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云中之眼

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云中之眼

    相距还有差不多一里之外,那武长老就已经运用灵力大声喊出,他可不理会什么兽骑的损失,也不理会什么姜长老一系人马,现在他脑中考虑的是胡三的命令。

    与独眼男子不同的是,他站在胡三的角度考虑的是大局,兽骑的损失也完全没有放在眼里,因此他才能够见到眼前情景后首先想到遥家和遥家的黑幻石。

    遥秋儿的重要,这些次一等如独眼男子这类小头目也许不清楚,可是长老级的人物还是了解一些。如果遥秋儿逃走,那么他们数年的布置将会付诸流水,而受到的惩罚也将极为严重。

    到时候根本就不是胡三能不能够保住大家,而是胡三自身都难保。毕竟那是内堂发出来的命令,而他们只是外堂之中嗜血堂里的小人物,根本承受不了内堂大人物的怒火。

    独眼男子因为这一次的损失实在太过严重,也多少有些失去理智。虽然战斗的时候多少能够保持武者应有的警惕,可是却失去了带头者应有的觉悟。

    现在武长老高声提醒,他也是一转念间就反应过来,脸上神情微微变换间,狠狠的说道:“所有人,跟我去对付那女娃,哼!”

    那一声冷“哼”倒是能够表现出他此刻心中的愤怒,也不知道是针对到现在还未“啃下”的左风,还是那刚刚来到的武长老。

    兽骑队仅剩的三人,虽然有些不情愿,可是听到命令之后还是第一时间调转方向,朝着遥秋儿冲去。

    而此时的遥秋儿一脸发懵,她刚刚检查了追杀到身边后离奇死去的武者和幽狼,正直起身子茫然观察着远处的左风。

    这些气势汹汹追杀而来的人,哪怕就剩下一人都有能力将自己擒拿,自己恐怕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可是偏偏这些人都死去,他能够想到的只有左风,可是看看这距离她又有些茫然。

    虽然左风一直给自己的感觉就是神秘莫测,可是就算是他手段再多,遥秋儿也不相信他能够在数里之外取人性命,何况这些人修为根本不再他之下。

    可是就在遥秋儿发愣之时,却发现了一群武者气势汹汹的向左风冲了过去,而且有人高声喊了什么。她所在的位置在下风口,所以对方喊了什么根本听不清。

    直到那四名骑着幽狼的武者,抛下左风调转方向朝着自己而来时,她才知道自己的麻烦又来了。

    本来还在全心应付敌人的左风,在武长老的声音传来后,心中也是以沉。这种能够通过震动灵力传递声音的方式,正是那些感气期强者才具备的能力,那么这喊话之人的修为自不必说。

    这人喊话之后,左风就看到眼前的四名武者骑着幽狼直接离开,反而将自己丢在了这里。

    到此刻他才猛然间觉醒,不禁向着北面看去,只见旷野之中遥秋儿一人孤零零的站在那里,甚至还有些茫然不觉的味道。

    而之前追赶遥秋儿的兽骑武者,现在竟然连一个都看不到了,这一下左风险些将下巴给惊掉。

    那些武者如果不是自己获得了幽狼的天赋技能,就是自己对付起来都十分麻烦,可遥秋儿现在却无惊无险,反而敌人不见了踪影。用膝盖想想也知道那些人恐怕是已经死去,可究竟是怎么死的,任他如何想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自己的火雷对那些武者造成的损伤,也就当时那么一下,过后绝不会有其他附带效果,所以左风清楚与自己没有半点关系。甚至他认为,遥秋儿现在应该已经被敌人擒下或杀死了。

    不过左风根本也米有精力去思考,独眼男子等一群人虽然离开,可是更大的麻烦正快速接近。

    虽然有了念力损伤敌人的方式,可是也因为有特殊的环境所致。他可不认为凭现在的自己,能够对付得了着刚刚来到的一群武者,尤其是其中还有一位感气期的强者在列。

    遥秋儿发现又有兽骑追来,毫不犹豫的掉头继续逃跑。几乎没有犹豫,在独眼男子离开的同时,左风就毫不犹豫的紧跟在兽骑队身后而去。

    此时在这片茫茫的旷野之上,却是上演了一幕极为怪异的追赶游戏。最前方是一名淬筋期一级的少女,是这场追逐中修为最低者,不过他却是遥遥领先所有人。

    在他身后数里之外,有四名武者骑着幽狼不断接近种。在他们身后一名青年满身都是鲜血,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道,也是将速度完全发挥出来逃跑。

