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给你时间

第一千八百一十章 给你时间

    对于大陆上任何一方帝国的人来说,古荒之地都是十分神秘的存在。甚至许多人听到的都是传闻,对于真正的古荒之地没有半点了解。

    不过伊卡丽却并不是这样,与大部分人不同,她跟随的城主叫做左风。而左风是少数几个人,还在少年时期,就已经开始对古荒之地有接触的人。

    左风的师父藤肖云,就是在古荒之地得到神秘的石墩后,变成了众矢之的,开始被不断的追杀。甚至最后死亡,也与古荒之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其后不久,左风便巧遇了那在古荒之地,也算是顶尖存在的幻空。到了最近一段时间,左风更是将幻空带在身边,更是对古荒之地了解的越来越多。

    碍于当初的承诺,有些事情左风无法与身边人分享,但还是有些是可以告诉大家的,伊卡丽也是从左风的口中对古荒之地有了新的认识。

    古荒之地极为有名的当然要数一山,二宗,四阁。其中那一山正是威名远播的夺天山,二宗便是明耀宗和天海总宗。

    这明耀宗分为“日月”两个分宗,这些算得上是隐秘之事,伊卡丽也已经从左风那里知晓。由此伊卡丽能够判断出,眼前的青年至少在这一点上没有欺骗自己。

    不过对于月宗之内的各大主要姓氏族系,伊卡丽就不太清楚了,因为左风对此也完全不知。

    在审讯方面,伊卡丽自然也有经验,因此她并未表态,只是在对方说道“日月”二宗的时候,表情淡然的点了点头。

    早就猜测对方应该知晓一些事情的殷仲,此时也更加笃定了自己的猜测,庆幸自己没有说谎的同时,已经继续开口介绍道。

    “我们月宗一直在古荒之外有所活动,明里暗里更是派出了不少的武者。不过在此之前,从未有过以家族的方式派遣武者行动,据我所知,这好像是第一次。”

    殷仲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伊卡丽的反应,他想要看看对方会有什么反应。随后他就发现,伊卡丽不自觉的将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随即就再次舒展开来。

    看到这一幕,殷仲心中不禁叹了口气,因为刚刚自己所说的十分隐秘,外人想要知道极为困难。话虽然是实话,可是对方如果依旧表现的从容或平静,那只能说明眼前女子故意装出来的。

    可是对方反而表现出一丝不解,这就说明之前自己的话,对方确实是知道的。那么如此看来,眼前女子所知的情况,恐怕远远超过自己的想象。

    见到殷仲犹豫不决的模样,伊卡丽心中暗自冷笑,知道自己已经将其彻底掌握在手中。

    “那殷岳修为在炼神期什么层次,你另外一个同伴殷劫,这几天一直不见踪影,到底去了什么地方?”双目紧紧盯着殷仲,伊卡丽语气异常平静的说道。

    忽听到这样的问题,正在思索中的殷仲,险些不顾身体的疼痛坐了起来,口中惊呼道:“你知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些的?”

    “哼,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还想活着的话!”伊卡丽冷声呵斥道。

    这一刻,殷仲感觉到后背一片冰寒,整个人如坠冰窟,这种感觉并不仅仅是恐惧,更带有着一种绝望,那是无法有丝毫欺瞒的绝望

    因为殷岳曾经说过,对于他们一伙人在阔城,整个城内所知者不会超过两人。除了画形之外,也就只有那个死去的王铮略微知道一些而已。

    而且这两个人对自己等人的背景,也只是知道一丁点而已。尤其是这两人,并不清楚,他们月宗在阔城中,究竟又几个人,更不可能知道每一个人的身份和去向。

    可如今伊卡丽直接就说破了殷岳的修为已经到了炼神期,同时更清楚殷劫这几天没有出现,好像这几天的一举一动,都落在对方的眼中一般。

    眼神有些呆滞的望着伊卡丽,殷仲机械性的说道:“主使殷岳,是在去年年初达到的炼神期,到现在不足两年,他的悟性算是普通,所以这么长时间修为也只是刚刚稳固。

    殷劫在上一次的意外中,因为那空间坍塌的变故,被主使大人殷岳直接抛弃,现在也葬身到空间乱流之中,尸骨都无法找回来了。”

    这些伊卡丽差不多知晓,之所以刻意这么问,便是要将殷仲的最后心理防线完全摧垮。

    此时见时机已经成熟,她也不再兜圈子,直接问道:“说说你们明月宗,还有你们到阔城之后发生的所有事,不要有任何遗漏。”

