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激发反制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激发反制

    眼角余光落在那离去的魁梧身影处,左风的眼神之中不经意间流露出了一丝复杂情绪,如果说林家他最不想为敌的人不是胭脂,不是大掌柜,恰恰就是眼前这名青年术宰。

    眼前的青年不论天赋,心性,都算得上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除此之外青年人有远超同龄人的胸怀和气度,既能容得下资质天赋比自己差,地位却比自己高的人,如术索和术坤,也能容得下天赋资质超过自己的人,好像左风。

    如果换一个环境,不是现在的身份,左风可能会真心实意的去交术宰这个朋友。可是二者现在有着鲜明且敌对的立场,这矛盾是完全无法调和的存在。

    心中暗叹了口气,左风无奈的收回目光,随即将注意力再次投向了头顶的大阵。眼前的阵法自然不是左风所见过最大,最复杂的,但却可以说是最特别的。

    迷阵和幻阵在阵法之中,大部分的时候都是以小道出现。有的家族会以此来设置障碍,防止外人轻易入侵,有的家族藏宝之地也会使用。

    大家族一般会采用攻击性较强的攻击阵法和防御阵法,因此迷幻阵并不多见,大型迷幻阵法就更是可以用罕见来形容了。

    如今摆在左风眼前的不仅仅是迷幻阵法,更是堪比一般城池护城阵法的大型迷幻阵。如果不解开眼前迷幻大阵,对于左风来说不仅脱身是个问题,要对付林家更是难上加难,这正是术宰看出左风那焦急模样的原因。

    再次将目光投向头顶的阵法,左风眼中有着明显的推衍光芒,缩在袖子中的手快速动着。左手轻轻的虚画着一道道符文,右手快速的拨弄着,用的正是林家特有的珠算之法。

    两种方式相互结合,左风快速的循着阵法的主络进行推衍计算,希望从其中寻找到破解的关键。

    须臾之后,左风的眉头逐渐的锁紧,在其脸庞上能够隐约看到一丝痛苦之色,甚至那张脸隐隐有些泛白,就像与人大战过一场般疲惫之中透着虚弱之意。

    “呼”

    左风猛的将头转开,视线也自然而然的挪了开来,好似胸中堆积了太多压力,在这一刻释放出去般,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身体不自觉的晃了晃,左风感到一阵眩晕袭来,明显是因为之前的推衍对他造成了不小的负担。

    只是看左风的样子,就知道他并没有成功破解阵法,反而让自己消耗极为巨大。

    略微调息后,左风有些心有不甘的再次抬头向着上方望去,可是这一次只看了一小会儿,左风就感觉脑海之中隐隐有着刺痛传来。

    也就是他自身应经拥有念海,并且拥有接近一千根念丝,否则一般人现在恐怕早就吐血晕厥过去。

    虽然对左风本身没有造成任何伤害,但是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消耗也同样不小,更重要的是他发现推衍了这么久自己竟然等于是没有半点收获,依然在阵法主脉上停滞不前。

    这一次没有盯着一处位置拼命推衍,而是目光在阵法之上不断的寻找,既然主脉无法突破,左风打算从其他位置找到突破口。

    寻来找去,左风的目光从阵法中心的最顶端,缓缓下移最后反倒是落在了自己身处的院落之中。更准确来说,左风的目光最终落在的位置,正是自己所住的那间房舍。

    ‘整个阵法是由这些房舍组成,其他房舍我还没有探寻过,可是眼前的这处院落,我昨晚就已经有了些收获。看来想要破解阵法,就必须利用眼下的这一点点线索,由此向完整的大阵推衍过去了。’

    心中如此想着,左风知道这是自己如今唯一可用的办法,只不过在想到这些方法的时候,他眼中却看不到半点喜色。

    因为如此庞大的阵法,就好像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而左风身处的位置只是这一大片山脉中的一个不起眼的小山包。

    虽然有了一条进山的路径,可是想要弄清楚整个山脉的全貌,却不是容易的事情。甚至比从主脉推衍,要来的更加是困难和复杂。

    因为这种方式,等于是循着阵法的细枝末节,采用逆推衍的方式向回推衍和计算。可是在没有其他方法的情况下,左风也只能够硬着头皮开始将心神沉入进阵法之中。

    有了前一晚的经验,左风如今倒是能够很快的将心神融入到阵法之中。随着左风的推衍,他发现自己和身边的数道小阵,就像植物根须一般彼此结合到一起,成为一条更加粗壮的阵法根系。

