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双双负伤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双双负伤

    “轰”

    *直劈而下,左风几乎是在对方斩来的同时,就已经向着一旁跳开。马冲那一刀劈砍在地面上,直接砍入地面数尺深,而且地面上砍出的裂缝,还向前延伸出数尺。

    这就是马冲的攻击特点,左风在第一次交手的时候,虽然明明御风盘龙棍比对方武器要长,却不敢冒然近身,就是顾忌对方*向外延伸出的一截灵气锋刃。

    躲避开这狂猛一击的左风,却是目光扫向了身后不远处的幻卓,同时也是心中微沉。刚刚马冲说过的话果然对幻卓有所触动,此时已经擎着一双短矛朝这边攻来。

    这与左风原本的计划不同,可是那也是最理想的状态而已,事事又岂能尽如人意。左风此时躲避马冲一斩的同时,琥珀长枪已经抢攻而来,与之前同左风配合时候的战法几乎一模一样。

    这马冲身为夺天山优秀弟子,又岂能够在同一处吃两次亏。一刀斩下的同时,他的目光已经锁定了突袭而来的琥珀,在对方攻来的同时已经闪身避开,而且他那壮硕的身躯灵活的让开了很远。

    刚才琥珀对付幻卓时候的手法,马冲都清楚的看在眼中,对方明显很擅长使用枪矛一类的武器。这长枪看似攻击单一,可是灵活使用的时候,能够在瞬间刺出数击,让人很难摸准攻击虚实,同时能扫能拨。

    这马冲灵活的闪到一旁,即使琥珀长枪抖出枪花来,也绝对不可能伤到自己,躲避的同时探手而出向着琥珀的枪身处抓来。

    本来抢攻之中的琥珀也心中微惊,他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一定要不顾一切缠住马冲。他相信左风若是窥准机会,很有希望能够逃出眼前的夹击,可是他还是有点小瞧了对手。

    之前马冲的伤,后来幻卓的伤都是琥珀制造出来,这让他对眼前敌人的判断有些估计不足。实际上两次攻击,都是因为左风攻击之中制造了绝好的机会,加上两人配合默契彼此信任,才能够伤到马冲和幻卓。

    眼下马冲有所准备,当然不可能再给琥珀机会,已经想好了克制琥珀的办法。两人毕竟修为差距不小,这长枪一旦被对方抓住,立刻就将陷入到对方的狂猛攻击之下。

    “嗖嗖……”

    两道寒光从正在躲避中,还未稳住身形的作风处发出,而且因为左风身体在躲避的过程中,呈现一种趴伏的状态,所以两点寒芒出现的也更加突兀。

    一道寒芒直接向着马冲与琥珀刺出的长枪间飞去,如果马冲的手继续抓去,必然会被那寒芒击中。

    这寒芒之中是一柄弯曲如月般的飞刀,由于洞穴之中的光线微暗,目力稍差些绝难捕捉到这瞬间出现的飞刀。而且飞刀走行的轨迹奇特,它由左风身下飞出,本来是直奔琥珀而去,却在飞行途中画出一道弧线,折向了马冲这边。

    这飞刀本身由左风炼制而出,刀身的大小,重量,刀锋的薄厚都最适合左风使用。加上左风运用了风属性灵气,飞行之时不带有破风之声,同时还能够让飞刀滑行的轨迹变得更加诡变。

    这马冲可非一般庸人可比,寒光闪烁着激射而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看到。探出的手也下意识的向回一收,可是飞刀就像被他的手吸引着,也调转方向快速刺来。

    嘴角勾起冷“哼”一声,虽然不敢继续擒拿琥珀,但这飞刀他也并不真的束手无策。他选择不再躲避,而是猛然将灵力都集中在手掌掌心处,狠狠的向着那射来的飞刀拍去。这一击看似普普通通,可是手掌拍下的时候空气似乎都传来微微的震荡。

    “啪”

    伴随着一声轻响,马冲手掌之上蓝色的水纹荡漾,左风全力抛出的飞刀,如同一只普通的苍蝇般被直接拍落。

    同一时间另外一把飞刀向后射出,直取从后方来到的幻卓,只不过幻卓这边毕竟不像马冲刚刚与两人交手,此时面对飞刀他将短矛一摆就给打落一旁。

    长枪差点被夺,可是琥珀却依旧是不管不顾的向前踏步,仿佛要与马冲死磕到底的架势。却发现眼前人影一闪,左风那晃动着的醉步,已经抢出一个身位挡在自己的前方,同时对方身体左右晃动,根本是阻挡了自己任何的进攻线路。

    两人之间的默契不是一朝一夕培养而出,琥珀只是微微一愣就明白左风不是走位失误,而是对方故意要用身法的特点将自己卡在后面,不再给自己单独面度马冲的机会。

    ‘他看出我的意图了,哎,我的想法如何又能够瞒得过他!’

