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清扫战场

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清扫战场

    云龙出手的时候,许多人怕被殃及池鱼,都会选择远远的避开嗜血堂的那些武者,当然这其中主要还是康家和素家的武者,遥家武者对这位“云龙老祖”还是很有信心的。

    左风和遥秋儿自然不像那些“没见识”的人般惊慌失措,不仅没有退开反而往前凑了凑。

    主要是因为左风心中好奇,尤其是这云龙施展的手段,更是让他很感兴趣。遥秋儿虽然没有什么兴趣,但还是跟在了左风身旁。

    并不是她还需要左风保护,也不是担心左凤的安全,多日来的相处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使然。

    左风当然不是喜欢杀云龙杀人的残忍手段,也不是为了一舒心中的畅快,他感兴趣的是云龙的手段。

    左风也知道现在自己吸收魔兽血脉中的精华,这种事情太过匪夷所思,可这却是的的确确能够帮助自己提高血肉强悍程度。

    要搞清楚自身的变化,左风认为还是与吸收王泉身上的血液和那血刀内的液体有关,不过细细想来根源处,可能就在那遥家宝地中吸收的兽纹和兽晶融合之物。

    这种吞噬鲜血精华的手段,左风以前只知道魔兽和妖兽中有这种存在。或者基本上魔兽和妖兽都能够吸收同类的血肉精华来进化自己,可是吸收人类来强大自身的魔兽却并不太多。

    当初的角马能够做到,不过那种吞噬并非是完全消化,而是在短时间内将吸收的精华部分转化为可利用的力量和灵力罢了。

    不过云龙的手段,似乎要更加高明,同时那是一种直接的吞噬,血肉和身体内蕴含的灵力等等,甚至那些低阶武者少的可怜的精神力也一同被吞噬掉。

    这才是真正的吞噬其他壮大自己的手段,也是左风现在很感兴趣的手段。只不过他看的并不清楚,那云团包裹武者的同时,也将外界隔绝开来,只能够感受到云团在吸收的同时不断壮大,却看不清其吞噬吸收的整个过程。

    并未持续太长时间,黑衣老者彻底认怂,带着手下之人仓惶逃离,下面那些没有被云团包裹吞噬的嗜血堂武者也都纷纷撤走。

    云龙说话霸道蛮横,却并非真的疯狂不顾后果的出手,他挑选之人最高也就在感气初期,纳气期这个层次的武者他倒是没有下手。毕竟若是逼得急了,恐怕千幻教也不会散罢甘休。

    虽然双方的梁子已经结下,彼此之间的大战不可避免,可是云龙也不想逼得对方疯狂反扑,立刻就对自己展开报复。

    从这一次千幻教这一次的行动,他和药家素家,康家都看出了问题的眼中,单纯凭借这三个家族还不够抗衡千幻教,所以必须要将这里发生的事情带回去说与其他家族,从而联合更多的力量来与之抗衡。

    所以云龙只是将一小部分感气期,和一部分淬筋期武者留下,剩下人就任其自行离开。

    左风除了观察云龙的手段之外,同时也暗自观察着人群之中的一个人,那是双眼如一条缝隙,却是凶芒闪闪始终盯在自己身上的胡三。

    看到他并没有被云团灵气锁定,心中多少有些不甘,不过也并非是胡三本身有什么能力,而是在他身旁有一名**上身满是伤疤的粗豪大汉,全力施为的将胡三保护起来。

    此人正是之前被霓天举所伤的胡蛟,他被胡蛟丢出去后便再没有动手,他的伤势看样子也不轻。现在看起来他的修为恐怕已经有所跌落,就是要护着自己的弟弟胡三,都显得有些勉强。

    不过在黑袍老者退走的时候,胡蛟和胡三却也在安然离去的人群之中。胡三心中已经将左风认定为必杀之人,那眼中的杀伐之意没有半点掩饰。

    左风也是丝毫不让的盯着胡三,虽然云龙并未能够解决胡三,可是自己胡三也早在他心底里认定是最大的威胁,若是有机会左风必然会毫不犹豫的将其除去。

    眼看着嗜血堂之人都已经退去,周围的武者立时面显激动,同时用期盼的目光灼灼的望着天空上的霓天举等人。

    云龙见到那些武者已经纷纷退走,它便也再次喷涂云雾将自己的身形遮蔽起来,随后缓缓的飘香了空中。

    霓天举套圈深施一礼,素兰和康易山两人也是紧跟着赶忙抱拳施礼,态度甚至比霓天举还要恭谨。看得出来他们并非是做作,而是真心实意的表示感激,这一份情自然也包含了对于遥家的感谢。

