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从容破招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从容破招

    态度几乎比之前更加的嚣张,言语之间尽是一种上位者对下位者的不屑和嘲讽。

    熟悉左风的人听到这番话都会略微感到有些意外,毕竟左风不喜欢锋芒太露,大部分的时候他喜欢的是暗暗积蓄力量,在关键时刻发动雷霆一击。

    其实这种性格与左风本身有一定关系,与他的成长也有分割不开的因果联系。左风的父母都是山里人,父母本身都是质朴的性格,却有着山里人与生俱来的韧性,不屈不挠的坚忍。

    这些属于左风本身的性格,可是他比起同样山里孩子要经历了更多的波折。从小修炼天赋极佳,可是却因为大长老左烈的下手,让他捡回一条性命的同时,又变成了不能修炼的废人,一年多的空拍期里也是受到了许多的白眼和讥嘲。

    当初的种种经历,让还是少年的左风就看透了世态炎凉,人情冷暖。他知道除了自己,除了自己的能力,没有任何可以依靠。

    他的脑子很好,却并不喜欢在言语上去跟人争论,既没有任何的意义,反而会暴露自己更多。

    因此他在面对各种敌人的时候,都会冷静的观察和判断,在暗中积蓄力量,关键时候才会发动致命一击。

    眼下的情况与以往不同,左风现在的目的就是要尽一切可能去打击对方,在心理上先将其击垮。

    此时回头去看左风最初说“让你又何妨”,实际上就是要彻底激怒对方,鬼捕会将之看成一个笑话,也会激起他全力出手,在其强大的自信心爆棚的时候,左风轻松的让开了第一击。

    此时的话再说出来的时候,就不仅仅是为了激怒对方,已经在鬼捕强大的信心上撕开了一道不易察觉的缝隙。

    这道缝隙看似不起眼,甚至连鬼捕都没有察觉,可实际上就像一颗种子种在地里,即使刚刚发芽破土而出都不易察觉。

    只有当条件满足,当其任意生长起来的时候,等到鬼捕发觉的时候已经无法阻止。

    左风不会给鬼捕机会去思考这内种的关节,当然鬼捕也不准备去思考,一门心思要将左风击败的他,现在已经彻底恼羞成怒。

    更重要的是他还有灵气封锁这一招,身为感气期武者使用这一招,对付没有达到感气期的武者,实际上就是在作弊。可是他又怎么会去顾忌这些,只要能够将左风击败,击杀一切都不重要了。

    可如果他得手了这些都不重要,现在的结果却是他的招式被人破解,被左风给破解掉。

    使用了类似作弊般的手段,以上凌下,结果却是被对方轻松破解。对方实打实的没有还击,而是单纯的躲避和化解,对方说到做到,实打实的让了自己两招,不给鬼捕任何辩解的机会,就直接**裸的将其钉在了耻辱柱上。

    那之前播种下的种子,终于得到了机会快速生长,那一道不可察觉的裂缝,在左风行动和言语的配合之下,终于被其残忍的一把完全撕开,将鬼捕的强大自信也给血淋淋的撕成两半。

    现在的鬼捕脸上的自信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眼神之中闪烁的疑神疑鬼。他不知道对方如何找到了破解自己的方法,自己虽然凶名在外,可是却从未真正在如此公开的场合与人较量过。

    当初与自己为敌者,现在都已经变成亡魂,连尸体都早成黄土。

    ‘难道是有人出卖了我,将我的信息透露给了这小子,不然这小子怎么会对我如此清楚,对战斗的节奏和步调都能够把握的如此准确。

    就算是鬼家内部,了解我的人都没有几个,就算是同自己合作的画七和药甄,也算不上真正了解我。

    况且他们在我这里也是下了重注,若是我失败了他们不见得会比我好过,这到底是怎么会是,怎么回事。’

    无数念头在鬼捕脑海之中电转,没有结果的他在内心嘶吼咆哮,他恨不得一抓就将眼前的青年灭杀,可是现在他犹豫了,犹豫着该如何出手,会不会自己的一切行动都在对方的算计之中。

    左风冷冷的看着对方,脸上依旧挂着和煦的笑容。对于他来说前期的铺垫已经有了结果,自己已经充分的利用了自己的“优势”,曾经经历过一场比斗的优势,让自己在此刻完全占据了主动。

