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攻守异形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攻守异形

    一只凶兽在被打回原形的时候,最终显现的却是人类形态,这不得不说有些讽刺的意味,可是若了解兽类的发展,就不会有人会产生如此想法。

    不论妖兽,魔兽和凶兽,这些存在都属于兽这个种群,它们有着自身的优势,却也有着自身的悲哀。

    兽族初生阶段并不具备什么智能,而同族之间也会为了生存而自相残杀。在相对更加匮乏的资源中,需要通过血腥的争夺来使强大自己不断的修行下去。

    虽然兽族拥有更加悠久的生命,可是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下,真正能够存活下来,并修炼到更高层次也只有少数中的那一部分。

    而兽族在不断的努力修行之中,达到修为最高层次时,却是必须要拥有一副人类的躯体。

    曾经有一位大能说过,“人类的躯体就是渡世之筏,要从这无尽杀戮和争斗的世界超脱,便需要让自己的渡世之筏不断进化下去,成为那渡世宝筏,迈入那所有修者梦寐以求的至高境界,去往那传说中都没有介绍的虚无存在。”

    从人类武者的角度也许无法理解,可是若是观察兽族就不难发现,这番话还是有着一定道理。兽族在不断的修炼和进化中,达到最后的层次时,无一不是化形为人。

    眼前的凶兽奇舌,固然通过修罗真身的变化,让自己拥有极为强大战力,可是当身体虚弱时,其身体反而会重新化为人形,因为它虽为兽族,可现在却已经超脱一般兽的存在。

    一头凌乱的长发之中,隐隐露出了那双血红色的双目,剧烈的呼吸之时,起胸口处会有着阵阵的痉挛。会有如此表现,说明奇舌的内脏已经受到了不轻的伤害。

    “呕”

    一口黑色的兽能雾气,猛的喷吐而出,奇舌伸手一把将这兽能抓住,然后狠狠的向着自己胸口按去。随即一阵阵“滋滋”声,好似烧红的烙铁放在皮肤上时发出的声音,与此同时阵阵的淡绿色烟雾释放开来。

    不知是触动了体内的伤势,还是因为这种举动让伤势恶化,一阵剧烈的“咳嗽”后,奇舌一脸怨毒的抬起头看向城头的左风。

    “你们竟然敢使用地之精华,除了灵药山内的那帮家伙,也只有我幽冥一族才能得到,你们……你们窃取了我族的地之精华,用来对付我,该死!”

    手掌抚着胸口,“滋滋”声已经渐渐消退,可是伤势却丝毫不见好转,反而顺着指缝有着更多的鲜血流淌而出。

    原本一脸平静的幻空,听了奇舌之言,却是露出了若有所思之色,不经意间转头向着左风看来。

    感受到对方那灼灼的目光落在身上,左风也是心中暗叹一声。他最不想让人知道的就是自己获得了地之精华,可幻空不是傻瓜,相反其智能远在自己之上。

    当初自己故意将一些细节遮掩过去,现在听到奇舌之言,反而更容易让对方疑心。自己当时进入地底洞穴,而地底洞穴正是幽冥一族窃取地之精华的所在,加上奇舌的亲口证实,恐怕幻空现在已猜到一些情况。

    心中虽然无奈,可现左风也只能够故作镇定,尽量不让对方从神态上看出自己有什么特殊变化。

    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左风这才开口说道:“你幽冥一族在陷空之地的行动已经完全失败,这菊城就算真的被你们拿下,也根本不存在任何实际意义。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在这菊城上继续消耗下去,速速退去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至于我所使用的手段,既然你幽冥一族能够利用,难道我一个土生土长的坤玄大陆之人就不能使用这份力量!”

    城下的奇舌冷冷的看着左风,至于左风说的话,他一字未落都清楚的听在耳中,那血红色的双眼之中,也隐有迟疑之色闪烁。

    不过那眼中很快就被凶芒所代替,咬牙切齿的说道:“好一个牙尖嘴利的人类小子,我幽冥一族的计划又岂是你这无知小辈能猜度。

    陷空之地必然是我族之物,这小小的一座孤城,还想要翻了天不成。这菊城的阵法算是有点门道,可是你认为我只有这一点点手段么,现在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乖乖的束手就擒,我可以考虑放过城内其他人。”

    双目微微一眯,左风脸上带着一丝冷笑,说道:“不管你来意如何,我仍然尊称你一声‘前辈’,可是你现在还要用这种挑拨离间的小手段,可就让我这晚辈有些看不起了。

    以你的精神感知力,应该能够看出,现在菊城之内所剩之人已经不多,因为你的缘故城内武者已经离开十之七八。也是托你之福,现在这菊城留下来的人,已经是抱着同我,同此城共存亡的心态,你这些小花招根本不会对他们起到什么作用。”

    没想到自己的这些伎俩,瞬间就被左风看穿,而且还反过来讽刺自己,本就怒火中烧奇舌,听了左风的话险些喷出一口老血。

    “好,好,好,倒是我小看了你,看来不用些手段,你是不肯乖乖就犯了!”

