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你哄我骗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你哄我骗

    变化出现的太过突然,没有任何声息,也没有任何灵气波动,可是左风依然还是察觉到了。

    在刚刚的一瞬间,左风感受到了念海之中突然有着一丝波动传来。这一丝波动出现在念海中,左风搭建出的阵法之中,目前也只有那一个细小的子阵,与外界的林家阵法一小部分有所联系。

    在进入修炼状态之前,左风特别花费时间调整阵法,便是在自己所处的这片院落中,加入了警戒阵法。

    即使武者可以隐藏修为,可以隐藏气息,可以不发出任何声音。可是阵法就如同一片特殊的区域,踏入阵法范围内,必然会触及阵法。

    搭建阵法的目的是为了以防万一,但是左风并不认为会用得上,至少他不认为自己现在还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大掌柜和胭脂的表现,都说明他们已经接纳了自己。

    让左风没有想到的是,竟然真的会有人以这种方式来到,所以才会让左风心中大惊,差一点灵气的运转都出现问题。

    好在此时压制气旋的力量,是风火两种属性融合后的灵气,压制力量没有松懈之下,气旋之内只出现了剧烈的波动,却没有一丝一缕自其中冲出。

    先行稳定住纳海的情况,左风随后便将意识伸入到了念海中,与那道很小很小的子阵达成联系。通过念海之内阵法的联系,左风成功将意识送入到外界阵法之中。

    ‘嗯,竟然是这两个家伙?’意识伸入阵法,就好像感知能力通过阵法释放开来一般,使他立刻确定了此时来到的人是谁。

    这并不是一种直接的看,更不是点滴不漏的念力探查,不过却是一种通过阵法收集到的讯息,在念海之中得到重新的整合,有些借灵气探查到的情况。

    来到的两个人左风很熟悉,如果这两人以正常的状态来到,左风甚至不会生出半点警觉,因为探查到的两道身影,一个是术索,另外一个当然是术坤。

    这两个人本就住在这片院落中,他们两个的出现也很正常,可是奇怪的是他们两人偏要收敛气息和全身的灵气波动。

    发现是这两个人的同时,左风脑中立刻想到一个让他警惕不已的可能。大掌柜曾经稍微暗示过自己,让自己暗中监视术索和术坤两人。那对方难道就不会另派术索和术坤两人,暗中监视自己的情况。

    如果是这样,那就说明大掌柜和胭脂并不信任自己,而自己的麻烦依然会接踵而来。

    不过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这两人此时的行动,并非是受人指派,而是他们因为一些私心作祟,如果是后者,反而会让左风安心许多。

    左风不动声色的观察着二人,他现在不是装作不知晓,就是发觉到两人现在的所作所为,依然没有任何办法。

    如果在压缩气旋之前,左风还可以想办法将融合后的风火属性灵气散掉。可现在凝练已经开始,而且凝炼也到了关键时候,不上不下根本就无法停下。

    术索和术坤两人小心的亦步亦趋的走入院中,并小心的朝着侧面的一处窗户靠近过去。一边努力继续凝炼灵气的左风,心中却不觉稍稍松了口气。

    ‘这二人行动的时候彼此靠近,这样看起来并不像是为了监视我。如果是他们两人要监视我,自然是分别从两侧靠近我的房间,从不同的角度同时观察动静更合适。

    看他们两人现在的模样,倒更像是两个小贼潜入民宅窃取财物。’

    分析了一番后,左风心中也稍微放宽了一些,可是这也只能证明大掌柜和胭脂对自己的怀疑应该解除,可眼前的麻烦依然还在。

    术索和术坤两人缓缓的来到窗户下方,没有任何一丝气息泄露,若不是通过阵法预警手段,到现在左风可能还不清楚两人的来到。

    一边加紧凝炼着纳海中的灵气,左风脑海中也是在快速转动着,眼下最重要的是不能将自己的秘密泄露出去。

    首先,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几乎是没有任何一名武者会做的凝练灵气,然后将之散于肉体之内,做这么冒险的事又不能换来修为的提升,自己不可能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另外自己不敢随时停下,自己明显没有运转什么特殊的功法,想要从修炼中退出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如果自己无法随便退出修炼,这也是一个明显的漏洞。

    除此之外,自己还有一个难以掩饰的问题,那就是风火两种融合后的单属性灵气。这种存在几乎没有人见过,可是没见识的人未必连基本的眼光都没有,更何况术索和术坤两人,都是大世家之人,略微观察就应该能够看问题。

