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唯有联手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唯有联手

    阔城西城发生的变故,虽然发生在入夜十分,可是前前后后闹出的动静着实不小。

    不要说是各方势力,就是普通百姓也都被惊动,毕竟光是那惊涛怒浪阵的声势就已经十分惊人,何况后来画形和鬼云又引动了护城大阵。

    身在阔城之内的任何一人,自然都会感受到守护城池的大阵出现了变化,尤其是最后护城大阵降下的四颗“小火苗”,点燃起那恐怖的滔天烈焰。

    当西城最早出现变化的时候,素家的武者便已经有所察觉,可是随后那些在附近探查之人便相继消失了去。

    以鬼画两家与素王家之间的矛盾,彼此见面当然不会有任何的留手。尤其是鬼画两家准备的行动,其目的本身就有针对素王两家的意思,所以更不会给素家武者回去报讯的机会。

    如此一来,鬼家反而歪打正着,断了素王两家立刻采取行动的意图。

    素王两家本就不像鬼画家猜测的那样,与林家不仅没有瓜葛不说,甚至素家都不清楚这片城西区域有这样一伙人。

    如此素王两家自然不会按照鬼画两家的预料,在这边发生变故后,立刻倾力前来相救。鬼画两家杀掉的探子,反而让素王两家更谨慎小心,不敢轻易对城西出动武者,生怕中了鬼画两家的算计。

    好在鬼画两家原本的误会,让他们先将素王两家的探子解决掉,否则若素坚和王骁早些时候了解这里的情况,必然要抓住机会狠狠的从鬼画两家背后捅上一刀。

    这些种种的变化,即使当初制定策略的段月瑶,也是未曾提前预料到的,自然更料想不到事情的后续发展。

    直到城西的战斗彻底告一段落,也就是在护城阵法毁灭惊涛怒浪阵后,鬼画两家倾力发动围剿之时,才彻底放弃了对外界的控制。

    三统领素强带人,从外侧悄然靠近,虽然距离稍嫌有些远,可是烈焰将周围照耀的如同白昼一般,大致情况还是能够看得清晰。尤其是鬼画两家与另外一伙武者的损伤,也同样被看在眼里。

    素家三统领素强,自然不同于普通武者,已经从其中看到了战机,于是立刻吩咐一名手下人将情况先行报回府中,自己留下再稍微深入探查一番。

    收到素强派人报告的消息,素坚立刻肯定这是素王两家最大的机会,若是能够牢牢把握住机会,两家彻底掌握阔城将不会有任何问题。

    心中有了定计,素坚立刻沉声说道:“二妹,你立刻去一趟王家,将大统领王骁请过来,告诉他我有要事相商。

    不妥,不妥,时间耽误不得,还是我亲自走一趟吧。”

    还未说完,素坚就立刻摇头否定,紧接着自顾自的迈步就向正门处走去。可是还未到正门,就见到门前的武者一个个躬身施礼,一名身穿兽皮大氅的中年男子,龙行虎步进入府中。

    男子正是王家大统领王骁,两家彼此联手又非常熟悉,门口的护卫连半个字都没有多问。

    迈步跨过府门,王骁已经自顾自的说道:“哥哥不需要去找我,我这自己先寻了过来。城西的情况虽然还不太清楚,不过我也认为是个机会,各个是否决定动手了?”

    显然王骁听到了素坚后面的话,只不过听到了后面,并未听到前面。素铭已经抢着开口,将刚刚家族武者回来报告的事情叙说了一遍。

    听着素铭的讲诉,王骁的脸色也变得越来越兴奋,不过他为人与素坚一样谨慎,最后忍不住问道:“这些消息可曾确认,如果真是如此,那我们倒真的不可错过如此良机。”

    点了点头,素坚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一指回来报讯的武者说道:“此人是我三弟的亲随之一,而且我三弟素强此时就在城西。消息会陆续送回,所以这些消息的真实性还是可以保证的。”

    “啪”

    重重的拍了一掌,王骁兴奋的大声说道:“那就成了,我王家那边的武者这两天一直有所准备,我现在一声令下便可以行动。”

    同样面露喜悦的素坚,也是露出了同样的笑容,缓缓说道:“我们素家也同样准备妥当,随时随地可以出发。看来这是上天对我两家的眷顾,鬼画两家气数已尽,帝都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处,到了这偏僻的阔成,他们同样还是无处安身的臭老鼠。”

    素坚和王骁两人同时大笑,而一旁的素铭同样心中欢喜,不过她并未留下来说话,而是下去整顿人马,准备同王家一同展开行动。

    ……

    青年人一身粗麻素服,头顶之上有白巾束发,模样算不得俊雅,可是配合青年那魁梧的身材,倒也颇有几分英气。

    在场这些人对于青年并不熟悉,看青年能够长驱直入来到这里,显然与青年的关系不大。鬼云和画形等人,目光已经跃过青年,落在其身后的两名老者处。

    其他人都感到眼两老一少有些陌生,反而是站在最后方的鬼锁,神情一动,开口说道:“是城主府的大管事康老,怎么,你们的城主大人这是派你来看我们的热闹不成?”

