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百七十四章 庄羽诊脉

第一百七十四章 庄羽诊脉

    听完左风的叙说,庄羽不禁露出了一丝责怪之态,说道:“我知道你和天添感情很好,但你却不该这般莽撞,你怎么也要为你爹娘多考虑一下.天添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们两人心中已经极为难过,若是你又出现什么意外,你让他们两位今后如何生活下去。”

    左风受到庄羽的责怪,心中却感到了一丝暖意,有点尴尬的挠了挠头。庄羽见到他这副样子,也就不好再深说下去,而是缓缓开口继续道。

    “你这次来找我,难道是为了让我去看看那叫安雅的丫头?”

    庄羽本就极为聪明,还没等左风开口,她就已经猜出了左风的来意。左风也不做作,当即说道:“是,若是一般的中毒,可能也不会这般麻烦。我是听他们说,这毒只能在玄武帝国才能找到治疗之法,所以我就想找您过去给她看看。”

    庄羽听完之后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若那丫头中的毒真的是‘化魂液’,事情就要棘手很多。恐怕我也是无能为力,但无论如何我都会为你走上这一趟的。”

    之后两人又再聊起了其他事情,左风自然也不好再隐瞒藤力和藤方两兄弟的事情,也就将他自己所知道的全都如实相告。

    初一听闻藤力的消息,庄羽也露出了一丝兴奋之意。可后来听闻藤力现在记忆全无,而且还被郡守所利用,表情又立刻黯然下来。左风虽然当初计划通过安雄将藤力要回,可现在与安雄的关系搞成如今这样,他也不敢肯定这事情安雄还能不能出手帮忙。

    之后又谈到了腾方,可对于这个儿子,庄羽显出了一副无奈痛心,甚至没有等左风说完她就开口道:“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不如我这就去城主府,瞧瞧那安雅的情况吧。”

    左风知道庄羽也是对藤方彻底失望,只得点头同意。虽然左厚与丁豪极力反对,但左风还是坚持要与庄羽同去。

    虽然当时与章玉战斗到最后阶段左风丧失意识,但丁豪和左厚也把后来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给了左风知晓。得知安雅完全是为了救下自己,才会搞成如今的模样,他也无法就这样对她置之不理。

    左厚和丁豪拗不过左风只能留下来等待,而左风现在化妆成女孩,就像庄羽的侍女一样提着药箱,倒也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庄羽自从来到雁城之后,几乎从不踏出大门半步,还要靠左风引路两人才来到了城主府。

    此时的城主府显得极为混乱,门口只有一名守卫,而且还极为警惕的观察着周围。见来的是一名中年妇人和一名小女孩,这才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询问起两人的来意。

    左风不敢出声,生怕被对方从声音听出些问题,只好由庄羽来应付。当听说这名妇人是医生来为小姐诊病的,这侍卫虽然面露怀疑,但还是立刻报知里面人知晓。

    时间不大,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出现在了门口,先是将庄羽打量了半天。看出了对方毫无修为,这才稍微放心了一点。当听说这妇人是来自左家村,那名管家模样的中年人脸色立刻恭敬了一些。

    左风对此也感到有些意外,但却不动声色的跟在后面被请进府中。城主府左风并非首次前来,可此次前来,左风也发现了府中的侍卫明显少了很多。他却不知,现在雁城的各方势力都如城主府一样,甚至整个东郡的大部分势力也都将人手全部派出。

    庄羽和左风很快就被带到了那处小楼,这小楼左风之前也来过,只是此时的楼外站了十几位教书先生模样的老者。庄羽和左风也被要求等在楼前,而那名中年人就匆匆消失在了小楼门口。

    门口一群教书先生模样的老者,见到庄羽和左风后,不禁用一种鄙夷的神色在不住观察他二人。庄羽和左风也不去理会这些人,发现这些人都拎着一只药箱时,他们两人也是猜出了这些人的身份。

    就在此时,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从小楼中快步走出,当看到庄羽之后就脸露微笑的走上前来。左风在见到这位老者后,就下意识的微微低下头来,因为这老者正是左风极为熟悉的天叔。

    天叔快步上前,微微施礼后说道:“原来是左家的庄羽来到,我本来还想去请您,可是听说您几乎从不出门,我也就没有厚着脸上门叨扰。”

    这话说得已经极为客气,让周围的一群拎着药箱之人,都用诧异的目光向这边望来。庄羽也欠身还礼后,说道:“大小姐意外受伤,我也略通一点医术,过来为其看一看能否一尽微薄之力。”

