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幻弑发威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幻弑发威

    一队凶兽匆匆而来,将携带回的血肉精华送入血肉浮屠塔后,就立刻转头向着远处飞去。

    远处的战斗连左风和琥珀都能够感知到,这些凶兽相信也一定会有所感应,不过它们却没有片刻停顿,俨然现在所做的一切,对于他们才是最为重要的。

    “接下来怎么办,我瞧着这血肉浮屠好像有些问题,连那些凶兽都会小心的不靠太近,应该是害怕连自身也被浮屠塔给吸扯过去。”

    眼看着一队凶兽已经渐渐飞走,琥珀却踌躇的开口说道。正因这血肉浮屠是自己的目标,所以他也观察的特别仔细。这一看果然让他发现了问题,直到凶兽飞走后他才开口询问。

    比琥珀观察的更加仔细的左风,自然不会漏掉如此重要的细节,而且左风利用念力探查的要更加仔细一些。

    真正吸收的并非外部浮动的血肉层,而是内部正在运转的骨骼塔身,也就是骨骼搭建出来的阵法。

    如果是没有到玄武帝都之前的左风,绝对无法看出这骨骼塔身搭建的阵法奥秘。如今以左风的眼光,现在已经能够看出其中的奥秘。

    这巨大的白骨阵法,实际上是由三道大阵所组成,其他小阵实际上只是配合其运转。最初的时候这种小阵法可以达到配合的作用,到了最后反而毫无用处。

    最底部是一道固基阵法,在固基阵法的上面又契合了一道聚灵法阵。只不过这聚灵法阵有了一些改动,所凝聚的不仅仅是灵气,同时还有血肉精气,甚至还有精神力。

    固基阵法固然繁琐,却不及雍图所创的基础阵法。聚灵阵法与其说十分复杂,倒不如用庞大来形容更贴切,因为如此巨大的血肉浮屠塔,几乎最庞大的就是这经过特殊改变的聚灵法阵。

    除此之外,有一道阵法左风非常感兴趣,因为这道阵法完全在左风的见识之外,只是左风能够通过符文的组合特点判断出,这是一道“吞噬”阵法。

    这吞噬阵法算不上如何庞大,复杂程度方面及不上聚灵阵,可是霸道程度却远在另两种阵法之上。

    原本左风发现这白骨阵法时,并没有太当一回事,可是随着他的观察,却越来越佩服幽冥凶兽中的那位大能强大的阵法符文能力。

    正在默默观察和思考中的左风,听到了琥珀的询问后,犹豫了一下说道:“现在我们两人恐怕只能够等等了。”

    “等?”吃惊不小的琥珀,十分意外的睁大双眼,犹豫着说道:“就这么等下去,咱们的时间可不充裕,需要等到什么时候?”

    正盯着血肉浮屠的左风,仰起下巴指向浮屠塔说道:“目前这血肉浮屠始终在不断的运转,白骨阵法覆盖的范围内,不论死活,只要具备血肉精华都会被其强行抽取灌注阵法内,我们现在靠近只会白白便宜了这血肉浮屠。

    我们要靠近,就只能够等这血肉浮屠凝聚完毕的时候,也只有那个时候整个阵法才会暂时停止运转。我看这血肉浮屠吸收血肉精华的变化速度,刚刚那样的队伍再有三批应该就可以凝炼完成了。”

    听到左风如此说,琥珀一张脸也是不自觉的一垮,现在两人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越多将会越危险。只是他丝毫不怀疑左风的判断,现在若是冒然靠近,绝对会是两人直接过去送死,所以他也只能够咬牙忍着,期盼那些凶兽运送血肉精华的速度快一点了。

    身材妖娆穿着暴露的凶兽“迷幻”终于来到,战局也立刻有了一番变化。一直稳稳占据优势的幻道,此时却已经渐渐被对方抢回主动。

    原本他一个人与红衣少年罗生和浊影交手,还能够稳稳压过两人一头。可是当千幻之主出手的时候,连他也不得不完全施展全部实力,可是却依旧奈何不了千幻之主。

    哪怕是幻道通过他扭曲空间的手段,将罗生和浊影阻挡在外,单独对付千幻之主的时候,依然无法奈何对方。

    如今加上这个刚刚到阵的迷幻,情况也立刻又变得微妙起来,因为幻道的优势此时已经荡然无存了。

    相比这边的战斗,月歌本身特别的精神领域,配合上其强大的水属性灵力,武技施展开来顿时将奇舌完全压制下去。

    另外一边的幻弑,那诡异的震动精神领域,让那魁梧的犷修始终处在被压制的弱势。

    合欢与甘罗并未参与战斗,一直远远的观察着这边的战况。两人都曾经见识过犷修的实力,对于犷修的能力他们两人更是有一个清楚的认识。

    合欢自认为若是公平与犷修一战,自己绝对不是其对手,所以看到犷修被逼到这个份上,他也最是吃惊。相反甘罗却要平静的多,他此时已经融入到一具震傀之内,但依然看不到其神态的变化。

