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阵起无形

第一千八百八十二章 阵起无形

    各种各样的武器之上,因为灌注着不同的灵气,表面上释放的光芒也是各有不同。

    配合着各类的武技,发挥出来的攻击效果也完全不同。有人手中明明握着短刃,可是灵气配合武技施展出来的时候,却会对稍远一些的敌人发动远距离攻击。

    有的人明明手中握着的是一柄长枪,可是当灵气灌注之后,长枪却突然变成了软鞭,可近可远游身攻击。

    武者的武器不同,攻击方式不同,可是组合在一起后自然也会发挥出多变的攻击效果。

    此时素王郭三家的武者,便通过这种合作,展现出庞大的攻击能力。尤其是配合上,分别来自于三家的武者,也渐渐变得愈加得心应手起来。

    这种大规模的战斗中,武者能够通过不断的磨合与适应,渐渐变得越来越默契。当然这个磨合需要一个过程,过程的长短有的时候并不一定取决于修为的高低,而个别人的资质好坏,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这种磨合的速度快慢,有的时候完全取决于战斗中能否占据上风。当一方人始终顶着巨大的压力,在咬紧牙关反抗之时,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能否活命,当然不可能考虑配合上是否默契。

    可是当一方人马,在战斗中处于上风,对战之中顺风顺水的不断碾压对方,那自然也就有心情和精力,却关照到身边之人,配合由此产生,磨合的速度也自然要更快。

    整个老城区南部位置,就像一个巨大的屠场,外围的素王郭三家武者倒还稍好一些,内部的术姓武者,除了那些受伤严重者被替换下来,几乎所有人都在疯狂的战斗之中。

    只不过其中一部分在拼命抵抗,一部分在拼命的向外冲杀。看起来向外冲杀的武者,一个个倒是情绪高涨,可是仔细观察会发现那些在向外突围的人,一个个眼中充满了惊恐和绝望,哪里还有半点武者该有的战意。

    横五横六两人的离开,对于此地的所有术家武者,都造成了最为沉重的打击。一支队伍的核心,毋庸置疑便是领导者,就好像那具俗语说的“蛇无头不行,人物头不动”,战斗之时尤其明显。

    眼看着指挥者不顾一切逃走,那些原本属于大掌柜一方的武者,眼中同样有着绝望和无奈。但是他们知道自己既不能逃走,更不能够投降,哪怕知道没有半点胜利的希望,依然还在麻木的战斗,甚至在用本能战斗。

    而另外一部分跟随横五横六的术姓武者,表现出的已经不仅仅是混乱,那甚至是一种疯狂。没有所谓的配合,身边阻挡自己,干扰自己的同伴,此刻都成为了敌人。

    一名术姓武者正在拼命向前冲杀,突然背后被人狠狠踢了一脚,整个身体便径直朝扑去。他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便一头撞进前方三家联军之中。

    就像一颗不起眼的水滴,从波涛中冲出落在礁石上,一瞬间便粉身碎骨。这名术姓武者甚至没有机会看看,是谁将自己踢出来送死,只有一声不甘的怒吼,在其身体支离破碎血肉横飞的瞬间戛然而止。

    还有一名术姓武者,在向前冲击中受伤,可是还未来得及躲避开,给自己喘口气的机会。便直接被身后冲上来的同伴撞倒在地,紧接着无数双脚就在其身体上踏过。短短不到一息时间,这摔倒的武者就彻底死去。

    一幕幕画面在不断的重复,一百四五十名术姓武者,差不多有三分之一,并不是死于三家联军手中,而是被自己人如此弄死。

    另外三分之一,没有能力挤进那由素王郭三家留下的通道,在靠近的时候便被直接击杀。还有三分之一勉强冲入通道,可是却很少有人能够活着冲出去。

    此时素铭停留在空中,胸口快速的起伏,那本来就白皙的脸,此时苍白的如同纸张。她在刚刚阻拦横五的时候,差不多已经动用了自己最强的实力,虽然还不能说将所有潜力都挤压出来,但已经可以说尽力了。

    扭头望了一眼横五横六消失的方向,除了呼啸的寒风,以及远处点点闪烁的星芒,根本看不到半个人影。

    素铭并没有继续追杀,因为她知道逃走的那横五本身受伤也颇重。对方实力本不如自己,可是在那一瞬间,却发挥出育气期强者才拥有的攻击力,那必然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尤其是当横五后锤,落在前锤之上的时候,前锤之内的所有灵气直接爆开,那等于是将横五一身修为近乎一半自我引爆舍弃掉,才能够将那张大网破开。

