此时也显得有些焦急,不过对左风还是非常客气的说道:“这些都是我冯家的家眷,另外还有一个小家族也跟着撤往素家府邸。冯俊说西面还有几个家族没有联络,所以他带着人先去了那边。

    横五横六他们因为恨我们劝说了许多人投靠素家,所以遇到我们后就先将我们擒下来,然后又直接去找冯俊少爷他们的麻烦,必须这就赶去救人,药子大人就和他们孟家一起先返回素家吧。”

    听了冯姓老者的述说,左风才大概知道,眼前二十多人中,还有十多人是另外一个姓孟的小家族。而那名纳气初期,差不多二三级样子的男子,便是这孟家的家主。

    冯姓老者与吴长老两人,说完之后便立刻准备动身离去,可是他们这边才刚刚动身,就听到左风开口,阻止道:“等等。”

    吴长老四人,以及冯姓老者和身边的三人,都已经准备离开,在听到左风的话后,也都下意识的扭头望去。

    这些人脸上充满了焦急,可是左风刚刚救了冯老这些人,大家也是心中无奈,就这么不管不顾的离开显然不好。

    左风倒是一脸的平静,说道:“你们如果现在追过去,有几分把握能够赶在横五横六前找到你们冯俊少爷。”

    听到左风这个问题后,冯老和吴长老两人面色都有些难看,皱着眉头没有回答,但是答案已经写在他们脸上,他们根本就没有半分把握。

    而左风已经继续说道:“如果你们赶去的时候冯俊已经落在他们的手中,试问你们有几分把握,能够在不伤到冯俊的前提下,将他给救下来。”

    这第二个问题抛出,冯老和吴长老两人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难看,而冯老却还是忍不住说道:“就算是这样,我们也不能放任不管,少爷我们无论如何都要救,哪怕是跟他们同归于尽。”

    摇了摇头,“公平交手你们必胜,可现在面对有冯俊在手的横五横六,投鼠忌器之下你们毫无胜算。”左风沉声说道。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