    只不过那冰冷的眼神,似乎一直锁定在了幻弑身上,本来死气沉沉的眼睛之中,此时竟然泛起了一丝别样的味道。

    即使距离最近的合欢,也没有察觉到甘罗眼下的异样变化,似乎这甘罗与这幻弑许久之前就相识,而且彼此之间还有一些解不开的仇怨。

    幻弑这边一直占据着主动,倒是能够分心观察幻道一边的战斗。当看到四名强者在同时围攻幻道之后,他的表情也开始逐渐变得冰冷下来,整个人的气质在此时也仿佛有了变化。

    原本的幻弑给人的感觉如同不见底的深潭,可是此时的幻弑却如同一柄锋利的宝剑慢慢的从剑鞘之中拔出,那种凛冽的杀意丝丝缕缕的释放开来,如同剑锋之上的凛冽寒芒。

    “呵呵,幻弑终于要露出他的真面目了,听说这么多年修身养性,已经不复当年那么疯狂,想不到那一切都只是古荒之人杜撰美化后的结果而已,这么多年也根本没有什么变化。”

    有些不明其意的合欢,扭头看向身边的甘罗,有心想要仔细询问一下,可是话到了嘴边他又咽了回去。两人关系绝不和睦,合欢知道自己就算问起,对方也不会如实回答,搞不好还会戏耍自己一番,所以干脆将问题咽了回去。

    虽然不明白甘罗什么意思,不过他也能够猜到,甘罗在关注的是那名白衣中年男子,目光自然而然的也集中在了那处战斗。

    就在合欢凝神看去的时候,幻弑却突然沉喝一声,两手突然向着虚空拍去,紧接着又是两掌都拍在了无人的区域。

    这让正在激战中的犷修一时摸不清情况,对面之人俨然要比自己高出一大截。以对方的实力,绝不会无的放矢胡乱出手,现在看不透对方的意图,这就让犷修越发感到危险。

    就在犷修心中惊疑不定,小心万分的应对之时,幻弑的身影动了。在幻弑身形快速闪掠而出的瞬间,甘罗的瞳孔也跟着微微一缩,口中低低的呢喃道:“开始了!”

    甘罗声音落下的同时,幻弑已经突兀的冲到了犷修的近前,拳头虚握向前猛的捣出。犷修可知道那一拳之中带着巨大的震荡之力,若是被其直接碰到身体,对自己的伤害将会极大。

    情急之下迅速的向后退出,而抢攻一击的幻弑却并未急着追击,而是不急不缓的飘飞跟上,却是与犷修的距离越拉越远。

    正在逃走的犷修正不解之时,突然感到背后一阵剧痛传来,就好似被幻弑一拳轰中一般,强烈的震荡立刻传入身体之内。

    犷修扭头向后看去,却发现背后空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再次转头之时,却发现幻弑竟已经骤然加速再次欺身而来。

    这一刻,犷修脑海之中顿时浮现出,刚刚幻弑对着虚空拍出的那几掌,显然那些攻击就如同预先埋伏的陷阱一般等着自己踏进去。

    想到这里的犷修身形猛的再次一转,向着之前后背突兀被击中的位置躲避,如此一来同一个位置绝不可能遇到两处陷阱。

    下方观战的甘罗看出其意图,却是冷冷一笑,缓缓说道:“竟然没有变成当初我所认识的那个家伙,不过犷修也真是幼稚,以为这就能够躲避开了,简直是笑话!”

    一旁的合欢实在憋的要命,可是他最终还是没有问出来,反而抬头更加仔细观察天空上的战斗。

    幻弑身形展开,在犷修躲避的同时,已经再次贴身而上。那犷修双臂之上带着一副巨大的兽骨拳套,此时也是拼了命的挥舞,试图要与幻弑硬抗,不敢再向其他方向躲避。

    可是幻弑却根本就没有与其硬撼的意思,直接躲避开犷修的攻击,虚握的拳头又一次带着剧烈的震荡巧妙的送出。

    面对那看似轻飘飘,实际上破坏力强大到让他心悸的一拳,犷修也只能够无奈躲避。可是身形刚刚移动,向侧面挪动了不到三丈距离,“嘭”的一声闷响,肋下就有着一阵剧烈的疼痛传来。

    与此同时犷修的嘴角也有着一缕殷殷血丝浮现,终于在幻弑的攻击中受了重创。可是幻弑却根本不因为连续得手有丝毫放松,紧跟着再次连续出手。

    “嘭嘭”

    接连不断的闷声响分别在犷修的肩头和后背传出,没有一击是被幻弑直接用拳击中,两次都是触发之前预留在空中的“陷阱攻击”。

    犷修一口血再也忍不住,“噗”的一声飞溅了漫天都是,其中甚至夹杂着点点内脏碎末。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