    这次的行动主要是遥家和素家筹谋,康家虽然参与但是却没有参与太多意见。可是最后事情到了不可收拾的时候,还是遥家出面摆明,康家和素家当然也会记下这份情。

    待到“云龙老祖”再次返回天空消失在众人的眼前后,霓天举这才转向下方说道:“今日之战大获全胜,大家都是有功之臣。眼前的战场加价可以开始清扫,不过三家分配公平不可争抢。”

    他目光看向下方之时缓缓说道,众人听到他如此说各个脸上都有责兴奋之色。之前可以说是遥家的云龙凭借一己之力,将嗜血堂和那恐怖的黑衣老者逼走,就算是遥家想要独吞这些东西也没有人敢多说什么。

    不过三家之人联手而来,之前的损伤各家也都有,而且经此一役三家也等于是共通与千幻教为敌。霓天举当然不会为了眼前一点蝇头小利,让其他世家的人心声不满,他这一番决定倒是让素兰和康易山都暗自点头。

    有的时候带头之人仅仅拥有无力,却没有上位者的胸怀,下面之人办事时也必然多有想法。可像霓天举这般,既有压倒众人的实力,又有让人钦佩的胸襟,上下自然也同心同德。

    这些武者本来都各有各的队伍,此时开始清扫战场,自然一个个都是以队伍的方式开始打扫。

    其实所说的公平分配也很简单,就是之前的战斗中被谁杀掉的,尸体和获得的财物就归谁,这样大家也都没有意见。

    霓天举看着下方清扫战场,忽然补充了一句。

    “大家一会清理魔兽的时候,将兽血取出单独存放,这东西还有些用处。”

    听到霓天举的话,却是见到他的目光直接落向了左风身上,素兰和康易山也是在微微一愣后齐齐向下面人发下命令。

    原本这些人还以为遥家会独吞所得,结果遥家同意公平分配,最后之时将魔兽的兽血要走。这些人中没有炼药和炼器师,兽血就算得到也多时拿去出售,而兽血在他们眼中并不如何珍贵,所以听到上面的要求后都是齐声应诺。

    见到此时大家有序的开始分配起来,左风也是安静的退走,刚刚听说那些人要清扫战场分配战利品的时候,左风心中还真的有冲动去讨要兽血。

    可是自己在这些人眼中没有分量,这话就算说出来恐怕也没有人会在意,所以他咬牙之下只能作罢。

    却未料到自己的想法早就被霓天举察觉,由他说出讨要自然没有人不允。之后又看到霓天举微笑着看向自己,左风也是知情识趣的抱拳施礼表示感谢。

    左风悄然从人群之中退出,直到此刻他才感觉到浑身有种要散了架一般的虚脱。之前有嗜血堂和胡三等人在场,左风心情亢奋之下,更是不愿敌人看到自己颓废的模样,强打精神多要勉力支撑下来。

    现在嗜血堂一众人等退走,他精神放松之下,反而感到身体疲惫的愈加厉害。好在左风心志坚定,只是微微晃了晃就撑住身体。

    身边微风浮动,左风也是下意识的看了眼旁边,此刻霓天举若一片羽毛般轻飘飘无声无息的落在身旁。在他之后素兰和康易山也相继来到,左风看了一眼众人,目光却是忽然落向了素兰的肩头,此时一只普通山中野猴般的小猿猴就趴在那里,征用那骷髅图案的眼瞳打量着左风。

    “沈风小友,没想到一别几日竟然变成了如此模样,真是让我感到意外。想来从临山郡城离开后,在你身上也发生了额不少的事情吧。”

    这些人中与左风早就相识的,当然要数素家的大帅素兰,看他现在说话的客气,哪里如当初最早遇到时那般霸道,甚至要将左风除之而后快。

    左风知道对方的关心有一半时好奇,另外一半时因为临山别苑之中的阵法秘密。他也不去道破,只是微笑着抱拳施礼道:“有劳大帅挂怀,小子我别的长处没有,就是这条命硬的很,虽然路让有些变故倒也安然脱险。”

    左风自然不会将自己离开大队后,被魔兽追赶进入山谷的事情说出来,所以只是含糊其辞的糊弄过去。

    随后,左风目光一转看向了康易山,抱拳微微躬身说道:“康,大伯,我之前与琥珀一路相互扶持,直到离开临山郡城遇到变故后才分开。不知道康大伯有没有遇到琥珀,他现在是否安全。”

    康易山略带赞许之色的看着左风,缓缓说道:“沈小友有心了,我虽然未遇到琥珀那小子,不过家族的信息倒是传来,他早在数日前便已经安然脱险。”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