    两种属性的灵气,只能够在身体之外融合,使用完释放出来后,也需要在身体之外,才能够让其重新融入天地之间。

    在这个过程中,术索和术坤有大把时间可以研究个明明白白。融合灵气这样的事并不会泄露自己的秘密,可是却会让自己更受关注,这对于自己留在林家绝不是什么好事。

    快速的将眼前的形势和情况分析一番,左风依然不失冷静,相比于术索和术坤,左风始终觉得术宰才是最难对付的那个,好在此时的术宰人根本不在这里了。

    术索和术坤两人来到窗户下方,略一犹豫,术索便率先将手伸向了窗户。

    心中一动,左风突然现行开口,说道:“大哥,二哥,外面这般寒冷,为何不到屋里来坐,是否怪做弟弟的没有出门相迎呀。”

    站在窗边的术索和术坤两人,同时一愣,不敢置信的对望一眼,有些惊骇的向着屋内望去。虽然隔着一扇关闭的窗户,可是两人仿佛已经看到端坐在床上淡笑着开口的左风,脸上尽是高深莫测的平静。

    他们自信已经隐藏的很好,刚刚二人用的屏气敛息之法,属于林家内系术姓一脉的不传秘法,自己这四弟原是木姓族人,不该了解这套秘法才对,更不应该提前发觉两人的到来。

    可是如今左风率先开口,两人反而有些做贼心虚的愣在当场。还是术索反应的快一点,立刻笑着说道:“老四原来没有在忙,那就好,那就好,我们两个做哥哥的出去好半天,此时回来怕打扰了你修行,这才故意没有做声。”

    没有做声和屏息敛气明显有着不同,可是术索脸皮倒是厚,硬是用了这种方式给出解释。

    听着术索的解释,术坤心中觉得不好,可是思来想去也找不出更好的借口。毕竟是被人逮个正着,哪怕是敷衍也最好有个解释才好。

    说话之间术索已经来到房门口,推门径直走了进去,术坤紧跟在后,看着术索那一脸灿烂的微笑,不禁更加佩服对方的脸皮足够厚。

    两人迈步走入房间,左风却依旧盘膝坐在床上,两手微微展开,掌心朝上放在双膝之上,一副运气修炼时候的动作。

    “咦,四弟竟然真的在修炼,我们两个,这还是打扰了。我们这就离去,这就走!”迈步走入房间的术索,看到床上的情况后,不禁眉头一皱说道。

    可是他虽然如此说,却半点要退出去的意思都没有,甚至在说话的时候,还向前挪了小半步,将房门口的位置让开,让术坤能够进入。

    看着对方如此做作,左风心中冷笑,口中却说道:“二位哥哥不必介意,我修炼也是刚刚结束,此时也就是最后稍微孕养一番,倒也算不上什么打扰。

    只不过我现在不方便起身,二位哥哥也不需多礼,随意找位置坐,我也就不和你们见外了。”

    “不见外,都是自家兄弟有什么可见外的。”随后走入房间的术坤笑着说道,说话之时看似在找椅子,双目却是快速在房间四周掠过。

    左风不动声色,心中却不禁感叹。‘还好之前的单属性灵气早就已经散去,不然这两个家伙肯定会察觉到那两股灵气。’

    看着左风盘膝而坐含笑望着自己的模样,术索根本不信对方所说刚刚结束运功的事,只是现在又不好说破,毕竟刚刚自己顺口编的解释,左风也没有揪着不放。

    这便是左风的目的,他先发制人让术索和术坤方寸大乱,如此一来至少暂时能让自己占据主动。看那术索和术坤,眼中隐隐泛着一丝怀疑,却又不好多问的模样,左风就知道自己做对了。

    “二位兄长深夜来此,可是有什么急事?”左风一边客气的询问着,身体之内却是在加紧的凝炼着灵气。

    好在他正在凝炼灵气,纳海之中的气旋都被压缩只有核桃大小,更不可能有任何气息泄露而出,自然不需要担心眼下被人发现。

    寻了一处离床很近的位置坐下,术索摇头说道:“我们怎么会有急事,刚刚陪着你二哥重新清点人数,小队也都重新安排了,这不刚刚忙完,就想来看看兄弟怎么样。”

    一旁的术坤,尴尬的一笑说道:“大哥又来调笑我,若论起带领队伍自然是大哥更胜一筹。这次运气稍好一点被委以重任,最后还不是要依靠大哥的能力。”

    说完这些,术坤突然将话题一转,说道:“其实我们也是担心四弟的情况,也不知道之前你是否遭遇了什么危险?”

    微不可查的淡淡一笑,左风终于明白来二人来此的目的。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