    再之后还有十多人的武者队伍,一个个都是全速飞驰向前追赶。如果将视线继续向后,越过那现在依旧在燃烧的区域,能够看到数十人的武者队伍,中两名感气期强者带队,也已经加入进来,从高空俯瞰这一切反而给人一种极为有趣的感觉。

    没有人注意到,在那高空之中的浓密云层之中,一道锐利的双目正悄然的看着这一切。对于下面发生的一切似乎很感兴趣,可是他那巍峨的身躯却一动未动,只是停留在那里静静观察。

    没有人注意到这样一个人物的存在,在场的这些人也根本没有人有资格知道这样一个人物的存在。

    左风还在全力的奔逃之中,可是他先是带着遥秋儿摸爬滚打的一夜,从那小山群中穿梭而过。随后又是出手为遥秋儿抵挡下了大部分的敌人,将生存的机会留给了遥秋儿。

    到了此时就算灵气还有,念力十分充盈,可也架不住身体的疲惫。这番疯狂的逃命并未让他摆脱危险,反而是身后的一大群武者越追越近。

    可左风也并非是舍己为人的老好人,他能够为遥秋儿所做的一切都已经做到了,或者说比起那死去的霓姓老者也有过之而无不及。

    此时的左风也不再去担心遥秋儿的情况,哪怕遥秋儿真的被人擒住,面对这么多的敌人自己也做不了什么,更何况现在自身难保。

    身后的武长老并未抛开众人独自追来,这武长老最是听胡三的吩咐,也因此他才会被胡三给留下来以应付各种情况。

    他知道眼前的青年胡三很感兴趣,如果可以尽量也是将其活捉。不过更重要的是那遥家少主人,那才是胡三最为看重的,也是现在嗜血堂最重要的一步。

    所以他选择的是稳妥为上,更是注意左风的一举一动,担心他又释放那能够爆炸的东西。

    就在这种追赶之间,独眼男子一群人反而渐渐接近了遥秋儿,可就在此时那兽骑队中的一名武者,忽然如抽风般的身体剧颤,鲜血从眼耳口鼻之间喷溅而出。

    这一变化太过突兀,让另外三人都立刻转头看来。之前已经有五人五只幽狼诡异死亡,现在发生在自己等人身上,他们更是心中一紧。

    这些人本能的四处观望,可除了身后已经被抛出一段距离的左风,周围再也看不到半个人影。这让那独眼男子和另外两人心中震惊之余,也是心生恐惧,对于未知的事物人是最感到恐惧的,而更加恐惧的是不知缘由的死亡。

    可就在所有人都心中不解之时,左风却是隐隐有了一丝感觉,并且下意识的抬头向着天空看了一眼。虽然他什么也没有看到,可是就在刚刚他似乎感到了天空之上有一种极为隐晦的波动。

    若不是此时自己现在念力十分饱满,加上还在全力动用念力操控身边的尸傀,恐怕也无法捕捉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波动。

    可是望着刚刚大亮的天空,看着一团团浓密如棉絮般的白云,连个鸟影子都没有半只。扫了一眼,左风也就将目光收回,认为自己刚刚只是因为紧张中有了错觉。

    可就在左风看天的同时,天空之中那冷峻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凝,隔着无数距离的目光忍不住看向左风。

    实际上左风所看的位置正是自己这里,若不是如此他几乎认为那就是个巧合,可现在看来并非是巧合那般简单。

    一个低沉的声音,缓缓在那云层之中响起:“这小子难道能够看到我不成,他只不过是一个淬筋期的小武者而已。就连他身后那达到感气期的强者都丝毫不觉,他又是如何做到的?”

    那冷峻目光所在位置,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缓缓传出,好似在与什么人交谈。在他的声音落下之后,却是一道庞大的身躯在其身旁的云层之中微微扭动,若隐若现之间能够看见一道十数丈长的庞大身躯在云中微微摆动。

    若不是身在云中,也根本看不到这庞大身躯的存在,可是若近距离观察就会发现那身躯之上似有似无的灵力缠绕其上。

    虽然这灵力庞大的异乎寻常,可是却能够超控的点滴不漏,可想这身躯的主人又会多么恐怖。

    那云中的声音落下后,却是目光再次落向左风的身后,此时那感气期的五长老已经带人接近,眼看着就要追上左风。

    “我倒要看看,这小子还有什么手段,我现在可是越来越好奇了。”

    那低沉且优美的男子声音再次响起,目光也从遥秋儿那里转投向了左风所在之处。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