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人心难测

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人心难测

    素王两家趁势而来,抱着灭掉鬼画两家的决心出手,可是却想不到一场本来稳操胜券的战斗,却是双方遭遇后一波三折。

    最重要的转折,当然要数城主府一方的出现。当素坚得到消息,鬼画两家对林家的战斗,有城主府一帮人出现的时候,他们彼此间的合作关系已经昭然若揭,根本不再是什么秘密。

    当初素坚自然也和画形他们一样,想要将城主府这批人拉到自己这一边。可是尝试过几次后发现,郭通有左右逢源的意思,这样反而让素坚放松了警惕,认为郭通根本就不敢在两边选择任何一方。

    即使这一次对鬼画家出手的时候,素坚依然没有将城主府一方放在眼里。不论郭通如何选择,肯定需要先从自身利益考虑,这个时候与鬼画家继续绑在一起,无疑需要冒更大的风险。

    可是素坚却没有料到,中间出现了王铮这个变数,由王铮出手杀掉郭通,反而逼着城主府一方倒向鬼画家那边。

    局面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变化,其中当然有那位老者殷岳的作为在其中。殷岳的算计和考虑自然复杂,可是做法却非常简单,他的目的就是让混乱的局面中,各方都保证拥有不会太弱的实力。

    这样彼此硬拼起来,才会产生最大限度的消耗,对于殷岳来说,只有各方势力虚弱到极点,他才能有希望最终完全掌握主动。

    可是千算万算,人心难算。

    在最后一刻,王铮并没有坚决的出手,即使第一次出手被素强打断,之后又隔空出拳轰击在其后背,王铮依然还是有机会杀掉王骁。

    关键时候王铮选择了悬崖勒马,也许是看到王骁没有果断的向自己攻击,对其内心有所触动,也许是在最后一刻他的良心发现。总之王铮并没有出手,反而还帮王骁化解了危机,并且间接帮助王骁击杀了鬼家大统领鬼云。

    一系列的变化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发生,也许除了素强之外,在场到现在还没有一个人完全反应过来。

    就连早有准备的素强,此时已然有些感到意外,因为他没有想到事情真的会发生。

    当伊卡丽找到自己,告诉自己素王两家此时正在展开的行动,很可能落入别人的算计时,他心中其实不太相信。尤其是当伊卡丽说出王铮可能是叛徒,关键时候会对王骁下毒手的时候,他更加不会相信。

    毕竟素王两家关系始终还算密切,尤其素强知道王骁,王铮和王彬三人之间,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他不敢相信王铮,会在关键时候对王骁下手。

    不过伊卡丽提出的所有,并不是让他对王铮下手,而是在关键的时候阻止王铮,所以素强也就勉强接受了对方的建议。

    尤其是伊卡丽让他紧急调动,所有能够召唤到的素王两家武者,集合起来准备在关键的时候出手,帮助素王两家挽回劣势。

    当素强赶来的时候,他已经看到城主府一伙人开始动手,那个时候他已经打算直接出手。只不过一来伊卡丽提前有了忠告,另外素王两家武者当时集结的还不足,所以他只能在战圈之外继续收拢人手。

    素家的武者倒还好说,因为彼此之间有明确的联络方式,分散开打探消息的武者被其尽数收拢回来。而王家武者方面,因为没有王家的重要人物出面,最后只能收拢到一小部分。

    可是两边加在一起后,素王两家重新集结起来的,也一下子有了不少的人手。

    后面发生的事情其实与伊卡丽的警告有些关系,当素强看到王铮出现后,他也立刻率先有了动作。只不过他参与进去,也只是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却没有料到在关键时候王铮真的会出手。

    之前素强也问过,即使王铮心怀不轨,为何要在这个时候对自己的大哥王骁出手,为什么不选择其他人。

    伊卡丽其实也只是重复琥珀传来的话,依据段月瑶的判断,若是对素家的强者出手,对方有所防备的可能性不是没有。唯有对最信任自己的王骁出手,才会最稳妥,实际所发生的一切恰恰证明了段月瑶的猜测。

