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武逆焚天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顾安危

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顾安危

    “咦”

    天空之上传来一道惊疑之声,直到此时丁豪和左厚才回过神来,抬头向着天空上望去.让两人极为震惊的是,一只巨大的蓝色大鸟正拍打着翅膀悬停在空中,而在大鸟的身体上赫然有着一道人影站立其上。

    可以看出刚刚那一箭应该就是这人所发出,刚刚那惊疑声也是出自其口中。由于此时背对着阳光,使下面的众人根本看不清他的样貌,只能隐约辨认出那应该是一名男子。

    左风胸前被一箭贯穿,那羽箭通体为金属打造,其上淡金色的光华流转,竟然也是和那双尖枪一样的器品。此时箭身有一半都没入了地面之中,露在地面上的半截还在兀自不断颤抖。左风低头看了一眼胸口处的伤口,再次抬起头来之时眼中一股暴虐闪过。

    胸口的伤口好像在努力想要自行愈合,但不知因为什么缘故。之前出现过的那些黑色细丝只是修复了一半,就缓慢的停了下来,最后依旧留下小手指般粗细的血洞。这一次血洞却有着鲜血流出,只是那鲜血呈现暗红色。

    大鸟上的男子见到自己一箭,未能让左风倒地不起,这才疑惑的下意识发出了声音。左风低头看了看并未愈合的伤口,一股凶煞之气从身体内释放而出,仿佛不带有任何左风自己的意志,而是下意识所为。

    接着左风的嘴巴就张了开来,胸口猛地鼓起,然后又突然缩了回去。

    “嗥”

    巨大的音波带着肉眼可见的波荡,向着四周传荡开去,下方众人虽然捂住耳朵也无法阻止音波的到来。丁豪和左厚两人纷纷口鼻流血,连站在墙角处的那神秘身影,也同样踉跄的撞在墙壁上。

    此时那巨大的声波比那蛮兽噬狼所用的更加巨大,而且隐隐的甚至能够看出其外表的轮廓。声波如一个巨大的透明球体,向着空中的大鸟暴冲而去。站在鸟上的人在左风发出大吼的时候,就已经感到了不妥,嘴里立刻发出低沉的口哨想要驱动大鸟闪避。

    可那只蓝色的巨鸟却在吼声响起之时,就浑身颤抖的愣在了空中。声波眨眼之间便已经袭到,鸟背上的男子知道避无可避,却突然浑身散发出绿芒将身体包裹进其中。就在男子周身绿芒扩散出的同时,巨大的声波就将其淹没在其内。

    声波只持续了眨眼时间,就缓缓消散开来,那蓝色巨鸟浑身鲜血,却看不到其伤在了何处,再次抖动了几下翅膀便坚持不住一头向下栽去。

    左风此时也并不好过,那声大吼仿佛将调用的能量太过庞大,本就鲜血直流的身体也在摇摇晃晃,看样子随时都有可能倒地不起。

    蓝色巨鸟从天空栽落下来,扬起一大片尘土,尘土弥漫之中一道被蓝色光芒包裹的身影一跃而出,正是之前站在巨鸟上的男子。

    蓝色的光芒渐渐消散,也露出了男子的真容。男子身穿一身淡青色的长衫,长发在头顶束起罩在一只发冠之下。男子生的高鼻剑眉,双眼之中隐隐带着一丝狡黠。从其相貌上判断,男子应该接近五十岁的样子。

    在看到男子的瞬间,丁豪便神情凝重的低声自语道:“果然是这个家伙,没想到他还真的来到此处,哎,可是为何让他抢了先。”

    一旁的左厚不禁开口询问道:“你认识这个人?”

    丁豪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这人的名字叫林琅,人称‘狡狐’,是我们东郡的郡守。”

    听到林琅这个名字,左厚也诧异的张大了嘴,随后目光再次转向了场中。只见那青衫中年男子周身依旧有着点点绿芒闪烁,面色凝重的回头看了一眼背后的大片烟尘,他的那只巨鸟坐骑此时还在其中生死不知。

    转回头来向着对面的左风看去,双目在那瘦肖的身影上仔细打量起来,看起来对这叫左风的少年极为感兴趣。

    “受我一箭竟然能够不死,你还真有点鬼门道,看来就算弄不到那丫头,这一次前来应该也不会一无所获了。”

    青衫中年男子自言自语的说道,同时眼神闪烁不定的观察着左风的变化。显然对于之前左风那声巨吼,他还是有些心生忌惮。可观察了半天,左风依旧是那样不死不活的样子,看不出有任何反应。

    青衫男子好像失去了耐性,手掌翻转之间,与刚刚所使用的一模一样的箭矢出现在了手中,看样子这男子身上竟然携带这“储晶”。

    下一刻,箭矢激射而出,劲力子比第一次射出那只还要迅猛许多。左风对于飞来的箭矢也有所感知,可身体却只是向一旁挪了挪,却终究没有将其躲开。包裹在绿芒中的箭矢穿过左风的身体,继续向后远远飞出,最后扎在了十几丈外的围墙之上。