    而这些更加粗大的根系,又会向着一起结合,最后成为更大的根系。左风循着这种阵法脉络,逐渐的逆向推衍而去。开始之时倒是还能正常推衍,可是越是向着阵法中央而去,左风就感到困难成倍的翻涨。

    因为符文的数量在成倍增长,符文组合后形成的无数子阵也成倍的翻涨,而这些数量庞大的符文和阵法,又会出现更多的运行轨迹,很快就超出了左风此时能够推衍计算的极限。

    心中忍不住升起一丝烦躁,左风明明感觉到,如此推衍下去终会破解开眼前的大阵,可是偏偏凭自己如今的能力,就是无法做到。

    如果一些阵法大师听到左风的心声,恐怕会直接冲来几记老拳将左风敲晕过去。这是林家最为自傲的迷幻大阵,不要说左风如今在符文阵法一途上,才仅仅是刚刚起步的阶段,就是一些大师级人物,也没有能力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破解眼前的迷幻阵法。

    而且这不是普通的超级大阵,而是以迷幻为主的特殊阵法,其中的复杂变化更是远远超过攻击和防御阵法,想要破解自然更是困难翻倍。

    明知不可为,可左风依旧在不甘的推衍着阵法。就好像一个人面对巨大的湖泊,在用水瓢想要将湖中的水全部掏出来,明知道这已经不是人力所能做到,可是他却依然执着的不肯放弃。

    又过去片刻,左风终于感到吃不消,头昏脑涨的他已经很难集中精力,更不要说面对数量庞大的符文和阵法完成推衍。

    虚弱的身体,脑海中的疲惫和眩晕之感,让左风不自觉的踉跄着险些栽倒。左风下意识的伸手向着身边的墙壁扶去,只不过当他反应过来后,左风心中一凛,那伸出的手掌猛的停在了空中。

    此刻这整座的大阵都已完全启动,随便碰触上面的任何一部分,都会立刻触动阵法本身的效果。

    想到之前自己第一次触动阵法时,自己直接被从房间内给抛了出去,疲惫的脸上不禁浮现一抹苦笑,左风缓缓地将抬起的手掌收回。

    可是那手掌刚刚一动,左风身体轻轻一震,又再次愣在了当场,好像想起了什么一般,眼中露出了矛盾和犹豫不决的神色。

    院落之中显得十分安静,术索和术坤两人满脸崇敬的抬头看着阵法变化,根本没有注意到左风的异常。术宰更是房门紧闭,整个人完全进入冥想状态,在家族大阵完全发动的时候,他竟然在全力修行。

    而此刻的左风却是整个愣愣的站在墙角,手掌轻轻抬起,好像木雕泥塑般一动不动,只有那原本有些木纳的眼神,在片刻后突然有着一丝精芒绽放。

    紧接着左风手指上灵气悄然凝聚而出,随着其轻轻的挪动,一道极其繁琐的远古符文浮现在其指尖处。那符文刚刚出现,左风就猛地伸手将其抓在掌心,同时转头向着院落中望去。

    术索和术坤两人根本没有任何异样,完全没有注意到左风的异样,嘴角轻轻勾起,左风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随后抬起握着那符文的手,轻轻的向着身边的墙壁上按了下去。

    “啊……!”

    一道惊呼声突兀响起,在术索和术坤两人震惊的转头望来之际,原本左风所在的区域阵法光芒一闪而没,左风便彻底消失了去。

    “遭了,他触动了阵法反制。”

    “他难道是白痴么,从来还没有人会在家族调整阵法的时候,自己触动其中的反制效果被困在其中。”

    术索和术坤两人先是一脸茫然的看向那消失的阵法光芒,还有那光芒消失后空无一人的墙角。在反应过来后立刻惊呼出声,只不过二人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焦急之色,反倒是有着一抹淡淡的幸灾乐祸。

    听到左风惊呼声,术宰立刻从修炼之中退了出来,冲出房门的术宰看到只有术索和术坤的院落,焦急的说道:“老四呢,老四去了哪里?”

    术坤和术索交换了一个眼神后,齐齐的抬起手来向着头顶上指去,看到二人的动作,术宰眼神微微一缩,冲口说道:“他,他掉到了阵法之中。这小子也太过冒失了,怎么办?”

    连一向最沉稳的术宰都没了办法,术索和术坤倒是轻松的说道:“还能怎么办,等着大掌柜忙完手头的活,再将那小子给弄出来呗。”

    就在院中四人满脸焦急之时,从院中消失的左风,却已经来到一片武器缭绕的广场之中,他此刻脸上哪里有半点慌乱,反而有着一丝兴奋的喜悦。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