    那些素王两家的武者一个个心中焦急,不过他们还是按照素强的命令,在素强出现的半刻钟后,突然从两侧向着战圈发起冲击。

    新的援兵赶到,鬼画两家倒还稍差,城主府在最外圈进行合围,此时一下子就陷入了腹背受敌的境地。

    而且素王两家的援兵,并未从外围整体包围,而是从两侧如两把尖刀般直接向着战圈中央刺进。如此一来会更快更有效的扰乱城主府一方的武者。

    不论是殷岳还是段月瑶都没有想到,王铮会在最后收手,而他的做法同时也导致郭孝整个人傻在当场。

    本来城主府一方的武者,就是属于各方中小势力的结合,本身结构相比于鬼画素王四家就要松散,在这等乱局之下,更是如同一盘散沙一般的胡乱战斗着。

    有的人还在不管不顾的向内冲杀,有的人不明所以采取观望态度,更有的人看到形势不妙,反而开始向外突围。这种种的变化,立刻让素王两家由之前的劣势,迅速的开始抢回主动。

    如此变化素坚和画形也都大感意外,素坚本来都抱着战死此地的想法,却发现形势变得极为有利起来。

    另外一方的画形,虽然也大感吃惊,可是在看到王铮的怪异做法,再联想起郭通的突然死亡,隐约间他已经猜到了是谁在幕后操控。

    可是就算他猜到了一些,对于眼前的一切却没有任何办法。尤其是自己和鬼家如今与对方厮杀在一起,想要抽身撤走都难上加难,消耗下去最终吃大亏的依然是自己。

    虽然还在勉力与素强战斗,可是画形的脑中已经萌生了退意。当然有这种想法的不止他一人,画蘇和鬼雾,鬼风也同样有这样的想法。

    城主府一方现在还能帮自己牵扯一部分战力,可是一旦城主府被外面攻进来的素王家武者彻底打散,最后还是要鬼画两家承受最终的惨败,甚至是鬼画两家在阔城全军覆没。

    就今晚战斗最为激烈,也最为混乱之际,一道快若流光般的身影,在漫天风雪之间突然出现了。

    此人刚刚出现的时候,周身上下甚至都没有灵气显露,好像一只黑色的大鸟一般,自空中滑翔而来。正因为这样,就连画形和素坚这样的强者,也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那飞掠而来的身影。

    在那风雪之中出现的身影,一袭黑袍与背后的夜色融为一体,加上漫天雪花的掩盖,即使留意观察都无法发现。

    那身穿黑袍之人是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老者身材高大,苍老的脸庞上却是带着难掩的怒火。若是这怒火能够化为实质,甚至能够将整片天际都点亮。

    来人正是殷岳,他原本就没有考虑过出手,甚至在他的脑中设想了无数的情况,可是他却没有想到会有出现眼前的变化。

    对于他来说,眼前的情况可谓糟糕到了极点,这也是他最不想要见到的情况。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计划竟然会出现纰漏,更不敢相信事情的发展会向着截然相反的局面而去。

    到现在他只知道,自己犯下了一个错误,那就是自认为完全掌握了王铮,认为能够将这个人彻底掌控在手中。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这世上最难掌控的是人心,而人心也是最难以捉摸的变数。

    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变数,也是他始料未及的,到了现在他依然不知道。阔城各方势力的较量背后,有自己这一只手在推波助澜,同时还有另外一只手,在与自己默默的博弈。

    实际上老者殷岳输的也有些稀里糊涂,因为他到现在还不知道段月瑶,左风这些人各自处在什么角色,能够对各方势力做到多大的影响。

    而反观段月瑶和左风,却都清楚的知道他这样一个人物的存在,有心算无心之下,这一局殷岳可谓注定要吃亏。

    只不过殷岳又哪里是那么容易接受吃亏的人,到了此刻他整个人已经彻底恼羞成怒,甚至违背了他最初不亲自出手的初衷。

    如今他选择了出手,而且一旦出手也是显得有些疯狂。明明受了重伤,可是殷岳依然勉强的使用自己的念力,通过念力制造出来的精神领域,让自己可以不依靠灵气御空飞行。

    如此一来没有人察觉到他的悄然降临,如同鬼魅一般的悄悄向着战场靠近过去。

    虽然这样移动非常隐蔽,可是对于他现在的身体却有着极为大的消耗。若是左风在这里,便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老者身体之外的念力波动十分不稳定,好像随时都能有破碎的风险。

    即使这样他依然目光坚定,现在的他只能做到目前这一步。他的目标是素坚,也许还有素强或素铭,只要三人中除掉一个,高端战力的差距会让鬼画家重新拿回主动。

    殷岳清楚自己现在的伤势,对方若有了准备自己没有机会杀掉对方,所以他必须采用偷袭的方式出手。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