    素铭固然承受了不小的破坏力,横五自身也等于承受了相同的破坏力,甚至被破坏的还要更严重,所以他的身体此时情况应该十分脆弱。

    横六虽然并未受到什么伤,不过在与赵邙的不断纠缠中,自身的损耗也终于到了极限,想要短时间内恢复并不容易。

    不过她与赵邙都没有追赶下去,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最重要的任务是清除老城区外围的敌人,给接下来的行动扫清障碍。

    而且周围有人时时刻刻观察战场的变化,这两人逃走的消息,很快就会送到三家主事者那边,怎么处理那边自会有决定。

    目光缓缓收回,向着下方的战场处望去,此时素铭的眼中有着与年纪不符的冷酷和沉着。转头看向赵邙的同时,素铭轻声说道:“既然最麻烦的自己离开,剩下的我们也要快些处理掉,这里毕竟只是对付林家的外围战斗。”

    看着素铭点了点头,赵邙关切的问道:“二统领的伤势怎么样,若是不方便可以先回去疗伤,这边只要对方不派出育气期强者,我还是可以应付的。”

    笑着摇了摇头,素铭自信的说道:“这点伤势对我还造不成太大影响,不过我的确也需要些时间来恢复一下,接下来的战斗恐怕要劳烦赵老多出些力。”

    手中长鞭一摆,赵邙笑着说道:“二统领尽管先行疗伤,这边的战斗就不用你出手了。”

    说完之后赵邙已经一摆手中长鞭,向着下方俯冲而去,他的速度极快,几乎闪烁之间便已经来到了地面。

    “噗噗,噗噗噗……”

    风声凛凛,期间夹杂着各种奇怪的细微声音,赵邙手中的长鞭直接消失无踪,只剩下那些破风声在其身边响起。

    许多人甚至没有察觉到危险,就已经被长鞭扫中,身体好似西瓜般直接爆碎开来,白色的骨骼,红色的血肉,其中还夹杂着破碎的内脏之物,向着周围飞溅开去。

    横五横六离开后,素铭没有出手,赵邙已经可以说是此地当之无愧的修为最强者。双方武者本来泾渭分明,三家联军在外围向内逼近,被包围在其中的术姓武者奋力抵抗。

    可是赵邙却直接以最为霸道的方式,自空中落下就直接出现在了术家武者队伍中。纳气期巅峰强者,对付纳气中期武者,也就三两下间的事,更何况他现在选择的位置,大部分都是感气期武者聚集处。

    好似猛虎冲入羊群,术姓武者好似纸片般,被赵邙眨眼间就撕个粉碎。一瞬间十几名武者被杀,本来就已经十分混乱的术姓武者,此时变得更加混乱起来。

    因为没有指挥者,面对突然出现的赵邙,这些术姓武者一个个慌乱应对。可是不管是他们匆忙躲避,或者是奋不顾身的冲上去合力狙杀,都只能让自己这一方更加混乱。

    正在缓缓向着下方落去的素铭,淡漠的扫了一眼战圈内的变化,同时随意的发出了一声唿哨,便向着战圈之外飘落下去。

    在她的传讯后,靠近南面的武者队形再次一变,原本开放的数个通道,立刻被封死。不管是此刻在通道中苦苦向外突围的,还是那些在通道边缘,准备逃走的术姓武者,此时绝望的发现,那最后的一条通道,此时也已经彻底封死。

    ……

    老城区北部的战斗进入收尾阶段的时候,不远处的拍卖行之上,三家头领级人物此时站在一起。

    “那两个家伙就算了吧,不能因为他们坏了我们的大事。逃不出阔城,我们回头想要挖出来轻而易举。”王骁一脸的兴奋,眼中充满战意的说道。

    城主府的康姓老者,略有些迟疑,不过还是说道:“暂时我们的确要集中全力,没有时间对付那两个家伙。不过他们若是到我们某一家的府邸捣乱,以他们的修为还真的很难对付。”

    素坚倒是摇头,说道:“蠢到用如此方法逃走,而且能够连自己的家族核心都舍去,这种人也不可能有什么威胁。”

    话到此处,素坚朝着北面望去,继续道:“接下来就要对内部发动攻击了,林家的阵法手段不俗,咱们这一次可不能掉以轻心了。”

    三人并没有讨论太久,便已经纷纷动身朝着北面飞去。看着他们离去,左风脸上闪过一抹无奈,因为就在几人刚刚讨论之际,左风念海之中已经有细微的变化。

    那是他在念海中凝聚出的阵法,与林家的大阵有着微妙联系,刚刚出现变化的时候,左风已经知道,林家已经悄悄启动大阵,只不过那变化无形物质,其他人根本无从察觉。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