    听到鬼锁一口道破对方的身份,其他几人脸色陡然阴沉,身上的气息之中渐渐透出一丝丝冰寒的杀意。

    康赵两名老者,虽然身为城主府的管事,可实际上也只有康姓老者偶尔在外露面,城主府的大部分事情好些倒是都是由城主郭通亲自出面解决。

    之所以会如此特别,主要是因为赵康两名老者在玄武各有一个实力不弱的仇家,为了不给自己,给郭通招惹来麻烦,所以才弄的两名管事十分神秘,反而是城主郭通常常在人前露面。

    听闻眼前几人属于城主府,画形和鬼云的怒火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不过看两名老者,跟随在那名年轻人身后,他们反而想要看看这几个人到底要搞什么把戏。

    面对这种剑拔弩张的架势,赵姓老者露出担忧之色,望了一旁的康姓老者。倒是康姓老者面色丝毫不变,抬手一指青年说道:“这位便是郭城主唯一的儿子……,他的名字叫做郭孝。”

    在介绍青年之际,康姓老者抬眼稍微观察了一下,尤其注意此刻青年人的神情变化,另外也留意观察了一下青年人的细微动作和灵气波动。

    早在来此之前,赵康两名老者就已经猜到眼前的局面。可是最后来此地见鬼画加的人,并不是两名老者给出的最佳建议,却是青年固执选择的结果。

    既然是青年一人的主张,两名老者也与他经过一番争论,可是最后的结果是青年人毫不动摇,这才有了二老陪着青年人来此的一幕。

    虽然同意了青年人的决定,可是康赵两名老者,青年人的了解却不够,眼前这种局面正好是看清楚一个人的最佳场合。

    一个人通常之下在两种情况下,最容易暴露自己的真实性情。一个是在自己最为熟悉且信任的人面前,甚至酒后忘情的一刻,会放开所有将自己的真实一面彻底暴露。

    另外一种情况,便是面对生死关头,也许有的人会在利益面前无法把持。可是几乎所有的人,在面对生死的一刻,更容易暴露出真实的自己。

    此刻的青年脸上充满了平静,目光之中既没有恐惧,也没有愤怒,更没有丝毫的讨好,那目光反而像是在望着一片空气。

    内心平静,动作更是没有丝毫的僵硬,体内灵气也没有半点特殊的波动,就那么静静的望着对面这些人。

    冷冷的瞪了青年一眼,鬼云率先开口,似乎因为鬼家是这一次损失太重,他已经有些压抑不住怒火。

    “眼下的一切就是你们城主府提的头,才搞成如今的局面,若不是郭通我们两家哪里会有今日的惨重损失。如今我们两家损失这般严重,就打算用一个儿子,再赔上两条老命便准备息事宁人,……简直可笑!”

    鬼云的话丝毫不留情面,甚至显得有些小家子气,若换了平时他绝不会如此,可是今日鬼家遭受重创,也怪不得这位鬼家的阔城统领大人会如此。

    听到这番话,青年人的眼底悄然闪过一丝怒意,不过这变化很细微,只有一旁的康姓老者察觉到。看到身旁的青年能够将情绪压制到这种份上,康姓老者虽然表面没有任何表示,心中却已经暗自竖起拇指。

    青年人目光缓缓扫过眼前众人,随后慢慢的落在了自己的双手之上。那是用一整匹白布包裹的人,以眼前众人的修为,自然远远的就探查出那是一具尸体。

    青年轻轻将尸体放在地上,抬起手来轻轻的掸掉上面的尘土,随后捏起一块布角,缓缓动手轻轻的掀开。

    并未有缠多少圈,所以三两下那尸体的头颅便露了出来,也就是在场所有人看到那尸体的头颅的同时,一个个都露出了错愕之色。

    鬼锁率先惊呼出声道:“是郭通,他,他竟然死了!”

    深深的吸了口气,青年人目光柔和的望着郭通,缓缓的说道:“这就是你们要寻找的城主郭通,而我会是下一个的阔成城主。如果你们想要泄愤,那就请动手吧。

    不过,你们若想挽回局面,眼下……唯有联手一途!”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