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两千零二十二章 八阶冥海

第两千零二十二章 八阶冥海

    氤氲的雾气慢慢的开始汇聚起来,这并非是阵法所产生的效应,而是因为天气温度的变化所造成的结果。

    差不多一夜呼啸的寒风不断吹拂,让整片天地都变得温度极低。温度一直在持续的下降,直到其达到最冷的一刻,便开始慢慢的回升。

    就好像一个球将其狠狠的抛起,虽然在力量的作用下它会不断的爬升,可是终究会有其达到最高点的时候。当其达到了最高点后,接着便会向下回落。

    单纯从抛球上来看,那球爬升的速度越快,在其达到最高点后,跌落的速度也会更快。眼下的天气也是如此,当温度经过一夜疯狂的下降后,此时狂风止息,天色慢慢转亮的时候,气温也随之开始迅速攀升。

    因为本就是在冬季,所以温度的提升依旧让人感到十分寒冷,可是温度差异的突然间变化,便出现了空气中不断的凝结出无数的水汽。

    最初的时候人们会感觉到潮湿,而随着凝聚的越来越多,水汽开始化作雾气,到了肉眼可以看到的程度,最后就是越聚越多阻碍人的视线。

    城外的温度变化,远远要超过城内,因此最先出现雾气的地方是在城外的山林之中。

    即使此刻天色开始逐渐转亮,山林之间的能见度也随之变得越来越差,到了后来连辨别方向都成了极为困难的一件事。

    在这样的浓雾之中,即使是拥有远超人类感官能力的幽冥兽,也无法清晰的辨认方向,哪怕那幽冥兽已经迈入了八阶的门槛。

    按照道理来说,幽冥兽在迈过六阶门槛之后,便可以逐渐的向着化形发展自身。当然这个过程非常复杂,在幽冥兽化形的过程中,也需要遇到许多的困难。

    一般的幽冥兽需要达到七阶后期,甚至是八阶的时候才能真正化形,不过也有特例。当初在菊城时,那只雌性的七阶幽冥兽冥夜,便在刚刚达到七阶的时候,便已经能够成功化形,并且拥有着极为强悍的战斗力。

    此时在浓雾之中,一名身材壮硕的男子,如鬼魅般的直接窜出。如果仔细感受会发现,这男子身上的气息与普通武者截然不同,狂暴之中隐隐带着某种嗜血的味道,有经验的人立刻就能猜出,这是一只化形的兽族,而且是凶兽幽冥一族。

    这男子皮肤呈现古铜颜色,脸上和身体上还有着狰狞的伤疤,血红色的眼眸之中有着一抹狠戾之色。只是看其气势就知道,此化形兽的等阶已经迈过了八阶门槛。

    在这男子出现后不久,黑雾中又有两只幽冥兽迅速的冲来,并且快速来到男子的身后。这两只幽冥兽出现后,与男子一样在四处观察着周围,似乎正在观察环境辨认方向。

    两只幽冥兽都已经达到了六阶,虽然无法化形,可是其中一只在出现后,却已经能够口吐人言,用比较生硬的语调,说道:“冥海大人,我们收到阔城的消息就全速赶来,可现在看来我们无法在约定的时间内赶到,都是这该死的雾造成的。”

    那被称为“冥海”的男子,正是那只八阶幽冥兽,听到手下所言,他脸上那疤痕轻轻抖动,看起来特别的狰狞。

    有些不甘的再次观察过四周后,他这才缓缓开口,说道:“手下的人已经撒出去了吧,有没有什么收获。”

    这满脸疤痕的冥海缓缓开口,声音就好像金属碰撞般,仿佛那声音直接敲打在耳内一般。

    另外一只六阶幽冥兽,急忙开口回答道:“已经派出一部分向周围探查,可是这一大片山地间林木茂密,而且沟壑纵横,想要在其中寻找到方向实在太过困难。”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因为雾气漫天,我们在空中飞行不辨方向,不仅我族中的低阶无法御空无法同行,而且飞的越快很容易偏离目标越远。眼下我们在密林中摸索前进,仍旧无法迅速到达阔城。

    而且我们分散出去的同族,有一部分至今无法返回,大人您看是否要等待雾气散去我们再赶往阔城。”

    “哼”,冥海不满的伸出手来,狠狠的朝着一旁轰去,看似未曾用力的一拳轰出,却是夹杂着异常强大的风暴席卷开来。

    接着在那一拳轰出的远处,能听到无数“咔咔嚓嚓”的声响,树木折断的声音与倒塌的声音远远传荡开去。

    “这该死的雾气为何不早不晚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如果没有这些雾气,我们现在已经可以顺利达到阔城之外。有事先安置好的阵法传送,我们此时应该已经在阔城内屠杀掉所有人类武者了。”

    那冥海说话间难掩着胸中的怒气,随即突然开口问道:“通过传音还无法联系到走散的同族么?”