    只是稍微有些错愕后,琥珀立刻就想明白了原因,他的意图被对方看出,而且不同意自己的决定,左风便采用这种方式直接挡在前方。

    眼前的两人都太过强悍,尤其是这马冲实力更是要比幻卓高出一截。两人想要同时逃走希望太渺茫,若是琥珀自己独自将对方缠在这里,那么左风离开的希望就更大一些。

    他认为自己这条命本就是左风给救回来,现在虽然提升到感气期,可是身体内也不知道还存在了多大的隐患,与其去担心自己什么时候会毒发而亡,不如将这条命用来换左风逃走的机会。

    可是左风战斗经验何等丰富,一看琥珀的架势就已经猜出了大概,根本就不给其机会。

    身后的幻卓此时已经攻来,琥珀虽然不情愿,却也必须得转头对付幻卓,不然就很可能造成两人夹击左风的局面。

    长枪狠狠一抖,扭身的同时猛的刺向幻卓,幻卓虽然是朝着左风扑去,注意力却始终放在了琥珀身上,左手短矛拨开长枪的枪头,右手短矛已经刺了出去。

    终于挡住了琥珀的左风,心中却不敢稍有放松,御风盘龙棍在手中快速旋转的同时,连消带打攻向马冲。

    “哼,自不量力!”

    沉喝之中,马冲*毫不留情的迎了上去,没有任何花巧,也没有刻意动用什么武技,就如马冲说的那样,左风的攻击在他眼中,只是“自不量力”而已。

    两种兵器碰在一起的瞬间,左风就感到巨大的反震之力倒撞而回。这不是单纯的凭借肉体力量能够战胜的敌人,对方纳气期的修为灵气庞大的超乎想象,而且*上的灵气如毒蛇般顺着长棍直接钻入自己掌心之内。

    如同被重锤轰在手臂上,半边身体都隐隐有些发麻。这便是实力上的差距,对方根本不需要运用武技,只需要凭借单纯的实力就能够直接压制自己。

    强忍着喉中微微的甜意,将到了口边的血又强压回去,左风却是强忍着再次猛烈的一击。眼角的余光,却已经瞥向了身后的琥珀和幻卓,正看到对方的短矛刺中琥珀的手臂,这还是琥珀反应及时,不然肩头可能都要多出一个窟窿。

    ‘再坚持一下,一定要再坚持一下呀,兄弟,现在还没到时候。’

    左风心中暗自想着,手中盘龙棍却已经再次与马冲硬碰了一记。这一次马冲比之前更加凶悍,*上灵气凝聚成虚幻的刀锋直接袭来,彼此距离实在太近,左风虽然勉强扭身躲避,可肋下处还是被灵气刀锋扫过。

    鲜血飞溅之中,左风脸色已经苍白一片,他之前在红衣男子冲击中受伤,并未彻底痊愈,此时受到重创后也立刻加剧了伤势。

    明显占据了绝对优势的马冲,狞笑着*一挥,蓄满力量的向着左风再次攻来,他现在已经完全占据主动。

    看到马冲毫无顾忌的出手,*更是大开大阖不留任何余力,左风暗自一咬牙,全身灵气猛的全部涌入御风盘龙棍之中迎向对方。

    “当”

    双方武器撞在一起,左风如触电般颤抖,整个人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向后抛飞,胸中一口鲜血再也压抑不住喷溅而出。与此同时对方刀锋上的灵气冲出,左风的肩头赫然被劈出了二指宽一尺多长的穴口,若不是左风及时躲避,可能一条手臂就被直接卸走。

    虽然受了如此重创,可是左风双目之中却精芒一闪,在其喷血倒飞而出的同时,挥手间一块硕大的巨石被其抛出,正是胡三他们布置阵法用的磁灵石原石。

    身体继续向后抛飞,左风却已经将御风盘龙棍收起,掌中一柄黑色短刃出现。在空中如鱼一般扭身,贴着琥珀的旁边穿过,眨眼之间就向幻卓连劈三次。

    对于突然出现的左风,幻卓也大感意外,在他看来与马冲交手的左风绝对难有机会插手自己这边的战斗。可左风突兀的来到并且迅速的发动攻击,加上黑色短刃看不清,一时间也攻了幻卓一个措手不及。

    “叮叮叮”

    连续三声脆响之中,幻卓身形也不住的向后飞退,左风和琥珀两人制造的正是这一线机会。在左风第三次劈出的同时,琥珀的长矛斜刺里杀来,几乎是下意识的,幻卓就像旁踏出一步,可是他这一步踏出的瞬间,就暗叫了一声“不好”。

    左风目光微微一亮,一掌向着琥珀后背拍了出去,自己这才紧跟着冲出,在两人一前一后飞掠而去的时候,一枚银色的小球滚落而出。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