    “那我就在这里先替城主大人谢过了,请您跟我来。这位是……”

    天叔依旧保持着笑容,说完之后忍不住向庄羽身边看去,随口问了一句。

    “这是我的贴身丫头,我们还是先去看看大小姐的情况吧。”

    庄羽随口说了一句,她也是明白左风现在的情况,知道不能在这话题上多做纠缠。左风也借机再次将头压得更低,缓缓向天叔施了一礼。

    两人跟在天叔身后就进了小楼,大厅之内也有这四名须发皆白书生模样的老者。天叔只是向他们打了个招呼,就带着庄羽径直奔着二楼行去。

    这里左风还是第一次到来,一踏入小楼二层就能够闻到沁鼻的淡淡幽香,这味道极为好闻让走在最后的左风也忍不住多吸了两口。

    以天叔的修为立刻就察觉到了左风这个举动,不禁偏头又再次看了左风一眼,吓得左风赶忙不敢再有其他动作低头跟上。

    天叔此时心中极为疑惑,这丫头他觉得极为眼熟,可雁城之内能够让他留下印象之人也并不算多。这丫头既然跟着庄羽前来,应该也是左家村内的人,可左家村里应该没有哪个丫头这样标志,还能让自己觉得熟悉。

    天叔在沉吟之中已经带着两人来到了一处房间门口,然后就推门走了进去,里面正有一位老者在为床上的病人诊脉。

    见进来的是天叔,那老者刚刚升起的不悦之色也立刻收了回去。里面除了老者外还有两名侍女,左风之前见到过的那叫小文的侍女也在其中,这丫头此时虽然站立一旁,却哭得好似泪人一般。

    庄羽也是经常行医之人,进屋之后就远远的站在那里并未靠前,但目光却在不断的打量着床上之人的面色。

    左风此时也是看清了床上的情况,华丽的床铺之上,一名美丽的少女正紧闭着双目,但紧锁的眉头却显出了少女此时的痛苦,正是那位原本刁蛮任性的安雅。此时女孩鹅蛋形的漂亮脸蛋已经苍白的看不到任何血色,脑门上还有着淡淡的青气浮现。

    左风和庄羽看得同时皱眉,庄羽是看出了病情的严重,而左风却是从心底感到了愧疚。对方若不是为了自己,也不会搞得这般模样。连他也说不清对这刁蛮女是什么感觉,原本他也并不是讨厌这丫头,但对于这种性格的女孩,他还是本能的想尽量躲避开。

    可此时看到如此憔悴的安雅,还有那手臂被包裹着放在棉被外的手臂,他的心也隐隐的有了一些疼痛。这感觉让左风有些诧异,但他还是勉强将这丝情绪给压了下去,他甚至有点害怕这样的感觉。

    很快那名老者就叹了口气,将手缓缓的收了回来,然后又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天叔,微微摇头说道。

    “老朽无能,这大小姐的毒,老夫见所未见,根本无从下手。哎,惭愧呀,惭愧。”

    说着老者一脸沮丧的站起身来,向屋外走去。天叔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老者的背影,虽然不免有些失望,但天叔这一天已经面对了太多这样的无奈。

    老者推门出去,天叔赶忙对庄羽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面对病人庄羽的神态立刻有了变化,那种认真的态度左风并非是第一次看到。师母庄羽体质特殊无法修炼,但他这种神态显露的时候,总是让他感到像高手即将发招一般。

    庄羽稳稳的坐了下来,并未像其他医者那般急着为病患诊脉,而是细心的观察起病床上的安雅。先是细细的查看了安雅的脸色,而后又顺着脸颊,一边观察一边轻轻按压他的耳后、脖颈和手臂等多处皮肤。

    那些旁边的侍女一脸诧异,天叔却眼神微微一亮,这种观病查病之法他好像曾经听说过,但一时却想不起来。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庄羽这才将手指轻轻按在安雅的脉门之上,手指连连变换,若是换单看她看病的手法,仿佛一名乐师在演奏一首乐曲。

    见到这一幕,天叔却脸色微变,不禁低低的自语了一句“连指切脉”。天叔终于想起了什么,有些控制不住的大喜说了四个字,但立刻有发觉这样很不妥当,也就赶忙闭口不言。

    庄羽此时好似进入了一种玄妙的境界中,对于周围的一切都没有一点感觉,所有精神都好似借由那几根按在脉门处的手指,和躺在床上的安雅联系到了一处。

    此时在旁边观察的左风在听到天叔的话后,心中也猛的一跳,但随后又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留意起庄羽的诊脉来。

    ...

    ...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