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逆向回冲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 逆向回冲

    大家最初都在担心,担心那些雨水中蕴含剧毒,可是当一名名武者支撑不住,将身体表面的灵气撤去之后,却惊讶的发现,水滴之中并不带有一丝一毫的毒性。

    随即一些武者开始主动撤去灵气,也不再刻意去隔绝雨水,而且雨水不断积累,地面上的水开始持续上涨。

    不过还是有一些人从始至终都未放松警惕,其中鬼家的青年自身修为不足,完全是依靠身旁的大师兄鬼芒的照顾,将那些雨水隔绝开去。

    一边观察着那些不断凝聚着的雨水,同时留意着那些林家武者所在的位置,鬼家青年的目光也是闪烁不休,可以看出他的脑子正在飞快转动。

    眼看着那些雨水越聚越多,若是有武者站在地面上,差不多水已经聚集到了差不多齐腰的高度。即使修为稍差一些的武者,此时不想浪费灵气御空停于空中,却也会寻找一处房屋墙头之上落脚。

    鬼家青年特别留意到,林家的武者所聚集的位置,诡异的与中心处拉开了很远的距离,甚至有几个位置几乎紧贴在阵法最外层的部分。

    每一处位置差不多有九名武者聚集,而且每一处位置中,都会有着一名身穿铠甲的武者被围拢在中心处。除了穿铠甲的另外八个人,都会全力以赴将自身的灵气送入到那金属铠甲之上。

    不知道是用了什么特殊手法,还是铠甲之上某一道阵法被激活,能够明显看到每九个人聚集的林家武者外围,都有从铠甲表面扩散开来的阵法屏障,将那些齐腰深的水阻隔在外。

    看到那些林家武者如此作为,鬼家青年鬼锁伸手向下方不远处指去,同时口中说道:“麻烦大师兄出手,将那护罩打破,最好能够活捉几名修为高的人回来审讯。”

    “师弟稍等!”鬼芒点了点头,声音传出之时,身影已经轻轻一晃向着下方快速飞掠而去。

    鬼锁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纳气期巅峰,鬼锁指向的位置就在旁边,几乎眨眼之间鬼芒就已经来到了阵法壁障之外。

    没有任何停留,手掌抬起黑气已然在掌心和手指间缭绕不休,表情冷毅的出手直接轰在阵法表面的壁障上。

    “咔咔”

    刺耳的声音接连不断的响起,最先有所反应的是被围在中央那身穿铠甲的武者,随着一声闷哼,铠甲头颅部分便有着殷红的鲜血流淌而出。

    很明显阵法与那铠甲间有所联系,直接破坏那阵法,就会对阵法之内的铠甲武者造成损害。

    明白了铠甲与阵法的联系,鬼芒更加不会留手,只不过他同时也在心惊。眼前这凭借九人合力激发出来的阵法,所具备的防御力倒也的确惊人。

    吃惊归吃惊,鬼芒却没有任何的犹豫,两手之上鬼雾隐现,鬼爪毫不停歇的连续向阵法护壁发起攻击。

    被尖锐之物切割的刺耳声音,期间伴随着重物相撞的闷响,高度凝炼的灵气激荡开来,造成的巨大的震动也不断的向外扩散开来。

    随着护罩的不断被攻击,表面的光芒也渐渐的黯淡下来,似乎随时随地的将要破碎开一般。

    身在其中的九人之一,那名身穿铠甲的武者,不断传出闷“哼”之声。直到外层的壁障上,被鬼芒攻击的位置出现了无数细密的裂痕之后,他突然高声嘶吼道:“账房大人,不能等了,快发动阵法吧!”

    他虽然在高声喊叫,可是身在阵法之外的鬼芒,却只能隐约间感受到阵法内的一点点波动,根本听不到阵法内的人喊了什么,甚至是谁喊叫出声都不清楚。

    可是在铠甲武者声音响起的同时,不远处的术关便已经转头望来。眼下的阵法之中,好似自然而然的被分割出了两片区域。

    一片区域是林家武者所在的区域,除了其中核心部分之外,就是外围那些每一处由九名武者组成的小阵。这些区域完全看不到半点水滴,自然也没有那齐腰深的积水,彼此间传递消息,也只需要高声喊叫就可以。

    另外一片区域,就是以鬼家为首的三家武者,他们不论是在御空而立,或是站在房顶墙头,却都被笼罩在漫天雨水之中。

    这两片区域之间彼此隔绝,却从整体上看,都属于整个阵法之中。也许在场的所有人,都及不上一名青年武者更加专心,此人当然就是左风了。

    之前就被术索要求,远离双方交战的激烈战场,按照术索的指示左风便退到了战圈边缘的角落,却并未真正离开这里。

    一来他也很关心,这一场战斗接下来会如何发展,双方究竟会消耗到一种什么程度。另外他更关心的是,这场战斗最终会是怎样一种结局,或者说接下来的阔城,将会是怎样一种格局。