    那六阶幽冥兽摇了摇头,说道:“这片山区沟壑纵横,高低起伏更是没有任何规律。只要我们与同族间相隔一座矮山,普通的传音便无法准确传递。

    大人你也知道,即使是我们一族,如果不能够准确的朝着一个方位传音,那么距离感也并不比人类强者强多少。”

    接着另外一只六阶幽冥兽,也开口说道:“此时正值寒冬,白天的时间变短,眼下我们能够看到天色已开始有转亮的趋势,可是距离真正的天光大亮还需要一段时间,而如果要待到太阳出来雾气消散,恐怕最少还需要四个时辰。”

    这只幽冥兽,显然在同族之中,对于整个玄武帝国的自然情况掌握的比较透彻,此时娓娓道来,身边的六阶幽冥兽,与对面的冥海都显得对他极为信服。

    眉头紧皱,冥海的脸上闪过一抹浓浓的烦躁,眼下的不利条件,让它们不得不被困在这里。最初摸索着前行,还能够大致分辨出方位,确定自己这些人是往北而行,可现在他们已经彻底找不着北了。

    同样感到焦急的,还有阔城之外的那片山坳之中的林家大掌柜。第一次使用未酝酿完成的阵法,送走了三只六阶幽冥兽后,他就一直在等待着变化,可是结果却是三只幽冥兽的送出,并未出现任何的变化。

    阵法并未因为三只幽冥兽传送过去,而让后续的凝聚变得更快更顺利,同时阵法也没有停止向着最终完成凝聚的过程。

    那三只传送过去的幽冥兽,自然就是先后遭遇了唐斌和伊卡丽的那三只。它们三只幽冥兽如果落在阵法周围,会立刻想办法聚拢更多的阵法之力,让幽冥一族那特殊的传送阵可以凝炼的更快一些。

    大掌柜当然不知道那三只幽冥兽已经被击杀,不过最后看着阵法凝聚成型,他这才安心了一点。之后身边不足二百只幽冥兽进入阵法顺利传送后,林队长这才稍稍安心了一点。

    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掌柜的脸色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难看。因为他要等待的可不仅仅是眼前这些五阶六阶的幽冥兽,而是负责攻略玄武南部的真正强悍存在,那只达到八阶层次的幽冥兽。

    讯息在昨夜离城前,他就已经通过特殊渠道传递出去,虽然只是一道简单的讯息,可是那是约定好的行动讯号。那八阶的幽冥兽在得到消息后,必定会立刻赶过来。

    问题就出在夜晚与白天交汇间,阔城周围数百里范围内突然出现的浓浓雾气,让身处雾中的人们无法清晰的辨认方向,显然那八阶幽冥兽和它的手下,也因此耽搁在了路上。

    “真他妈是倒霉到家了,怎么就好死不死的在这个时候有如此浓的雾气出现。我记得整个冬季,也就有几次这种浓雾出现,可为什么偏偏就是今天。

    那帮家伙能够进入到阔城固然能够搅风搅雨,可是这点数量还不足以彻底屠尽城中强者。除非鬼画素王这些家族都在自相残杀中同归于尽,可是这种事情绝不可能发生。”

    就在大掌柜咬牙切齿暗自嘀咕着的时候,突然间浓雾之中的密林内,有着一道道短促的吼叫声传来。这声音有着特殊的穿透效果,浓密的森林都无法将声音全部遮蔽。

    听到这个声音大掌柜脸上的神情陡然一变,隐约间有着一抹兴奋的光芒闪烁。随即大掌柜就从自己的储晶中取出了两只粗大的竹筒。这是传递消息的讯炮,而且是那种威力颇大的一种。

    “眼下就只剩余了这么两只讯炮,我无法像幽冥兽那样传音,便只能依靠这个东西将它们吸引过来,还是省着一点用吧。”

    嘀咕了一句后,大掌柜又小心的将其中一只讯炮收入储晶之内,随即将剩余那一只点燃引信。

    “嘭”

    一道火光冲天而起,随着那火光冲入空中的雾气中,几乎在眨眼间就消失了去,由此可以看出雾气有多么的浓密。

    下一刻,在大掌柜头顶位置,便有着一道闪光浮现而出,因为浓雾的原因那闪烁的光芒也十分微弱。可是闪光后的那声低沉炸响声却很大,远近十几里内都可以清晰的听到。

    时间不大,一道道急促的吼叫声传来,大掌柜脸上的喜色也变得越来越浓,高声呼唤的同时,目光也是紧紧盯着吼叫传来的方向。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