    中年男子见到这个结果,脸上也露出了一丝喜意。他已经看出此时的左风根本毫无反抗能力,所以也算是放心了一点。但小心谨慎的性格让他没有选择轻易靠近,毕竟他刚刚来到的时候,已经远远看到了左风那恐怖的速度和攻击力。

    他虽然也自信能够打败眼前少年,可少年的身上总给他一种若有若无的危险感觉。中年男子略微思索了片刻,就抬头再次向左风望来,同时手掌之中闪烁出了淡淡的绿芒。

    那之前投出去的两只箭矢,好像突然活了一般,箭身处不断的“突突”颤动起来。如同被人用大力拔出,两只箭矢都各自脱离了原本的位置,向着其张开的手掌倒飞回去。

    中年男子伸手接住飞回的箭矢,这一次他却掏出了一只玉瓶,滴滴翠绿色的液体被其倾倒在了箭矢的前端。在看到这绿色的液体后,那远处一直观察着的丁豪,突然瞪圆了眼睛低声说道:“妈的,他竟然要用那种东西。”

    左厚疑惑的小声询问道:“那绿色的液体是什么?”

    “化魂液”

    左厚听到这三个一脸的疑惑,就继续开口道:“是毒药么?毒性怎么样。”

    丁豪脸色极为难看的说道:“是毒药,但中毒之人几个月之内却不会死亡。”

    听说几个月内不会死亡,左厚的表情才稍微放松了一点,丁豪瞥眼见到左厚这种表情,却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虽然几个月内不会死亡,但身体却会痛彻难当,这种疼痛几乎是发自灵魂深处的疼痛。而且根本没有解药,至少我没有听过在叶林帝国之内有人能解此毒。”

    听到这里左厚的脸色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听丁豪的口气,中了这种毒恐怕比那种立刻致命的毒药还要恐怖。两人虽然不知如何是好,但却不敢有丝毫动作。对面那可是整个东郡的郡守,他们就算此时冲上去也起不到任何作用。他们只能寄希望于左风自己,能够再次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而此时身在墙角的神秘人,在看到那两只箭矢时,也不禁愣了愣,在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悄悄的向着左风走去。

    首先留意到这身影的是那名中年男子,随后丁豪和左厚也发现了这人。在看到这人影的瞬间,左风和丁豪都同时失声喊道:“安雅”。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此时来到的人竟然是雁城城主安雄的女儿,那位之前给左厚等人报讯的安雅大小姐。

    安雅目光时而看向呆立不动的左风,时而又望向林琅手中的两只箭矢。当走到左风身旁之时,安雅才缓缓开口说道。

    “这位少年是来这里救回自己妹妹的,就算触犯了叶林帝国的律法,我父亲也会对他做出处罚、而且这是是雁城……”

    “哼,在我面前就不要提起那只‘暴熊’,你真的以为他的修为提高了一层就能打败我?简直是笑话。”

    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这东郡内的事,还没有我林琅管不了的,不要说这样一个毫无背景的毛头小子。就算是你爹亲来,我也不需要给他任何面子。”

    中年男子不屑的声音落下,随后手腕一抖,两只箭矢便带着淡淡绿芒飞射出去。站在左风身旁的安雅见到这一幕脸色大变,以她强体期五级的实力,根本阻止不了那两只箭矢,但他还是用尽全力的向着身旁的左风推了过去。

    箭矢带着两道绿芒擦着左风的身体飞过,可还是有着些许鲜血洒出。丁豪几人仔细看去,发现竟然是其中一只箭矢洞穿了安雅的手臂。两人此时还在为安雅的举动感到疑惑,左厚最是不解其中缘由。

    据左风自己所说,他和这安雅大小姐之间根本算不上有什么感情,而且这安雅大小姐每次见到左风都会特别刁难一番。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安雅大小姐竟然在此时为救左风,不惜得罪林琅以身犯险。

    “哼,lang费我珍贵的化魂液,死了也是活该。”

    中年男子对于刚刚那箭矢没有射中左风感到极为气愤,冷哼一声自语着说道,随手再次伸手在虚空中一招。如刚才同样的一幕,两只箭矢再次向他倒飞而回,落在了手中。

    毫不犹豫的拿出玉瓶,将里面翠绿色的“化魂液”倾倒而出。就在他在做着这些的时候,却有一道声音从天空中响起“臭狐狸,又在干那些伤天害理的事!”

    ...

    ...


同类推荐: 诛仙饲养全人类妖孽奶爸在都市超级丧尸工厂学霸,你家渣爷又犯病了(她家渣爷又犯病了)全职国医宗主人呢山海禹皇记