    带着种种的疑问,左风既没有急着离开,同时也没有帮助林家再出手的打算。就在他暗中观察之际,就看到鬼风带人冲入核心处,几乎是轻而易举的将其中的中年文士鬼芒和鬼家青年鬼锁等人救出。

    看到这一幕左风不禁深深的皱起眉头,如果自己是林家的指挥,绝对要将这几个人拼命控制下来,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够占据的优势。

    一旦失去了中央被围困的武者,那么数量上的差距,以及随后还会不断有武者补充进来,林家将再无任何胜算。

    ‘难道是这术关看出了问题,即使之前的损失完全不计,也要尽快带人撤走不成?’心中刚刚浮现这种猜测,眼角余光便看到了术关那一脸得意和傲然之色,左风便知道事情必然另有变化。

    而随后一道阵法光柱亮起,在看到那阵法光柱的瞬间,左风脑海之中立刻就浮现出,之前术关吩咐术坤几个人离开时的一幕。

    ‘原来他们早就有这些计划,看来术关也不是毫无准备。不对,这阵法绝不可能匆忙间布置出来,很显然在这处偏街建立的时候,阵法便已经暗中建成了。

    看来还真不能小看术索和术坤这些人,他们自幼在林家主系术姓一脉长大,所知道的隐秘绝不是我可以想象的。’

    此刻林家武者全部停手,左风也有时间可以认真的观察眼前的阵法。以他在阵法符文上的造诣,加上现在对于老城区内那林家大阵的了解,眼前的阵法很快便已经能够看出一些端倪来。

    ‘怎么会有如此怪异的阵法,防御力强悍到变态,却并没有什么完整的攻击手段。而且阵法之中既没有林家拿手的幻阵,也没有迷阵,难道就依靠防御阵法,将这些人困死在其中不成。’

    心中带着浓浓的浓浓的不解,左风也只能继续观察下去,不过很快左风就发现阵法之中的一些特殊变化。

    也就在这一刻,那正在被攻击中的武者,发出的急切求救声传来,每一名林家武者都能够清楚的听到。自然那位账房术关,也不可能漏掉。

    只不过此时的术关好像完全没听到一般,脸上的神情甚至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变化,连看都没有向那正在被攻击的位置看一眼。

    他的目光凝视着空中,更准确的来说,是空中那有些复杂的阵络。看得出来他是在等待着什么,应该是最佳时机未到,他也没有要出手的打算。

    没有人开口,一小部分人默默将头低下,不忍面对此时同伴的遭遇。可是大部分人却都是表情冷漠的望着不远处,那身处阵法中苦苦支撑的九个人。

    “轰,轰轰,轰……”

    剧烈的轰鸣声连续不断的响起,好像巨锤在不断轰击这某件脆弱的物品。那名武者好像已经坚持到了极限,又好像是因为术关的冷漠,断了那九个人最后的希望,让他们无法再支撑下去。

    巨大炸响声轰然传出,似乎整个大阵,都在那小阵法破碎的瞬间,剧烈的摇晃起来。鬼芒第一时间冲入其中展开杀戮,最终留下两个活口生擒而去。

    可就在刚刚那九人撑起的小阵破碎前一刻,左风突然在头顶的大阵之中捕捉到了一丝特殊的脉络。或者说左风捕捉到的是,阵法运行轨迹中的一些有趣的地方。

    只不过左风没有注意到,术关虽然一直抬头看天,可是他的双眼却在不断转动,眼神的焦点更是在阵络之上不断移动。

    就在左风发现那有趣的波动之时,术关的双眸之中,也隐隐有着一丝明亮之色闪现,那古井无波的脸庞上,终于浮现出了一抹笑意。

    下一刻,术关已经缓缓抬起双手,声音平静的喊出了一串串数字。这些数字在外人听来没有半点头绪,可是学过林家珠算法后的左风,却是双眸渐渐变得明亮起来。

    ‘好家伙,阵法竟然还有如此施展的手段,我现在可是越来越佩服,当年创立林家阵法的那位先祖,此人绝对当得起人物。

    将防御阵法的防御之力,进行不断的逆向回冲,从而让阵法之中不仅产生破坏力,而且破坏之力还是不断叠加的。’

    就在左风心中嘀咕之时,以核心阵法为中心,突然间有着一股巨大的推力向着四周席卷开来。

    因为雨水的倾注,此刻阵法之中如同一汪巨大的水潭,此时推力传出,一波环形波涛便滚滚向四周拍击而去。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