    “且慢!”奇舌话音刚落,左风就立刻开口说道。

    “怎么,想明白了!现在若是乖乖的放弃,我保证不会折磨你,跟我返回北州城,也许双子大人还能放你一条生路也说不定。”冷冷一笑,奇舌也是略带几分喜意的开口说道。

    “这位奇舌前辈,我想你有些误会,当初陷空之地的变故并非是我造成。我的实力就摆在这里,若是没有阵法之助,你要杀我也就是吹口气那么轻松。

    而与你同阶的存在,在那地底洞穴还有三只,这些怎么可能是我对付得了的存在,一切都另有原因。

    十数日之前我还在玄武帝都授封‘药子’头衔,为何我非要千里迢迢的赶到这陷空之地,我是被千幻教的那个胡三引来此处,难道前辈就没有像想过千幻教是否故意破坏你们的计划?”

    说完之后,左风就小心的观察着奇舌的变化,一颗心也是提了起来。他刚才那番话虽然不是胡言乱语,可是目的却真的是为了要拖延时间。

    现在的奇舌身体受到重创,而重伤对方使用的是地之精华。

    这种能量极为霸道,想要将其吸收需要非常小心,像左风和琥珀也是因为一些特殊的变化,才能够在段时间内吸收了那许多。

    而如果将地之精华作为攻击之力,而且是通过阵法释放出来,破坏力比表面上看到的绝对要严重。

    在彼此交谈之际,奇舌也在不断的尝试压制和治愈地之精华对身体的破坏,可是不仅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反而身体还在不断的造成新的破坏。

    因此左风故意拖延时间,让地之精华最大限度的破坏奇舌的身体。

    除此之外,之前第二阶段彼此间的硬撼,对左风造成了巨大的损耗,已经无法通过功法恢复,必须要依靠药物的帮助。

    虽然同样也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可是只要能够多恢复一些,也就能多一分把握应付奇舌发动攻击。

    通过彼此间之前的交流,左风也看出了陷空之地并非如自己判断的无关痛痒,那么奇舌很有可能会不顾一切的出手。但是若能拖延一阵,对现在的左风来说是更加有利的。

    看着奇舌闪烁不定的双眼,左风心中也是暗暗松了口气。千幻教和幽冥一族间是合作关系,可是彼此的合作是否牢固,左风并不清楚。

    不过左风就是想要赌一把,即使无法挑拨千幻教和幽冥一族间的关系,至少也要给胡三泼一身脏水。

    未曾想到自己误打误撞,正说到了奇舌的心坎上,不仅是奇舌,其他幽冥一族的强者,也同样对陷空之地发生的事感到疑惑不已。

    在这种困惑和怀疑下,奇舌并未立刻展开行动,反而是左风这边倒是成功利用这点时间,快速的恢复自身状态,尤其是之前吞下的大量药丸,也终于有机会炼化,让其补充损耗严重的灵力,以及修复身体内的伤势。

    “看来情况不太妙,左风,你最好立刻就做好准备,对面那家伙准备要放手一搏了!”

    早已经将注意力从左风身上收回的幻空,眼神凝重的不断观察奇舌的身体,突然低声提醒了左风一句。

    正在恢复中的左风面色一变,诧异的看向幻空问道:“怎么会,奇舌身上的伤势绝对不轻,而且地之精华对其身体的破坏还在继续,就算它对我的话没有怀疑,也不该凭借如此身体发动攻击才对。”

    “我也不明白这家伙为何如此疯狂,不过看他的样子,应该是铁了心要动手。我刚刚隐隐感觉到其身体内灵气急剧起伏,本以为这家伙是在勉强修复伤势,可是你看他现在血液流出的量反而愈来愈大,看起来他是要强行将伤压下去,而非是要立刻着手治愈。”

    震惊的转头向着奇舌看去,因为对方用手抚着胸口,若不注意无法察觉到流血量的变化。如今有了幻空的提醒,左风仔细看后立刻就相信了幻空的说法。

    眉头紧锁的望着奇舌身体变化,左风难以理解的说道:“如此强行压制下地之精华,当下一次全面爆发的时候,对身体的破坏会成倍翻涨,这家伙怎会如此不智?”

    幻空摇了摇头,深深的看了左风一眼,说道:“也许有些什么,让它不得不如此做的原因吧。”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