    对于伊卡丽的问题,殷仲甚至没有想,就十分乖巧的回答起来。心理防线被完全摧毁的他,讲述的时候反而有些混乱,不过伊卡丽看出他并没什么可以编排,脑子中浮现了什么就开始讲什么。

    他先说出了自己同殷劫的关系,虽然以“副使”的身份被派遣而来,实际上却只是殷岳身边的奴仆一般。

    从二人自幼一起学习修炼,到这一次被家族选出来负责行动。到此地后分别联络过的几个家族据点,后来殷岳才姗姗而来,结果一来就开始搅风搅雨。

    其中包括了殷岳联系画家的画形,甚至在对付素王两家的行动上,殷岳也在其中出了力,才会让素王两家第一次行动功亏一篑大败而逃。如果不是左风等人及时出现,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另外一个被殷岳操控的暗线,就是王家的二统领王铮,其中也包括王铮*控的原因,是因为功法的修行彻底被殷岳所传授的功法所制约。

    只要想要修行下去,就必须永远听从殷岳的命令,否则不仅再难有寸进,甚至还会慢慢的倒退。对于武者来说,修炼几乎是他的全部,是他活着的最大意义,因此才会对殷岳那般言听计从。

    最后又讲述了头一晚,鬼画家算计素王家,却不小心与林家硬碰一场的事情。这与殷岳最初的计划出入很大,之后就让王铮动手,他与殷岳配合将郭通杀掉,这才有了后来郭孝带人帮助鬼画家的一幕。

    虽然有些地方前后颠倒,有的地方说的并不算太清楚,不过伊卡丽认真听来,将所说的内容全部记下,再将之慢慢的结合到一起后,发现这殷仲应该没有说谎。

    “这伤是怎么回事?”伊卡丽最后开口,也是一下子问道了殷仲的痛处。

    “哎”

    忍不住轻叹了口气,殷仲表情痛苦的说道:“自从离开古荒,我和师兄殷劫两人,勤勤恳恳为宗门做事,事事小心谨慎不敢有半点错漏。可是到了最后,却是被人像垃圾一样丢弃,甚至还要被其嘲笑。

    殷岳当时双手中毒,就是我身上这些,他说让我帮其削去中毒的部分,我便相信了。谁知道他竟然打的主意是移花接木,将毒物全部都传递到我的身上。

    直到我身中此毒,眼看着命不久矣的时候,这老不死的才告诉我,师兄也是被他丢弃,甚至比我死去的方式更加凄惨和屈辱。

    我不想就这么无声无息的死掉,所以我拼了命的爬出来,我不知道自己究竟要去哪,更不知道我该去哪,只知道我不想死,我不想默默的腐烂变成尘土,我不甘心呐!”

    殷仲说话的同时,双目之中闪着泪花,那种悲痛之情溢于言表。

    点了点头,伊卡丽缓缓起身,说道:“好吧,我暂时也就只想知道这些,你先留在这里好好养伤吧。”

    看到伊卡丽缓缓起身,殷仲赶忙挪了挪身子,焦急的说道:“您,您到底是谁,看您刚刚的手法,您似乎有办法帮我解毒,求求你,只要你能救我这条命,我这条命就交给你,为你做什么都可以。”

    看着青年那恳切的模样,那真诚的眼神,伊卡丽却是平静的一笑,说道:“你好像不知道这里是哪,你现在身在素家府邸之中。其他的,我想不需要我再多说了吧。”

    “啊!”震惊的睁大双眼,好像眼珠子都快要掉下来一般。这次转醒后,殷仲发现所见所闻,无一不让自己吃惊意外。

    看着伊卡丽起身准备离开,殷仲略一踌躇,缓缓的咽了下口水,说道:“您,,您要我死?”

    “如果要你死,我何必费力将你带回来?”伊卡丽缓步向着门口走去,语气淡然的说道。

    “那你?”殷仲立刻追问道。

    玉手已经将房门拉开,一片晨辉倾泻在伊卡丽的身上,使那一头金发变得更加璀璨。缓缓的转过头来,脸上挂着淡笑,缓缓说道:“我需要考虑,你也需要考虑。”

    “考虑?”殷仲发觉自己,到现在都没有搞明白眼前的女子,更不知道对方想要什么。

    “我需要考虑的事情很多,你的生死在其中所占非常小。不过我需要时间思考,你同样需要时间思考,思考你的未来何去何从。

    也许你会帮我做出决定,如果不能,那你就只能接受我的决定。也许你不明白我说什么,没关系,正好你可以一起想想!”

    话音落下的同时,房门被轻轻关上的声音同时响起,房间之内再次变暗下来,留下满脸茫然的殷仲呆呆的望着那紧闭的房门。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