    精神极境领域之中的生死大战,与鬼捕在大街上动手过招,心障彻底爆发。种种对自己最为不利的因素,在解开巨魔阵法的时候,也发生了惊人的逆转。

    ‘一步天堂,一步地域。’这就是左风心中所想。

    若是自己没有化解心障,若是没有精神极境领域中的经历,自己恐怕是落败身死的下场,现在情况完全逆转过来,对自己的好处竟然会如此之大。

    鬼捕犹豫再三,可是他毕竟不是刚刚学有所成的愣头青,迅速的压制下心中的震惊与不安,将全部心神收回来放在眼前的敌人身上。

    ‘不论如何你只有淬筋期八级的修为,不管怎样我还有绝对的优势,我绝不会就如此败给你。’

    “喝”

    鬼捕忽然之间发出了一声低沉的怒吼声,这生意如同受伤愤怒的野兽,决心与自己的敌人殊死一搏时发出的叫喊声。

    听到这声音的同时,有些人不自觉的皱紧眉头,这些人无不是纳气期,育气期的强者。这些人战斗经验丰富,尤其是现在冷眼旁观,更是能够看到许多普通人察觉不到的细节。

    看起来此时鬼捕气势汹汹,如同要择人而噬的野兽,充满了疯狂和暴戾气息。可是换个角度去看,实际上是他被人逼到了不可后退的角落,处在下风者反而是他这个气势汹汹的人。

    尸步运用到了极致,身影晃动之间鬼捕忽然之间再次朝着左风冲来。左风在其身影一动的时候,整个身体也在快速的向后飞退,并不是以直线退后,而是以游蛇步,采取一种曲线方式向后退走。

    鬼捕见此眼神之中凶芒一闪,同时他的身影也在快速栖近左风,在两人距离差不多一丈左右的时候,鬼捕的身影突然开始了剧烈的晃动。

    尸步的特点是上身没有明显的变化,如同一截树干一般笔直,在移动的时候更是不会有任何晃动。

    可是现在他的身影在晃动,就说明他在采用另外的招式。

    ‘哦,呵呵,竟然到了这个时候还要使用这一招。我原本认为你还有更多的招式是我没有见到过的,现在看来恐怕是我有些高看你了。’

    左风心中暗自嘀咕着,在他心中冷笑之时。鬼捕的身影随着其晃动,嗖忽之间就由一化二,变成了两个人,两个人身形移动开来,分别朝着左风的两侧扑来。

    于此同时一股庞大的灵力也是笼罩过来,对这一招左风本就有准备,加上之前也破解过,更是没有丝毫犹豫的抖动身体,一招龙抖甲之后,便成功的从对方的束缚之中脱困而出。

    好像根本就没有看到自己束缚的方法失败,化身成为两人的鬼捕继续飞快的冲来。

    ‘上一次我的确实没有料到你这真假虚实间的变化,加上身体被你束缚的太近,让我吃了一个大亏。’

    心中念头电转而过,左风当然知道他下一步攻击是什么。当初在精神极境领域之中,面对鬼捕的攻击,左风一个不留神,被看似虚影的实体攻击所伤,这才让战斗急转直下,迅速的锁定了败局,直到一轮轮山崩海啸般的攻击把自己击杀。

    这一次“重新”面对鬼捕,等于是给了左风重来一次的机会,许多错误都能够拨乱反正。

    上一次自己发动了念力攻击,现在他可不会再去尝试。对方即使用的不是药甄的发簪,必然也有其他方式来抵挡自己的念力攻击。

    现在左风没有轻易施展任何的攻击手段,务求要一招就见效。此刻鬼捕分身成为两人,一实一虚的朝着自己冲来。

    左侧的攻击虽然也同样有灵气波动,却是能够感受到一丝虚虚荡荡。右面的攻击显得要实在许多,其中的灵气波动也更强烈一些。

    经过左风后来的分析思考,他已经明白过来。这鬼捕用有感气期的修为,灵力的调动自然更加的得心应手,尤其是能够将灵气外放,这样一来在灵气的波动之间使用点小手段,也并不是什么稀奇之事。

    如此一来左风心中冷笑,却是故作慌乱的仓促后腿,当两道到人影快速冲到了他面前时。左风却是冷冷一笑,好整以暇的站在了原地。

    化身成两个人的鬼捕,见到这一幕本能的就是一愣,可是现在已经箭在弦上他不得不发。

    左右两侧几乎同时发动了攻击,而左风却根本不理会右侧那更加凝实一些的鬼捕。而是微微转向了左侧,面对那似乎为虚影的鬼捕。

    两边的鬼捕同时伸出枯瘦的手爪,同时向着左风抓来。左风却是两指并起,功法暗自运转之间。在左侧的手向自己抓来的时候,不急不缓的向着斜上方刺去,目标正是对方的手肘关节处。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